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0章 缺藥

大軍匯合在一起。

  趙國公在距離安市城二十裏外駐紮,倒不是他心大,非得這麼近駐紮,而是安市城現在不管怎麼罵都緊閉城門不出,他攻城兩次,實在是攻不下,那就只能圍城了。

  滿寶跟著皇帝到這裏,所有的傷兵都分散在了後方城池中,滿寶調配了一下,只留下了兩個學生照顧他們,剩下的全都帶到身邊了。

  滿寶分到了自己的營帳便先將軍醫和學生們聚在一起訓話,鼓勵了他們一番,又和他們交談了一下當下的煩惱和困境後,便拿出一個布袋子。

  她將袋子交給周立如,道:“每人兩顆珍珠,不是很多,發下去吧。”

  所有人都一怔,收到珍珠後還一楞一楞的,兩位軍醫最先反應過來,立即彎腰行禮,“謝大人賞賜。”

  這可是戰利品,難得啊,除非他們也沖進城中翻找東西,不然軍醫一般很少能分到戰利品的。

  而往往攻進城的時候他們是最忙的時候,從開始打仗一直到結束,他們軍醫都是忙碌的,特別是結束之後,所有的傷兵都一股腦的被送過來。

  他們怎麼可能去和別人搶戰利品?

  搶的時候他們都不出面,更不要說分的時候了,一般就沒他們的份兒。

  軍醫特別高興,別看只有兩顆珍珠,但價值可比他們三四個月的俸祿了。

  滿寶將東西分了,鼓勵他們道:“好好幹,等攻進安市城,要是還有戰利品,我和人要一些。”

  契苾何力看著挺大方的,阿史那將軍也大方,不過他太嚴肅了,自己不拿戰利品,也不許手下的士兵拿太多,基本上都是封了上交給皇帝。

  嗯,不知道趙國公大方不大方,這一次他可是大總管。

  滿寶思考著,周立如道:“小姑,我們的藥材不多了。”

  大家這才想起正事,紛紛道:“老師,當歸只有兩大包了,止血的藥材更是沒多少了,現在他們又是攻城,需要的藥材只會更多。”

  攻城的傷亡大呀。

  滿寶蹙眉,問道:“你們從附近的城池中買過藥材嗎?”

  幾人一起搖頭,他們又沒錢,這種事一般是軍中的後勤負責的,他們只負責上報。

  滿寶就道:“我知道了,我去和大總管說。”

  滿寶去找趙國公。

  趙國公看見周滿,先是下意識的揚起笑臉,然後想到了什麼,就要當沒看見她轉身就走。

  滿寶連忙追上去,“大總管,趙國公,趙尚書……”

  滿寶追上人,攔住他道:“您跑什麼呀?”

  趙國公才看見她一樣,笑道:“是周大人啊,我在想事情,一時沒留意,您找我有事?”

  “有事兒,我們的藥材還沒送來嗎?”

  趙國公笑容微淡,點頭。

  滿寶蹙眉,也不問過錯,直接道:“那您讓後勤就近買藥材吧。”

  趙國公楞了一下後道:“這附近有藥材賣?”

  “我們攻下了這麼多城池,裏面的藥鋪肯定有藥的。”

  趙國公一想也是,笑道:“還請周大人列個單子。”

  滿寶早有準備,從袖子裏拿出厚厚的一折單子給他,“上面的藥材都要,有多少買多少,我就不限量了。”

  趙國公嘆息道:“未必會有這麼多,很多物資他們退出城池時都帶上了。”

  糧食、鐵器和藥材,甚至是鹽和茶葉等都屬於軍用物資,他們在後撤時都帶上了,還有不少大戶人家和商戶聞風而逃,軍中這類物資並不多。

  滿寶道:“能買多少是多少。”

  趙國公頷首,笑問:“周大人,你那裏還有多少藥?”

  “不夠支撐你一次攻城之戰,藥材再不來,下次你們擡下來的傷兵,我都沒藥止血了。只能靠紮針和縫合了,但你是知道的,沒有藥,光靠這種法子止血是不行的。”

  趙國公抿了抿嘴後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滿寶看著他離開,最後還是撓了撓腦袋,回去將軍醫和學生都找來,道:“大家進山去挖藥材吧,找到什麼藥材挖什麼藥材,最緊要的是止血的藥材。”

  軍醫嘆息,“要是沒了止血藥材,下次只能用火止血和草木灰止血了。”

  軍中缺藥時就是這麼幹的。

  滿寶沒有反駁,同意了。

  周立如張大了嘴巴,“可是您不是說過用火和草木灰止血後遺癥很大嗎?”

  前者會傷到肌肉筋骨和神經,後者說不定會讓傷口惡化。

  滿寶道:“先緊著當下。”

  至少比放著讓人一直流血要好,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於是都不用等白善找時間,滿寶直接帶著一群學生和軍醫,以及醫帳裏聽吩咐的士兵們一起進山挖草藥去了。

  別說,山裏的草藥還是挺多的,本來嘛,這世上的東西,哪怕是一株很常見的野草都有止血的功效,只不過這個功效有大有小而已。

  滿寶基本上來者不拒,管它呢,既然看見了先挖了再說。

  只不過這種新鮮的藥材沒有經過處理和炮制,藥性是遠比不上已經處理過的。

  趙國公每天都派不同的人去安市城的城門前叫罵,有時候會讓人發起攻城戰,消耗他們一波武器和守軍後就撤退。

  但攻城戰素來對攻城的一方不利,己方的傷亡更大。

  趙國公打了兩次後就不打了,他和皇帝道:“陛下,他們有補給,圍城怕是不圍上兩三月攻不下來。”

  皇帝道:“天冷了,我們沒那麼多的時間,而且後勤跟不上。我們繳獲的糧草還能用多久?”

  趙國公低聲道:“二十天。”

  皇帝抿了抿嘴道:“若不能強攻,那就智取。”

  他目光深沈的道:“半個月後要是還拿不下,那我們就回撤。”

  “陛下……”

  做這個決定皇帝更心痛,但他不得不這麼做,他不能在這場戰爭中投入太多,不能讓這場戰爭對大晉產生過大的影響。

  魏知和劉尚書等人已經接連來信勸誡了。

  皇帝微微蹙眉,“劉會說,糧草和藥材都已經發出,按說他們在半個月前就該到了。”

  趙國公也氣惱,完全不知道押送的後勤在幹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