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7章 聖旨

滿寶走到了白善身邊。

  白善看了看她的臉色,低聲問道:“昨晚又沒睡嗎?”

  滿寶道:“淩晨時睡了半個時辰。”

  白善微微皺眉。

  滿寶上下打量他,問道:“你身上有血腥氣。”

  白善微微一笑道:“在戰場上難免會沾染上,你身上沒有嗎?”

  滿寶搖頭,“不一樣的,我雖是醫者,但我身上沒有那種血腥戾氣,你身上有。”

  白善這才道:“我上陣殺敵了。”

  難怪了。

  她好奇的問道:“那你能算軍功嗎?”

  白善就苦惱起來,“也沒殺幾個人,怕是不能算軍功。”

  他道:“陛下說我看著太軟和了,只擅文,不擅武不行,所以讓我上戰場歷練歷練。”

  滿寶還能說什麼呢。

  “你一會兒還要上嗎?”

  白善道:“上吧,陛下讓我這段時間都跟著殷大人。”

  殷禮要上,他就只能跟著上了。

  滿寶道:“那你要小心。”

  白善頷首,“放心,我穿了甲衣的,而且還有大吉呢,他會保護我的。”

  不過上戰場的確能讓人熱血沸騰,白善如今想法也不同之前了,不似以前那樣畏懼生死,能躲著危機就躲著危機。

  有時候,迎面而上反而能更好的解除危機。

  大家聽到了沖殺和交戰聲,殷禮立即點兵出列,帶著兩千禁軍先走了,剩下的兩千人則留下拱衛聖駕。

  白善和滿寶點了點頭,也跟著殷禮走了。

  皇帝繼續往前,大道上馬匹和人的屍體,還有受傷的人,顯然剛才這裏發生了大戰,戰場已經從這裏移到更前面的地方了。

  殷禮直接越過這些屍體和傷兵往前去,皇帝他們則開始清掃戰場,不僅找出他們大晉的傷兵,也找到了不少高句麗的傷兵。

  皇帝看了一眼道:“一並送到醫帳去。”

  滿寶就近忙碌起來,皇帝則帶著人繼續往前,前面是開闊的荒野了,不,應該是已經收割過的田地和荒野,此時兩軍正在此作戰,皇帝沒有上前,但也沒有後退,就騎馬停在路口看著他們廝殺。

  路上遺留的傷兵並不是很多,跑都跑不動的,多半是去了半條命的,被翻出來後,沒多久也死了,滿寶只暫時救回來了八個,其中有三個還是俘虜。

  處理好他們的傷口,滿寶拎著藥箱就上馬,帶著麻木的蘇木繼續往前走,不一會兒就追上了皇帝。

  她打馬上前,楞是擠到了皇帝左側,落後皇帝半步一起看著戰場。

  皇帝嘆惋道:“剛才的地勢實在是前後夾擊的好地方啊。”

  可惜了高句麗軍膽子小,竟然連夜跑了,不然契苾何力的這個安排還是很不錯的。

  滿寶道:“陛下何必強求,這是兩軍交戰,人家也不失智。”

  “但他們依舊會輸,”皇帝自信的道:“他們軍心不在了。”

  這是大忌啊。

  皇帝扭頭讓侍衛下去擡打鼓上來,讓人擂鼓助戰。

  侍衛應聲而去。

  軍鼓有鼓舞士氣之用,大晉這邊的軍鼓一響起來,大家再看聖駕在此,頓時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本來就悍,這一下更是悍勇不畏死。

  而高句麗軍更是膽寒,本來就被契苾何力嚇破了膽,從昨晚到今天一直提心吊膽,他們也不想著去搶回白巖城了,能突圍出去就行,結果現在敵軍又來了援軍,還是大晉的皇帝來了,好絕望啊。

  絕望之下,有人掉頭就跑,往四面跑去。

  連拿著戰旗的旗手都忍不住跑,然後被契苾何力的親兵一把削斷了旗桿,旗幟一落,高句麗軍瞬間大亂,皇帝見狀立即道:“讓他們投降。”

  觀戰的兩千禁軍立即大聲喊道:“繳械不殺,繳械不殺——”

  正在對戰中的契苾何力等人怒喝道:“還不投降嗎?”

  薛備也帶著人慢慢停下,見對方都拿著刀劍猶豫不決,便拿著刀指著他們怒喝,“放下——”

  被指的人嚇得放下刀,有一個人放下了,身邊的人便紛紛跟著放下,於是放下武器的人越來越多,大家慢慢跪到了地上。

  契苾何力立即揮手,讓人上前將他們的兵器拿走,開始收攏俘虜。

  他調轉馬頭去拜見皇帝。

  滿寶則是見他們都不打了,於是和皇帝行了一禮,帶著人上前,就近找了一塊還算幹凈的空地,讓傷兵過來接受治療。

  契苾何力跑過來見皇帝。

  皇帝立即下馬扶住他,憂心忡忡的道:“朕聽聞你受傷了?”

  “陛下,臣無大礙。”

  才怪呢,契苾何力傷的不輕,加上一直在作戰,傷口其實一直沒好過,身體自然也不會太好。

  皇帝親自扶著契苾何力去找周滿治傷,順便把刺中契苾何力的人從一群俘虜中找了出來,交給他處置。

  不過契苾何力搖了搖頭,讓人將他和其他俘虜一起放了,他道:“我們各為其主,他殺我天經地義,此時戰事已消,既然要放走俘虜,那邊一起放走吧。”

  晉軍不殺俘虜,尤其這還是皇帝親征,打的是正義的旗號,更不會殺了,在皇帝看來,高句麗內的百姓也是他的子民,咳咳,不僅因為高句麗是大晉的藩屬國,還因為這片土地本來就屬於中原。

  把牛馬和武器收繳了,甲衣也收繳後便讓俘虜回鄉去,不僅是晉軍對他們的優待,也是使他們失去戰鬥力的一個好方法。

  都到了此處,皇帝幹脆在附近的山上結營駐紮下來,等著周滿處理傷兵的功法,皇帝的政令和軍令一道道的從這裏發出,“改白巖城為巖州,蓋牟城為蓋州,著令拿下安市城、黃城、銀城。”

  白善一一記下,將寫好的兩道聖旨奉上給皇帝看。

  皇帝閱過,就在聖旨上蓋章,讓人送出去了。

  皇帝不打算繞路過去安市城了,他決定就此繼續南攻,然後從這邊打通道路去安市城,路上的那些村鎮全都收服。

  契苾何力沒意見,讓薛備領軍去聽命,他則是躺著養傷了,周滿說了,他的傷口不能再亂蹦跶了,不然容易死人。

  接下來的戰事特別順利,銀城和黃城的守軍聽說晉軍來了,都沒有抵抗,直接放棄城池就跑了。

  晉軍默默地進去接手,然後就將一直頑抗的安市城圍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