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6章 聖駕

契苾何力乖巧的自己脫了衣服坐在火堆旁,他的傷簡單,崩開了嘛,滿寶早有準備,很快就給他處理好,然後去處理別的傷兵。

  他也不走,就坐在火堆邊閉目養神,受傷的士兵因為疼痛忍不住呻吟出聲。

  滿寶也沒有很好的辦法,他們帶的麻沸散不多,只能緊著最要緊的人用。

  比如一些比較大的手術,時間長,位置危險,那就必須用麻沸散,不然止不了痛,對方的身體會痙攣,還有可能會生生疼死。

  疼痛也會讓血加快流出的,那樣的情況下,止痛針不能達到理想狀態,滿寶就只能給他們服用麻沸散。

  其他人就只能用針灸止痛。

  最難處理的是黑暗中沖殺時摔跤,然後被人踩踏受傷的士兵,很多擡回來的時候還活著,滿寶再看時已經死了,只是身體還溫熱著。

  滿寶治了三個,有兩個直接死於中途,只活下來一個。

  她緊緊攏著眉,快速的換了一個藥方,讓人去熬藥,“這是止內臟出血的,先用上。”

  但這樣的情況下效果可能不會很好。

  滿寶心情不是很好。

  一直忙碌過第二天天光破曉,大家掏出幹糧來啃,同時戒備,想要打仗了。

  而被圍在中間的高句麗軍比晉軍更憔悴,他們可是擔驚受怕了一晚上,而且對面軍營竟然能傳出藥香味。

  他們的傷兵還躺在地上呢,別說吃藥,很多連傷口都沒處理。

  這種對照對軍心是很大的打擊。

  天黑的時候他們害怕,但天亮了,他們更加害怕。

  契苾何力站在大路上往那邊看,淡淡的道:“整裝,準備作戰。”

  晉軍立即有序的行動起來,在天亮前就努力的啃了身上帶的幹糧,喝了點兒水就準備好自己的馬匹和兵器。

  滿寶坐在火堆邊打瞌睡,她才瞇過去不到半個時辰,聽到動靜便醒過來,她站起來往那邊看了一眼,對迷迷糊糊一臉迷茫的蘇木道:“醒過來吧,一會兒我們就帶著傷兵後撤了。”

  他們留在這裏是累贅。

  契苾何力也是這麼認為的,周滿很重要,兩軍交戰他是不會允許周滿和醫帳留在這裏的,於是派了人將他們送走。

  因為交戰在即,護送他們離開的人不是很多,又要擡著傷兵,滿打滿算也就百人左右,倒是傷兵不少。

  滿寶還要充當護衛帶著他們呢。

  走了一段路,他們隱約聽到地面震動的聲音,總旗臉色微變,從馬上跳下來後趴在地上聽動靜。

  他立即跳起來,“有大批軍馬過來了,所有人躲入林中。”

  滿寶也提起心,問科科,“是敵軍還是友軍?”

  科科:“是皇帝。”

  滿寶松了一口氣,才要說話,科科道:“不過樹林裏有幾樣沒收錄過的植物,宿主要不要進去收錄?”

  滿寶話便咽了下去,在心裏問它,“之前不是收錄了好些嗎,我以為這個地方沒見過的物種都收錄得差不多了。”

  “你收錄過人參嗎?”

  滿寶眼睛大亮,“裏面有人參?”

  科科應了一聲,在林子裏。

  滿寶於是跟著大家轉移到林中,總旗不知道身後來的軍隊是敵是友,但躲起來總不會有錯的。

  他們的大軍基本都在這裏了,白巖城那邊只留下一千人駐守,是不可能有這麼多軍馬過來的。

  總旗懷疑是高句麗軍繞後了,他很害怕,如此一來,大將軍他們豈不是被斷了後路。

  他找來兩個比較機靈的士兵,小聲道:“一會兒發現要是敵軍,你們就從林中趕去和大將軍稟報。”

  “是。”

  滿寶則是蹲在地上問科科,“東西在哪兒呢?”

  “還得再往前走一走。”

  滿寶就往林子深處看了一眼,繼續蹲著沒動,“那得再等一等,現在時機不對。”

  從來了遼東後滿寶也沒少以挖藥的借口到走過路過的林子裏挖挖挖,不過因為太忙了,只有在某一地駐紮時才有這個空閑,其余時候基本只能聽著科科的叮咚聲,然後先記下。

  好想班師回朝時留下挖個十幾二十天再走呀。

  總旗趴在地上聽動靜,半晌後微微擡頭,壓低了聲音道:“來了。”

  於是大家就從林中悄悄擡頭,透過草木的縫隙往大路上看,滿寶一邊看一邊問科科,“白善有沒有跟來?”

  “有。”

  滿寶心中雀躍起來。

  總旗也發現了聖駕的旗幟,同樣高興起來,“周大人,是陛下!”

  大家一起興奮的看著周滿。

  滿寶就從地上爬起來,對,她現在官最大,見駕這事兒得她去。

  滿寶在總旗們的保護下往外去,前鋒部隊發現他們,刀呀劍呀槍呀弓箭呀一起朝著她,待看清是周滿才放下,為首的禁軍侍衛打馬上前行禮,“周大人!”

  隨軍這麼多朝臣,別的人或許不認識,但周滿太顯眼了,又是唯一的女官,想要不認識她都難。

  滿寶拱了拱手,問道:“聖駕是來援助契苾將軍的?”

  “是,前鋒呢?”

  滿寶指著前面道:“在前面,應該打起來了,醫帳留下是累贅,所以我們要後撤。”

  禁軍侍衛引著周滿去見皇帝。

  皇帝和她了解了一下戰事的進程,聽說昨天晚上契苾何力連夜追擊,而高句麗軍還碰上了繞後的薛備,雙方抹黑打了一場,他便皺了皺眉,問道:“將士們傷亡如何?”

  滿寶報了一下數據,這還只是契苾何力的傷亡情況,另一邊不肯定。

  皇帝就嘆息了一聲,覺得薛備時運不濟。

  夜晚作戰的確比白天作戰傷亡要更大一點兒,軍隊還容易被打散。

  本來薛備要是不繞後,或是慢一點兒,讓他們撤退離開也沒什麼,他們並不是非要那些這些敵軍的,只要他們不再盯著白巖城就行。

  可以說,契苾何力昨晚選擇作戰是為了保住薛備和他帶著的兵馬。

  不過既然把人攔住了,自然是拿下比較好。

  皇帝立即調殷禮前去支援,他也去,不過沒打算上戰場,而是留在後方觀戰。

  當然,周滿也要跟著去了。

  於是滿寶讓人將傷兵送回不遠處的醫帳,她和蘇木又帶著藥材和東西跟皇帝回去。

  有皇帝在,醫帳又可以支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