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6章 箭傷

滿寶最後還是跟著契苾何力他們走了,當然,她也不是白過去的,契苾何力那邊拿出了二十匹的細麻給她。

  藥材還罷,如今還有足夠的,但包紮傷口的細麻卻是不太夠了,傷口裸露有時候對傷口的恢復很不友好。

  契苾何力給出來的這二十匹細麻是他的戰利品,之前攻城後大家私底下分到的。

  滿寶對此很滿意,包袱一收拾,和白善說了一聲就跟著契苾何力走了。

  她這次另外帶了一批學生,把周立如和文天冬等人都留下給盧太醫。

  歷練嘛,自然是輪流著來。

  大軍從遼東城到安市城之間有大片的空地,其上有村鎮,山川河流和一些小城,需要慢慢的推過去。

  但側首邊的白巖城便是一出兵就到,它的位置很重要,要是不能拿下白巖城,敵人就能從側邊襲擾軍隊,對他們的推進很不利。

  因此在何力向白巖城發起進攻時,皇帝還是帶著兩千禁軍過來觀戰了,若是不行,還得早些從趙國公那邊抽調兵馬過來支援。

  醫帳的位置若不是在營地,那就是在前線退下的位置,因為是圍城之戰,而前面已經打了幾天,何力說了,他有把握這兩日拿下白巖城。

  所以周滿便將醫帳設在了臨近白巖城的位置。

  每個學生都有一匹馬,要是真的潰敗,他們就帶著傷兵從另一個方向撤退。

  此時皇帝就直接到了醫帳,他看了一眼正不斷從前方送來的傷兵,眉頭緊皺,騎馬便帶著人去了附近的高地,沖著白巖城的方向看。

  那邊契苾何力也知道皇帝來了,振臂一呼道:“將士們,陛下正看著我等,讓我等攻下白巖送與陛下,爾等可敢?”

  “敢!敢!敢!”將士們就跟吃了雞血一樣的沖上前,李思身先士卒,沖到了最前面,帶著一隊騎兵殺上前,高句麗出城迎戰的軍隊被他來回沖殺亂了,士氣一低,有人便回身逃去。

  城上的大將看見,嚇了一大跳,立即大喊道:“關城門,關城門!”

  白巖城連外面的迎戰的軍隊都不要了,直接關閉城門。

  城樓上下令放箭,此一來簡直是部分敵我,亂箭射下,不少人都死於箭下,不論是大晉一方,還是高句麗一方。

  契苾何力不得不下令撤退,暫時退出弓箭的射擊範圍。

  高句麗可以放棄在城外的軍隊,他卻不能,他們帶來的士兵不多,每一個都很珍貴。

  李思領著人撤退回來,剛回到隊伍中就撲騰一聲從馬上摔了下來。

  李思的副將將他撈起來,大聲喊道:“將軍受傷了——”

  何力甩手給了他一鞭子,喝道:“喊什麼,送到醫帳去——”

  李思的副將立即憋住,和何力的親兵一起將李思扶到馬上,立即往醫帳跑去。

  皇帝在高地上看見結束了一波攻擊,便從上面下來,想要去前面問一問情況。

  結果才從上面下來便看見送回來的李思,臉色微變,立即快步上前,“周滿呢,快將周滿叫來。”

  滿寶正在給一個士兵取箭頭呢,這一次中箭的人有點兒多。

  聽到皇帝叫,她只是應了一聲,卻依舊低著頭繼續挖箭頭。

  箭傷卻是比刀傷更難治,因為箭頭深入體內,第一關是取出來時的大出血,熬過了這一關,還有傷口惡化的這第二關。

  因為箭頭是鐵做的,越早取出來越好,這東西在體內留得越久,傷口惡化的概率越大,若有一些細碎的東西停留在裏面,也是要命。

  所以對於挖箭頭,有時候挖完了要止血,有時候挖完了卻是要放血,或者要先止血後放血,反正輕忽不得。

  這些步驟依靠的是一開始的判斷,所以周滿沒有動彈,她需要先把這個士兵的箭頭挖了再去,交給別人,別人的判斷未必是正確的。

  滿寶取出箭頭,見出血不是很多,便沒有先止血,而是先讓汙血流出,然後才止血,她將縫合的步驟留給學生。

  她這才轉身去見皇帝。

  皇帝此時正守在李思跟前,親自拿剪刀剪掉了尾羽,知道周滿在救另一個士兵,倒也不介意她來遲,見她來便立即起身將位置讓給她,“快救李卿。”

  滿寶應下,看了一下箭的尾羽和箭桿,有些不太好的預感,“這箭……”

  皇帝問:“怎麼了?”

  滿寶同情的看了一眼李思後道:“沒什麼,或許是臣判斷失誤了也不一定,等把箭頭挖出來就知道了。”

  話是這樣說,她還是讓人去準備了消毒粉,然後開始把脈,檢查他的口舌和眼睛。

  然後她將他的甲衣全扒了,拿剪刀剪掉他身上的衣服,然後給他紮針。

  針落下去第二根,李思就受驚一般的醒來。

  紮這針就是為了讓他醒來,他一醒周滿就收了針。

  李思看見皇帝,立即就要起身行禮,皇帝按住他道:“何必多禮,療傷要緊,朕命你坐著不許動。”

  因為皇帝在此,因此先前有個學生跑過來要處置的,此時便站在一旁,滿寶扭頭和他道:“李將軍心律有些不齊,你去取一丸保心丸來。”

  他立即小跑著去藥房取藥。

  箭頭的位置不是很好,很深,這都沒什麼,滿寶不斷的去看箭桿和尾羽,覺得自己沒有判斷錯,這應該是舊箭。

  李思太倒黴了。

  這樣的箭,周滿救了這麼多人,也就碰到過雙十之數,到現在,只活了四個,他們大多死於取出箭頭的第八天和第九天。

  有一個已經堅持到第十五天,傷口都快要好全了,但就因為一個天氣反復,稍微熱了一些,他的傷口立即從裏潰敗,一天的功夫就不行了。

  滿寶當然不會告訴李思這些,而是和他道:“李將軍,你放寬心,一會兒我挖箭頭的時候你盡量放輕松,這樣能少些痛楚,我挖的也順利些。”

  藥丸送來,滿寶讓他送水服下,然後開始紮針止痛,等他感覺不是那麼疼痛以後便開始動手術。

  皇帝一開始便覺得周滿態度有異,等她切開肉,露出裏面的箭頭時,皇帝便知道為什麼了,他眼前一暈,有些心痛起來,這箭頭都生銹了,這樣的箭頭久不打磨,竟然還能穿透李思的甲衣,射箭之人力氣必不小。

  他的大將啊!

  皇帝看了眼周滿沒說話,站在一旁等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