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9章 抓藥

士兵敲了好一會兒,裏面才傳來聲音。

  滿寶就止住士兵的動作。

  裏面的人顫顫巍巍的打開門,只開了半扇,看到外面站著一隊帶著刀槍的士兵,立即將門打開,腰幾乎彎到了地上,“大人們見諒,小的們住在後頭沒有聽見……”

  他微微擡頭,目光從幾人身上掃過,看得出周滿是他們當中為首的,雖然不知道軍中為何有一女子,又是便服,但看氣勢就不一樣,而且士兵們也都簇擁在她身後,因此不敢怠慢。

  想了想,他從懷裏掏出一個厚重的錢袋,恭敬的遞給周滿,討好的笑道:“大人,這是小的孝敬您的,小的店小利薄,也只能拿得出這點兒東西,還請大人不要介意。”

  滿寶看了一眼他手裏的錢袋,沒有收,而是看向裏面道:“我是來買藥的。”

  店家臉色變換,勉強的扯了一抹笑道:“不知道大人想買什麼藥,可有藥方嗎?”

  滿寶看了一眼他,盡量放緩了氣勢,和緩的笑道:“我們來買些藥材,你先將門打開。”

  店家臉更苦了,但也不敢違逆,只能將另外半邊門打開,請他們入內。

  他顫顫巍巍的道:“店小,家中的藥材並不多,不知道大人想要什麼藥材,我,我幫您抓。”

  滿寶站在櫃臺前,目光掃過上面的藥名,道:“我要當歸、人參、防風、膽南星……”

  滿寶念一樣他的臉色就苦一個色,見她念了一長串的藥名還沒停止,他眼淚就快要下來了,腰幾乎彎到了地上。

  滿寶收了聲,和他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付錢的。”

  滿寶將裝珍珠的袋子打開,從裏面取出兩顆珍珠放在桌子上,對眼睛都快要直了的店家道:“你是要珍珠還是要金子?”

  滿寶扯了扯自己的錢袋,取出一小塊金子放在桌子上。

  店家咽了咽口水,在金子和珍珠之間來回看了看,然後小心翼翼的看向周滿。

  周滿平靜的看著他,等著他選擇。

  店家覺得這位小娘子看著並不兇惡,主要是眼中清澈,不像是壞人。

  開藥鋪的多少都會些醫術,算大夫,而大夫,察言觀色是基本,雖說他們也不能識盡天下好人壞人,但判斷總比一般人要準一些。

  此時店家就覺得周滿不太像壞人,但他也不敢放松,於是扯了笑道:“豈敢要大人的東西,大人看上什麼東西只管取,只管取……”

  “好,”滿寶也不客氣,點了蘇木和蘇葉道:“去抓藥。”

  蘇木和蘇葉拱手行禮,“是,老師。”

  倆人進櫃臺,取了紙攤開,拿了稱子看向周滿。

  滿寶道:“先找蠍子、僵蠶、蜈蚣和蟬蛻,有多少取多少,稱出來報數與我聽。”

  “是。”

  倆人就轉身去找,藥櫃的擺放也是有一定規律的,一般這種很少用到的毒蟲都是放在邊角位置。

  店家張大了嘴巴,他是說了隨便取,那你們就隨便取啊,而且這東西……

  店家張了張嘴巴,想要阻止,但看到後面虎視眈眈站著的士兵,又不敢張嘴了。

  滿寶在藥鋪裏走了走,抽出一張紙來,又取了墨條和硯臺,隨手取了桌子上的茶杯,打開,裏面是幹凈的白開水,她就往硯臺裏倒了一些水開始研墨。

  蘇木和蘇葉找到這幾樣東西了,直接把抽屜給抽了出來,然後小心將它們分別放在盤子上稱。

  蘇木報數道:“老師,蠍子有六錢七分,蟬蛻只有三錢……”

  好少。

  雖然少,但也是藥,滿寶垂眸記下。

  等他們都取了後道:“取當歸八錢,人參有嗎?”

  這東西貴,蘇木和蘇葉找了找,沒找到,於是看向店家。

  店家想要說沒有,士兵手中的刀就往外拔了一截,怒問道:“到底有沒有?”

  他不敢說沒有,連忙往後院去,不一會兒端了一個盒子上來,打開,裏面是兩株人參,其中一株很完整,還有一株取了一半。

  他幾乎要哭出聲來,道:“大人,就只有這些了,小的店裏真的沒有了。”

  滿寶看了看他,笑了笑後收下了,她才不相信他是真的沒有了呢。

  濟世堂離高句麗那麼遠,鄭大掌櫃都會將這些貴重藥材分開藏匿,藥鋪裏有兩份,分開收著,家裏還另外有最要緊的。

  不過她也買不了這麼多。

  滿寶記下它的品級,然後把盒子交給士兵,讓蘇木和蘇葉繼續抓藥。

  等他們都抓完了,藥也包了一大堆,士兵們直接上去提在手裏。

  店家已經軟在一旁,只能靠著櫃臺站著了。

  滿寶就提著筆算了一下價錢。

  她是不知道這裏的藥價是多少,問了對方他肯定也不會說真的,不是擡高就是壓低,所以她直接照著她知道的濟世堂的藥價給算了價錢。

  然後滿寶就苦惱起來,她不知道珍珠的價值幾何呀。

  滿寶捏了一顆珍珠問士兵,“這麼一顆珍珠價值幾何?”

  這個士兵知道啊,對這種奢侈品他們最了解的,畢竟戰利品後面都是要變現的,大家都要心中有數。

  他看了一眼周滿手中的珍珠,裂開嘴笑,“大人的珍珠品相好,這麼好的一顆最少能值三吊錢。”

  靠在櫃臺上的店家心中暗罵,不識貨的大老粗,這樣的珍珠,送到大戶人家去,低於五千錢都不會賣,這可是南邊送來的海珍珠,可不容易得,又大又圓潤。

  滿寶想了想,之前她四哥拿了一斛珍珠回來是怎麼賣的來著?

  時間太久,滿寶實在記不住了,而且那是淡水珠,和這個珍珠還不一樣,因此她遲疑,“真的?”

  “真的,俺們得的珍珠都給百戶拿去換錢了,就是這麼換的。”

  滿寶就大抵心中有數了,這東西最少能值四吊錢。

  滿寶就先取出兩顆珍珠,又取了十顆出來,遞給店家,“藥錢,你是要珍珠,還是要金子?”

  她道:“你要是要金子,我就只有這一塊,剩下的也只能補你珍珠。”

  沒辦法,契苾何力就給了她珍珠。

  店家一楞一楞的,看著周滿的臉問,“真,真給錢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