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5章 隨軍

高句麗軍悄悄的後撤了,現在的營帳只是障眼法,裏面留下的士兵是斷後的,主帳連夜拔營偷溜了。

  但畢竟是好幾千人,動靜也不小,有心查探就知道了。

  契苾何力聽到斥候稟報,躺不住了,立即從木板病床上起來,披上衣服就去點兵。

  “他們後撤一定會和薛備撞上。”

  薛備繞後了,他們的計劃是明天前後夾擊一起把他們給包餃子了,薛備在後面斬斷他們的後路。

  這一次契苾何力不僅帶上騎兵,還把剩下的步兵帶上了,只給周滿留了五百人,他道:“要是有敵軍過來,你們就逃回白巖城,不用在此等候。”

  醫帳不同別的營帳,沒必要和敵軍拼命。

  周滿點頭應下,目送他們離開。

  蘇木有些擔憂,“老師,不會真的有敵軍來吧?”

  “不會的,”滿寶安慰他,“除非他們此舉是故意引誘大將軍,不然不會來這裏抄後路。”

  他們現在怕得很,只會遠離晉軍主帳,又怎麼會來這裏?

  不過夜裏交戰死的人可能會更多。

  滿寶皺了皺眉,招手叫來一個總旗,吩咐道:“派人去前面盯著,要是敵軍潰敗,我們將醫帳前移。”

  總旗眼睛大亮,立即帶人去盯著。

  好容易才能出征一次,這可是難得的軍功,雖然保護醫帳也是功勞,但肯定比不上前線拼殺。

  總旗興沖沖的帶著人去了。

  滿寶就和蘇木道:“你收拾一下,一會兒隨我前移醫帳。”

  蘇木楞楞的問道:“那,那這些傷兵呢?”

  “交給景仲,我會給他撥兩百人,其余人帶上藥材和鍋碗瓢盆與我們前移。”

  他們需要帶的醫用物資不少,別的不說,光包紮用的布料就有不少,且不能受汙染。

  倆人收拾好就開始等著總旗回來。

  契苾何力帶著大軍沖進敵軍營中,裏面果然只留下了不到兩千人,其余營帳都是空的,頓時大怒,帶著人就把這些人給剿了,當然,殺太費時間了,沖殺不多久就叫著繳械不殺,然後他們就跪下投降了。

  契苾何力坐在馬上,盯著人將他們的兵器都收繳了,這才留下一隊兵馬看著他們,剩下的人帶著繳獲的馬匹繼續去追敵軍主帳。

  總旗好不容易追過來,看到戰鬥結束了,立即讓人打轉馬頭回去找周滿,他則留下和留守的將領商量搭建醫帳。

  醫帳轉移過來雖然危險,但對將士們來說是好事,留下的將領沒多想就答應了。

  並不用特別搭建,敵軍留下的營帳還沒沖垮的隨便選兩頂,把傷兵往那邊一放就是醫帳了。

  滿寶騎馬帶著人轉移過來,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傷兵,開始下馬和蘇木一起處理。

  等處理完這些傷兵,前面又有人回來稟報,“大將軍追上敵軍主帳了,薛將軍先遇上了敵軍,他們正交戰呢。”

  滿寶問:“黑不隆冬的,他們看得見嗎?”

  “所以將軍鳴金收兵了,敵軍也暫停攻擊,只是受傷的人不少,已經最近紮營。”

  滿寶就讓人收拾各種藥箱,騎上馬道:“走吧,去看看。”

  夜襲什麼的只適合紮營的時候,想要夜襲的人知道那裏面住著的都是敵人,而且營帳中有火,打起來火光沖天,還是能分辨出人身上的甲衣是哪一邊的。

  但像這種夜晚轉移去追殺卻是很容易誤傷自己人,尤其另一邊還有一隊他們的人馬,騎兵沖殺起來是從這邊到那邊,很容易殺著殺著就殺到自己人的。

  敵軍同樣難以分清敵我,所以此時休戰才是最好的。

  滿寶今晚一直在跟軍隊移動,幸虧他們軍醫多,要是以前軍中只有一二個軍醫,想都不要想這種待遇。

  滿寶一臉憂傷的追上前面的軍隊。

  沒有營帳,將士們合衣而眠,刀槍抱在胸前,有點兒風吹草動就坐起來。

  周滿還沒跑到他們前面就覺得汗毛倒立,科科也驚醒過來,警告道:“前面有危險,有弓箭手在對著你們。”

  滿寶問:“是晉軍還是敵軍?”

  科科郁悶的道:“晉軍。”

  滿寶就扭頭對總旗道:“喊話,就說醫帳到了。”

  總旗也繃緊了脊背,同樣感受到了危險,所以馬速慢了下來,他沖著前面大聲喊道:“前面的兄弟,醫帳到了,這是周大人——”

  那股危險的氣息就淡了一些,他悄悄松了一口氣,想了想,他扭頭和周滿道:“大人留在這裏不要動。”

  他先帶著兩個人上前,確定前面是他們的軍隊。

  所以晚上行軍什麼的最討厭了,伸手都難見五指,好好的留在營帳裏,明天再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不行嗎,大晚上的為什麼要逃跑?

  高句麗軍那邊也在暗罵,晉軍真是不要命,大晚上的也追他們,他們都撤退了,讓他們跑一個晚上怎麼了,竟然還兩面夾擊,不要臉!

  總旗過去見了戒備的同袍,火把一照,確認是自己人,他們立即點著火把顛顛的跑過來迎接周滿。

  一個校尉道:“周大人,好多兄弟都受傷了,有些是不小心被踩的,搶出來的時候傷得不輕,還請您去看看。”

  踩踏,最難治了,大多數是內傷,滿寶憂愁的皺著眉頭,跟著他跑到營中,下馬後拎著藥箱就過去看傷兵,她問道:“大將軍沒事吧?”

  “沒事啊。”

  是了,一般的校尉都不知道何力受傷的事。

  滿寶提著藥箱過去,傷兵都是躺在地上的,點了幾堆火,讓他們圍著火堆躺著,除此外,大家只能簡單的用布給他們包紮一下傷口,因為駐紮在此處,連口熱水都沒得喝。

  大家只能從水囊裏喝冷水。

  好在滿寶把鍋碗瓢盆都給帶著了。

  滿寶一路走過去,挑出急需處置的傷患,讓人擡到最前面那個火堆去。

  她看了一圈後道:“讓人再生一堆火,去折些枝葉回來鋪在地上,夜裏冷,傷兵不能受寒。”

  她也不介意露天了,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有營帳的,將就著吧,能不能活也要看運氣了。

  滿寶開始讓人架鍋準備熬藥,問道:“附近有水嗎?”

  校尉楞楞的搖頭,“不知道。”

  大晚上的,他們剛打了一場,誰會去找水源呢?

  契苾何力聽到匯報找過來,聞言道:“派人去找,將斥候找來。”

  他們之前對附近勘察過,肯定知道哪裏有水,哪裏沒有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