第2653章 麻痹

皇帝正帶著一幫將臣站在一個坡上看著遠處的城池,邊上就是大營門口。

  滿寶他們歡快的從林子裏出來,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皇帝,於是轉身就要繞過這些禁軍侍衛回大營去。

  分散站在四處的禁軍侍衛迎面和周滿對上,彼此對視一眼,周滿拉著白二郎轉身就走,侍衛則是遲疑了一下就轉身去找殷禮稟報。

  殷禮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見他們背著背簍溜回大營的背影,收回了目光,只當沒看見。

  皇帝看著遠處的城池嘆息,問眾人,“眾卿可有好辦法?”

  趙國公黑著臉道:“現在守護安市城的是高氏的二王子,倒是個穩重之人。”

  就是太穩了,每天他們都派人去城門口罵戰,不僅人身攻擊,還把人祖宗十八代都拎出來罵了,但他特別能忍,裏面的將領也超能忍,就是不應戰。

  真要攻城也不是不可以,但犧牲會很大,安市城易守難攻,裏面的守軍數量又遠大於他們,對他們很不利。

  其他的方法,大家想過包括但不限於,繞後偷襲,用金銀財寶挑撥離間,甚至連挖個地道過去的事兒他們都想過了。

  但是提出來後就被他們自己否決了。

  白善遲疑道:“流民可能從其他城門入城?”

  皇帝目光微閃,看向殷禮。

  殷禮垂眸想了想後道:“臣會去安排。”

  皇帝便點了點頭,和趙國公道:“明日強攻,攻兩日,實在攻不破我們就撤退。”

  皇帝目光幽深的看著遠處的城池,他們可以暫時離開。

  滿寶和白二郎對此一無所知,回到營帳就把人參拿出來看,忍不住相視嘿嘿一笑。

  白二郎只是深沈且著迷的看了它許久,然後就遞給周滿,“這東西我不會處理,還是得交給你。”

  滿寶接過,和他道:“放心,我一定給你處理好了。”

  皇帝背著手回大營,走到一半才想起來,“對了,駙馬呢?”

  今兒這麼重要的會議他怎麼沒來?

  大家互相看了看,一起看向白善。

  白善:……

  他低頭回道:“白駙馬進山挖草藥去了。”

  皇帝問道:“現在醫帳還缺藥材?”

  趙國公一凜,盯著白善看。

  白善笑道:“有備無患罷了,這幾天不忙,白駙馬和周大人便時常進山挖點兒草藥,說不定以後用得著。”

  皇帝沒再追問下去,而是轉頭問趙國公,“後勤那邊查了嗎?”

  他道:“之前是抽不出手來,現在既然要等,那就應該查一查,好心中有數。”

  趙國公立即道:“已經收押了幾個人,臣正讓人審問。”

  皇帝就問:“要不要殷卿去幫忙?”

  趙國公謝絕了,這是兵部的事,他並不想殷禮插手。

  殷禮也不想插手,他很忙的好不好。

  不僅要保護皇帝,此時還要挑選細作送往安市城。

  要做細作,首要就是忠心,然後才是附和本地的臉孔,語言和習慣等,殺人的本事反倒是最末的要求了。

  殷禮開始在全軍中挑選起來,趙國公則處理之前的後勤事故去了,劉煥忍不住跑來找他們訴苦,“我現在睡覺都不安生,就怕躺著躺著被拖出去問罪了。”

  白善:“……這和你有什麼關系?你管的不是工部給的軍備嗎?”

  “是呀,但我邊上住的都是後勤官呀,這幾日他們出去了就不回來,要麼就是被人拖著回來的。”

  滿寶聞言微微皺眉,“此時問罪反而讓軍心不穩,陛下和趙國公為何此時問罪?”

  沒見她的藥材遲了這麼久,她也只是先記下,沒有當場發作嗎?

  白善卻若有所思起來,“可能要班師回朝了吧。”

  滿寶瞪眼,“這麼快?還有最後一批藥材沒送來呢,有物資,為什麼要撤退?”

  白二郎和劉煥也看向白善。

  白善輕咳一聲,不在意的道:“天冷了,安市城久攻不下,陛下肯定要為將士們著想。”

  白二郎:“也沒有久攻不下吧,這才圍了八天呢,圍城之戰,打上一兩個月都是正常的吧?’

  劉煥:“就是,工部那邊來了公文,戶部讓他們準備了一批新的厚衣都在路上了,加上攻城的戰利品,我們暫時不缺厚衣啊。”

  白善道:“我們聽陛下的就好。”

  然後過了兩天,皇帝還真下令撤退了。

  滿寶吃驚不已,但她此時顧不得去表示反對,因為醫帳的傷兵有點兒多。

  趙國公連續兩天強攻,受傷的士兵有點兒多,今天強攻後送回來的傷兵她還沒處理好呢。

  等她終於處理好傷兵,營帳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明天撤退了。

  滿寶一楞一楞的,“還真撤退呀。”

  白善頷首,和她道:“可能要班師回朝了。”

  滿寶抿嘴,“這不是虎頭蛇尾嗎?”

  白善伸手摸了摸她的眉頭,輕笑道:“陛下自有打算,你別煩擾。”

  滿寶見他一點兒不憂愁的樣子,怔了一下後若有所思起來。

  他們這次出來的時間不長,雖然現在天氣冷了,但其實這一路攻城還算順利,物資並沒有消耗完,禦駕親征一次的準備可不少,皇帝要是就這麼回去了,別說他不甘心,朝臣也不會甘心的,所以……

  滿寶轉身收拾行李,“行吧,回就回了。”

  大營中的士兵也很驚訝,然後因為連日來的攻城不利士氣有些低落。

  趙國公什麼都沒說,第二日便以後路為前路,留下斷後防守的人就全軍拔營離開。

  安市城中的高句麗軍看見,立即高興的跑去告訴高二王子。

  二王子略一思索就道:“說不定是對方的誘敵之策,我們繼續固守城池,不要出去。”

  皇帝退到了遼東城,開始處理後續事務,比如挑挑揀揀把附近城池的一些人家挑出來,下令使他們搬遷到內地,或是中原一帶,或是江南一帶,反正就是要離開這裏。

  同時發布詔令,安撫攻下的城池百姓,並且調派鎮守地方的將領,在遼東城設立遼城州都督府,管理附近幾座城池的軍事和政務。

  政令一條一條的傳出,而且開始有士兵在通往安市城的路上設立關卡和瞭望臺,似乎打算和高句麗以此分界而治。

  安市城裏的高二王子也遲疑了,“難道他們真的要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