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3章 大攻二

殷禮看到塵土起,目光一厲,“陛下,阿史那將軍將敵軍引出來了。”

  皇帝立即上前一步看,看了看塵土飛揚的地方,握住拳頭道:“再等一等。”

  皇帝讓阿史那帶一千騎兵去引誘敵軍,但還另外布置了兩隊騎兵埋伏,一邊是趙國公帶了一萬五千兵馬埋伏在西嶺,一邊是牛刺史帶了一萬一千兵馬埋伏在山北。

  阿史那領著一千騎兵將敵軍引進峽谷,埋伏在山北一側的牛刺史見他們入甕,立即帶著人沖出,站在高山上的皇帝看到塵土飛揚,便知道牛刺史動手了。

  立即敲響戰鼓,讓人搖旗,讓趙國公帶著兵馬也沖殺進去,將敵軍包圍。

  延壽聽到鼓聲,一擡頭就看到站在山巔上的大晉皇帝,心中激動,立即讓人結陣迎敵,長劍指著他道:“兒郎們,那就是大晉的皇帝,凡是能拿下他的勇士,賞千戶侯!”

  軍隊鼓噪起來,立即有人朝著北山沖去。

  阿史那回身殺去,加上牛刺史沖進來的兵馬,瞬間攔下了大半。

  還有一些沖了出去,殷禮看見,留下一千人守衛皇帝,他帶著三千兵馬沖下去。

  白善看了一眼皇帝,緊隨其後。

  皇帝站在山巔,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下面的戰況,直接用旗語指揮,趙國公和牛刺史等將領便是根據旗語變換陣型,不斷的絞殺入谷的敵軍,並且不斷的引入更多的敵軍。

  殷禮帶著三千騎兵從山上沖下,迎面撞上殺來的敵軍,一刀便將跑在最先的一騎砍成了兩半。

  落在他身後的白善有些不適的移開目光,抽出劍來殺入軍中,他用的是劍,比殷禮可溫柔多了,只抹脖子和刺心腹的位置,絕對不會像殷禮這樣一刀把人砍去一半。

  大吉算是白善的親兵,一直緊緊地跟在他身後,一邊砍人一邊護著他往前沖去。

  三千人很快將沖出陣來的敵軍都殺完了。

  殷禮舉手收兵,所有的兵馬有序的列於他的身後,渾身煞氣的看向峽谷中的戰場。

  他們不會加入進去,他們的任務就是守護皇帝,不讓一兵一卒上山去。

  高句麗兵不斷的想沖過來,大多數人沖不過來,還有的人沖過來了,然後就被這三千禁軍斬於馬下。

  打了半天,延壽發現他們在不斷的損失人,完全被晉軍圍著殺,臉色大變,又驚又懼,只能後撤,但後路也有晉軍。

  “大將軍——”

  延壽咬咬牙道:“撤到山中,沿山防守,快——”

  但他們人太多了,等他們終於占據了邊上一座山,依山自固時,損失了兩萬多的人。

  延壽心疼不已,但還有更讓人心疼的,趙國公帶著人沖殺出去,直接殺了他們要沿路修建關卡的人,斬斷了他們的後路。

  如此一來,他們雖然占據了一座山,暫時防守住了,但他們也被包圍了,撤不走,前進不了。

  延壽和北山上的皇帝遙遙相望,半晌後轉身回才搭起來的營帳,氣惱的將捶了一下桌子。

  和他一起的靺鞨大將惠和瞪大了眼睛道:“必須要殺出去,我們可沒有多少糧草。”

  延壽嘔死,“我自然知道,但現在怎麼殺?”

  他有點兒責備惠和不知進退,要不是他追著阿史那不放,他們這六萬人也不會陷入陷阱中。

  整整六萬呢,雖然他們號稱有十五萬的援軍,但其實並沒有這麼多,真正能作戰的只有十二萬,所以大營那邊只剩下六萬,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救援。

  救援是不可能救援的,因為他們被大晉的兩萬兵馬給堵住了。

  皇帝遠遠的看著,很是欣喜,戰果比他想象的還大,戰事進行的比他想的還要順利。

  沒想到延壽那麼慫,竟然沒有拼殺出去,而是依山自固,沒有糧草,沒有後勤供給,那不是在找死嗎?

  努力往外沖,雖說孤註一擲,有可能傷亡慘重,但他們的人數遠勝於大晉,還是有很大幾率沖殺出去的。

  白善和殷禮回到皇帝身邊,也看了一眼,問皇帝,“陛下,可要勸降?”

  皇帝贊許的看了一眼白善,“你怎知朕要勸降?”

  白善:“天冷了,再耗下去對我們的消耗也很大,他們連沖殺出去的膽氣都沒有應該很容易勸降。”

  皇帝微微頷首,“此事不急,朕剛才看下面有一員白袍小將甚是勇猛,他叫什麼?”

  殷禮也註意到了,正要派人去問,白善道:“叫薛貴,出自河東薛氏,是北朝河東王之後。”

  皇帝挑眉,“倒是名將之後,讓他稍作休息就帶上一千兵馬去殺一殺他們剩余的銳氣。”

  “是。”白善應下後自然有人去傳旨,但需要他去寫手令和聖旨,嗯,這就是中書省在戰場上的作用了。

  於是高句麗軍就是入夜也不得安寧,薛貴,阿史那和牛刺史等人輪番上陣,你上去殺半個時辰,過一段時間我又去殺半個時辰……

  等到第二天早上清點傷亡人數時,延壽幾乎要落下淚來。

  士兵上來稟報他們隨軍帶的幹糧不多,是要突圍,還是啥啥時,延壽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正有些遲疑不定,想要組織兵馬沖殺出去時,外面便響起震天的叫陣聲,不僅下面的士兵,便是延壽聽到這些似乎在耳邊炸響的聲音都忍不住心驚膽顫。

  惠和蒼白著臉道:“我們的後路被切斷了,怎麼退?”

  延壽不說話。

  營帳中默默站著的幾個副將忍不住對視一眼,有人便小聲的提議道:“將軍,不然,我們降了吧。”

  大家一起目光炯炯的看著延壽。

  連惠和都低聲道:“不然就降了吧,大晉的皇帝不殺降軍,你看那阿史那,不就是降將嗎?”

  延壽就似被夾在火上烤一樣,左右拿不定主意。

  外面,皇帝和趙國公道:“讓兒郎們叫得更大聲些,午食給他們煮肉湯喝。”

  旨意傳下去,大家叫得更大聲了,圍著延壽大軍喝喝喝的大叫,聲音在峽谷中來回的沖撞,不斷的回聲,讓聲音更大起來。

  拿著刀槍防守的高句麗軍手都發顫起來,惠和拉著延壽去看,悲傷的道:“膽氣已破,我們拿什麼去戰啊。”

  延壽臉色蒼白,最後閉了閉眼,解開自己的刀下山去了。

  大家一看就知道他這是同意投降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