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4章 大勝

延壽帶著三萬六千多人投降,到了山腳下,將刀捧著跪下,膝行受降,皇帝接受了他的投降,被圍著的後軍也在延壽的勸服下投降了。

  不投降還能怎麼辦呢,主將都被抓了呀,不對,是主將帶著一半的將士都投降了呀,他們還能硬扛著嗎?

  趙國公清點了一下戰利品,人就不說了,這一戰繳獲的馬匹五萬匹,牛五萬頭,鐵甲一萬多領,還有大量的兵器。

  雖然沒有攻城帶來的金銀珠寶,但這些東西也很貴重,甚至更貴重,因為它們轉頭就能投入到戰場上。

  皇帝清點了一下人數,把延壽等一幹酋長,又選了不少領頭人出來,將近四千人,全都遷移到內地。

  剩下的普通士兵瞬間沒了首領,皇帝也不為難他們,放他們離開,讓他們回平壤去。

  士兵們楞了一下,紛紛跪地痛哭,以頭頓地,砰砰的謝過皇帝,不少人額頭都磕出血來了,再爬起來時就忍不住抱在一起歡呼。

  歡呼聲傳到十幾裏外的安市城中,敵軍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趙國公看著空地上抱在一起哇哇大叫的士兵,扭頭和皇帝道:“陛下大義。”

  皇帝道:“讓他們從黃城銀城一帶走,不許過安市城。”

  趙國公應下,開始帶著士兵們去放人。

  敵軍太多了,他們現在這裏統共就四萬多人,敵軍的人數比他們還多兩倍,全都俘虜是不可能的。

  這些人中有貊人、有扶余人,更有漢人,大家同出一脈,總不能坑殺了。

  不說皇帝就做不出來這樣的事,他便是能做出來,朝中的大將和大臣也要攔著的。

  留下還要費糧食,只能放了。

  但怎麼放也是有技巧的。

  這些人已經打破了膽,沒有了馬匹,也沒有了盔甲和武器,應該不會再入軍,哪怕被抓做兵丁,那也好打得很。

  趙國公親自押送著他們到野外,看著他們離開。

  高句麗軍顫顫巍巍的擠在一起往前走,忍不住悄悄回頭看了一眼整裝待發的大晉軍隊,很是恐懼,生怕他們說放了他們,卻會從後面射箭。

  因此他們不敢多看,直接三五成群相互扶持著在荒野上玩命的跑起來。

  跑出去老遠,他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見那些晉軍還是騎在馬上一動不動,並沒有追擊他們才松了一口氣。

  他們找到了自己的老鄉便結伴回家去,不想再打仗了,晉軍太恐怖了。

  為了不再被抓,也怕被認定為逃兵,他們直接繞過城市走,直接從荒野上傳過去,有的實在是繞不過去,也不敢多停留,裝作蓋牟城的流民進去,然後趕緊跑了。

  高句麗剩下的城池中瞬間湧現了許多流民。

  他們沒有吃的會搶奪東西,還會組成土匪山寇,在一些小城市中如蝗蟲過境,沒有多少東西可以留下來。

  皇帝站在高山上目視他們走遠,扭頭和趙國公道:“準備一下,攻下安市城,朕帶人去白巖城看一看。”

  兩邊要一起往下推才好。

  趙國公應下。

  而此時,已經休息了三天的契苾何力緩過勁兒來,收到隔壁戰線大獲全勝的消息後和薛備道:“將來援的這一萬人拿下,我們繼續往下。”

  滿寶就給他裝了一丸藥,和他道:“感覺快要死的時候吃下一丸,回來我或許能救一救你。”

  契苾何力:……

  薛備連忙道:“將軍坐鎮帳中,讓末將為前鋒吧。”

  契苾何力搖頭,“你不行。”

  和阿史那一樣,契苾何力手底下的兵大多是胡兵,悍得很,薛備和他們還不太熟,他們是不會太聽他的話的。

  兩千騎兵,用得好了如臂使指,用不好,反而是累贅。

  契苾何力可不敢拿著他的騎兵去隨意禍禍,所以他必須親自去。

  於是契苾何力接了周滿的藥後便去點兵,和薛備道:“按計劃行事,你帶著步兵前去埋伏。”

  等他走了,滿寶也便開始收拾東西,點了兩個學生和步兵大營一起去前線。

  薛備給她找了個好地方搭建醫帳,然後就在後方等著傷兵到來。

  沒辦法,那些人之前被契苾何力殺怕了,這三天又一直被騷擾,雖然騷擾殺的人不多,但他們也慫慫的,明明是援軍,但三天才敢往這邊走二十裏。

  所以他們距離白巖城還有四十裏地,太遠了,有些傷兵堅持不到這麼遠,所以滿寶才把醫帳往前推的。

  滿寶坐在營帳中,指揮著分配給她的士兵去打水燒水。

  一個士兵跑上來道:“大人,木柴不是很夠?”

  “去找,這不都是林子嗎?先去找找,有就拖回來,沒有就派人回城中拿,我們必須要熱水。”

  士兵應下,帶著人去找木柴。“

  滿寶轉身,去和蘇木一起整理他們帶來的藥材。

  蘇木不斷的往路口那裏探頭,那邊已經打起來了,他們聽到喊殺聲了。

  他忍不住問周滿,“老師,您怕不怕?”

  滿寶道:“放心,薛將軍他們說了,前頭有防線,防線要是破了,我們就跑,給我們的馬都是好馬,到時候我們只管帶著傷兵撤。”

  蘇木:……可是還是好可怕。

  滿寶將藥材按照自己的習慣放好,那邊喊殺聲越發大聲了,她也忍不住站到石頭上墊腳往那邊看,可惜中間有重重的密林,她啥也看不到。

  契苾何力正帶著人沖殺入陣,然後退走,本想引他們出來,結果這些人估計是之前被殺怕了,並不追他。

  沒辦法,他只能再次返身回去又殺了一波,再退出來時他感覺腰上的傷口裂開了,結果他們還是不上當。

  他捂了捂腰,忍不住罵了一聲,“他奶奶的。”

  然後吩咐親兵道:“讓薛備分兵繞後,這群孫子膽嚇破了,估計不會入甕。”

  既然這樣,他們就只能現做一個甕了。

  親兵應下。

  契苾何力歇了歇,轉身帶著人繼續拼殺,不來就不來,老子再殺你一趟就回去包紮,明天再來。

  滿寶一直到傍晚才接到第一波傷兵,契苾何力和他們一起回來的。

  滿寶熟練的剪掉他腰上的縫合線,看了看後修補了一下傷口就上止血藥。

  契苾何力臉有點兒發白,嘴上還罵罵咧咧,罵敵軍太慫了,一萬人都不敢追他兩千人,簡直是孬種。

  滿寶問:“他們會不會是看出你們想請君入甕呀?”

  契苾何力沒說話。

  滿寶就問:“他們會不會撤走啊?”

  契苾何力嚇了一跳,猛的一下坐起來,扯動了傷口嘶的一下,卻顧不上,立即叫來斥候,“去盯著看他們是不是後撤了,主帳還在不在。”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