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1章 往哪兒去

趙國公圍安市城的第五天,後勤的糧草和藥材總算送來了。

  趙國公沒有問及他們遲到的緣由,直接砍了押送的後勤官,然後將人掛在了營帳外。

  皇帝沒有對此發表意見,但此事一出,所有人都繃緊了皮,尤其是後勤官們。

  事情傳出,還在路上押運東西的後勤官立即繃緊了皮,想方設法的往前線趕。

  或許他們晚到是有理由,但遲到這麼久,一定是有自己的私心在,他們不夠努力。

  說到底,還是脖子上的刀太高了,不夠低。

  前線誰不是將腦袋栓在褲腰帶上?將士們需要很努力才能活下來,所以,他們要是和前線的將士們一樣,自然會想盡辦法將東西送到。

  後勤遲到這麼久,輕點兒說都是延誤戰機,要不是急用人,趙國公能把他們都砍了。

  更不要說其中有些東西還被換了。

  倒是太醫署的藥材沒被調換,滿寶拿到了藥材,立即將之前用的新鮮藥材換下,但有些士兵已經熬不住失血過多。

  畢竟他們挖出來的藥材有限,有些只適合用於外傷,而不適合用於內出血。

  滿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人的肚子脹起來,最後大著肚子吐著血死去,如果有藥,她便是不能用藥止血,也可以在肚子上開一個小口子,有四成的概率可以開腹止血後救人。

  也是因為這個,滿寶每次路過大營門口時都努力的不去看掛在上面的人,面無表情的走進大營。

  因為天氣越來越冷,而安市城久攻不下,營帳的氛圍不是很好。

  阿史那提議道:“陛下,臣願帶一軍深入,繞後攻擊。”

  皇帝搖頭,“不行,安市城中至少還有十萬軍,他們很容易就能切斷你們的後路。”

  也是因為這個,他才不同意分軍,他才不要拿著他的將士去消磨他們的人數呢。

  皇帝沈思,“不知封良他們到了何處。”

  封良此時正在剛打下石城,正在猶豫是往北去安市城,還是往東去大行城。

  前者可以和陛下匯合,後者能夠更加深入高句麗王國,說不定能直接打到國內城或者平壤去,那樣一來才是真正的拿下高句麗。

  封良的副將丘將軍道:“大總管,往北吧,往東而去太過深入了。”

  封良遲疑,可如果往東,一舉拿下國內城,那就能滅了高句麗,這可是大功。

  丘將軍想要更穩妥些,和他道:“天氣漸冷,安市城和建安城都是大城,高句麗王室肯定會盡全力保這兩座城池,陛下要是久攻不下,肯定會後撤的,我們要是往東去,深入高句麗,怕是就出不來了。”

  封良垂眸思索。

  丘將軍繼續勸道:“大人,我們的傷兵也堅持不了多久。”

  他們這一支隊伍是沒有後勤的,從進入卑沙城開始,他們就是在以戰養戰,每攻破一個城池就搜刮糧食和藥材,石城的官員提前有了準備,離開前將帶不走的糧草和藥材全都燒了,寧願燒了也不留給他們。

  封良盯著地圖看,半響後道:“繞過建安城去安市城,能有多大的把握?”

  丘將軍正要說話,封良便搖頭道:“路途好我們去國內城差不多,既然他們要死保這兩座城,肯定會派出大量的援軍,既如此,我們就圍魏救趙,將兵馬從安市城和建安城中引到國內城來。”

  “可那樣一來我們就被斷了後路了。”

  “只要陛下能快速的攻破安市城,便可長驅而入反包圍,到時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丘將軍覺得這樣太冒險了。

  封良卻道:“富貴險中求,讓大家整裝,明日朝大行城去,這個地方他們的守軍肯定不多,我們不戀戰,征集到足夠的藥材和糧草就走。”

  丘將軍張了張嘴巴,說不出反對的話來。

  封良是大總管,這件事他說了算的。

  陛下之所以封封良做平壤道的行軍大總管,就是因為他穩重理智,帶著大軍深入,不會冒進,可他現在到底哪裏穩重理智了?

  封良道:“去將鄭太醫請來。”

  鄭太醫胡子拉碴,早沒了之前的精神樣兒,眼底都是黑的。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封良。

  封良對他的態度卻不錯,沿路攻戰,他們的損失不大,自然有高句麗沒料到他們走海路進攻的原因,但更有鄭太醫及一行太醫署學生隨軍的原因,傷兵的死亡率不高,而且輕傷和中度傷害的,很快就又能恢復投入到戰場上了。

  加上他們沿路俘虜的士兵,夠用。

  封良問鄭太醫,“藥材還有多少,我們下一城是大行城,進去後就能補充藥材了。”

  鄭太醫詳細的報了單子,問道:“我們不是要直攻平壤嗎?”

  封良道:“陛下來信說百濟不願出兵,平壤打下來也沒人守,所以我打算往國內城去。”

  雖然百濟不願意出兵,但新羅出了一部分兵馬,此時正從東往平壤打,也能牽制一部分兵力。

  高句麗國內此時是一片淒風苦雨,他們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明明五王子都已經來信說大晉露出口風願意和談,為什麼轉身就向他們出兵?

  接連丟城和失去土地,高氏王族也很憤怒,然後忍不住先互相指責起來,“我早就說過,不要招惹大晉,不要招惹大晉,你們為什麼就是不聽?”

  “這一場戰事是大晉先挑起的,大王,您怎麼能怪我們?”

  “要不是你們發兵攻打營州,此事怎麼會起?”

  “因為新羅挑撥,大晉早對我們不滿,就算我們不出手,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那還不如先下手為強。”

  “我們倒是先下手了,但現在哪裏強了?”

  “王上,派人去求和吧。”

  “還得派兵守住安市城,遼東城已經被破,安市城再被破,我們再沒有能抵擋住他們的城池了。”

  “還有一支軍隊遊蕩在我們高句麗王國呢,此時不知到了何處,必須將他們剿滅,不然大都危矣。”

  唉,好憂傷,日子過得好好的,你們為什麼非得去招惹大晉?

  皇帝也在看著輿圖沈思,“不知封良是會來安市城,還是繼續北去國內城,或是南下平壤。”

  隔著那麼大一片敵區和海洋就是不好,信息很難傳送啊。

  殷禮和封良熟悉些,畢竟倆人因為工作的關系經常打交道,算得上朋友,他略一思索便道:“封尚書可能會往國內城去。”

  皇帝挑眉,盯著國內城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