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2章 大攻一

大家七手八腳的把契苾何力給擡到醫帳,滿寶揉著胳膊跟在後面,讓人把他的甲衣都扒了,衣服給剪了,這才能看到身上的傷。

  李思捂著胸口跟在後面,滿寶沒好氣的道:“你來這兒幹什麼,快去歇息吧,要是傷口不好,我這兒可沒有多少藥了。”

  蘇木已經快手的把契苾何力的衣服給剪了,滿寶檢查了一下,發現就左腰上有個洞,只是這個洞此時的情況不太好,正在往外冒血。

  只是一處傷……

  滿寶抓過他的手摸脈,臉色微變,“是脫力和失血過多,讓人取二號藥來,再拿一碗鹽水來。”

  她打開針袋,捏了針給他紮針,失血的情況下脫力成這樣,很容易就猝死的。

  滿寶紮針,先護住他的心脈,然後才接過鹽水,她抿了一口,吐出去,“再拿一個碗來,是要鹽水,但沒讓你們齁死他。”

  滿寶兌了一碗淡鹽水,讓他的親兵餵給他喝,然後和蘇木一起處理契苾何力腰上的傷。

  好在他做過初步的包紮,又敷了藥粉,那可是加了三七粉的藥粉,很是珍貴的,不然他這麼久不回來,還來回沖殺,肯定死了。

  滿寶將傷口處理幹凈,確定沒問題後就縫合上藥包紮。

  血止住了,但現在最要緊的是脫力和失血過多的問題。

  滿寶讓人慢慢的餵他喝鹽水,等藥來了以後給他灌下一碗藥,再用針給他激發藥性,同時護住心脈。

  針紮了下去,周滿看了一下時間,記下後便轉身去處理別的傷患。

  跟契苾何力一樣受傷回來的士兵不少,應該說大多士兵身上都帶傷了,只是輕重之分而已。

  醫帳忙碌起來。

  他們身上的傷多是槍傷和刀傷,應該是被戳的。

  槍傷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面積不大,少有遺留物在傷口裏,壞處就是,洞不小,要是傷到不好的位置,即便能回來,失血過多也很難救活。

  薛備和李思站在契苾何力的左右兩側,看著周滿挑選了兩個傷重的病人入內就開始扒拉人的衣裳紮針,有些傷口因為沾了臟東西進去,她還用刀子和鑷子進去把東西夾出來,用藥在裏面捅了捅上藥,就是他們這兩個見慣生死和殘肢斷臂的人都忍不住膽寒。

  周滿卻是面不改色,處理好後就用針挑著肉的縫合,還不縫全,說是要留著一個口子看情況,要是裏面的傷不好,那還得朝裏面上藥。

  薛備咽了咽口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身上。

  李思扭頭看過來,問道:“你也受傷了?”

  薛備立即搖頭,“沒有,我沒感覺到疼。”

  他也是害怕,這才摸一摸的。

  契苾何力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過來,他睜開眼睛就看到了周滿。

  滿寶正在給他紮針呢,見他醒來便笑,“將軍醒了?”

  契苾何力下意識就要去摸自己的腰,被周滿一把拍開,“將軍最後別摸,你手上可不太幹凈。”

  契苾何力就收回手,左右看了看後問:“有敵軍圍城嗎?”

  “沒有。”

  契苾何力就松了一口氣,道:“將薛備叫來。”

  滿寶就朝外面喊了一聲,“大將軍醒了,叫薛將軍來!”

  滿寶繼續往他身上紮針,契苾何力覺得有點兒疼了,於是問道:“為什麼紮針?”

  “因為您脫力,差點兒就死了,”她道:“失血過多,對臟腑的影響有點兒大,現在紮針是讓您的氣血流通起來溫養臟腑,不過您醒來了,那紮不紮的區別就是您長壽和短命的區別而已,您要紮不?”

  這不廢話嗎,能長壽誰願意短命?

  何力道:“紮。”

  滿寶就繼續紮。

  薛備很快過來,何力就躺著和他說話,“高句麗的援軍現在何處?”

  “他們退出了八十裏外,一直在戒備,沒有再過來,但也不退。”

  契苾何力就冷哼一聲道:“孬種,他們三日內肯定不敢再來犯,你讓人盯緊了,沒事兒就帶著人去騷擾一二,能殺一個是一個,一定不能讓他們知道本將受傷了。”

  “是。”

  “陛下那邊怎樣了?”

  薛備道:“高句麗請動了靺鞨出兵,總共有十五萬援軍,不知道怎麼樣了。”

  那就是幫不上他們這邊了。

  契苾何力沈思,兩邊必須先料理一邊,或者兩邊合軍,這樣分開對他們不利,主要是他受傷了,李思也受傷了。

  契苾何力感受了一下腰上的傷,問周滿,“三天後我能出戰嗎?”

  滿寶:“……當然是不可以的。”

  何力問:“我要是一定要出戰會死嗎?”

  滿寶糾結起來道:“不添加新傷的話就看傷口裂開愈合的情況了,三天出戰,你的傷口一定會裂開的,再愈合可能就會有些困難,到時候傷口要是惡化……”

  “那就是可以出戰了。”他打斷周滿的話,和薛備道:“這三天你先擾敵,等三天後我們一舉將他們滅了。”

  滿寶就不說話了。

  默默地紮完針後就退出去。

  蘇葉見她臉上憂慮,就道:“老師,您別擔心,大將軍對自己的身體有數的,想來不會有事。”

  滿寶搖頭,“我不是擔心他,我擔心白善他們呢,那邊竟然不能抽出手來支援這邊,想來戰況比我們這邊還要激烈,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蘇葉:……

  白善正跟在皇帝身後上戰場,沒錯,他也上了戰場,不對,關鍵不是這個,關鍵是皇帝也上戰場了。

  皇帝親自上到峽谷北地,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

  白善挎著長劍跟在皇帝身邊,皇帝站在高處往下看,扭頭看見他便問,“第一次上戰場害怕嗎?”

  白善想了想後搖頭,“陛下,這不是臣第一次上戰場。”

  皇帝就笑道:“正面沖殺和你引誘開城門是不一樣的。”

  皇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便指了殷禮道:“一會兒你和殷大人一塊兒去殺敵吧,朕的肱骨之臣怎麼也要文武全才。”

  白善:……他覺得他有文就足夠了,不過也沒拒絕,而是躬身應了一聲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