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2章 大戰

白二郎神清氣爽的和她走了,為了方便管理,他還跑去自己的房間裏收拾了包袱,帶上自己的兩個侍衛走了。

  哦,他們是明達給他的,就是為了保護白二郎的安全。

  他要住到醫帳去。

  他將包袱交給侍衛,和滿寶往城外走時幾乎要流下淚來,“你不知道軍備庫有多難管,我一點兒也不想管,但白善說這是最簡單的了,要是這個也不行,陛下肯定會生氣的。”

  雖然是來混功勞的,但也不能真的什麼事也不做就真混吧?

  滿寶也和他訴苦,“醫帳也不好管,這次東征和上次西征不一樣。”

  她道:“西征的時候,補給後勤都自有阿史那將軍的人來管,我們只管治病救人,有什麼藥用什麼藥,但在這裏,什麼都得我們自己管,好處是我們的藥多了許多,要用到的藥不至於沒有;壞處那就太多了,等你去就知道了。唉,心累~”

  滿寶道:“等到了醫帳,你可得幫我。”

  白二郎對這個不陌生,西征時他就和白善殷或劉煥一起幫忙管這個的,登記造冊和整理藥材這些他都熟。

  還能給人上藥包紮遞刀子呢,一般輕傷的處理都難不到他。

  白二郎轉了轉眼珠子,問道:“要不把劉煥也叫來?”

  滿寶搖頭拒絕了,“他是工部的人,來這兒是有正經差事的,我那兒廟也不大,且用不到這麼多人才。”

  劉煥是有上司的,人家都是聽命行事,不像白二郎是編外的,是因為皇帝想要他立功,所以單從翰林院裏拎出來的。

  屬於哪裏需要就往哪裏搬,所以滿寶要用他一點兒心理負擔也沒有。

  倆人騎著馬回到醫帳,滿寶直接帶他去藥房,順便把文天冬給叫了過來,“雖說你們也認識,不過還是重新介紹一下,這是白翰林,以後我們太醫署的後勤由他負責,文天冬,你輔助他。”

  文天冬恭敬的應下,心裏悄悄松了一口氣,還是老師厲害呀,他們的藥材被換,老師轉身就把駙馬給找來鎮守,看誰還敢亂伸手。

  白二郎將藥房和後面的庫房逛了一遍,驚訝不已,“這麼多藥材?還只是第一批?”

  滿寶點頭。

  白二郎咋舌,“我記得西征時,全軍全程的藥材也就這麼多吧?”

  滿寶道:“這一次我們太醫署提前準備,不僅戶部單獨撥了五百萬錢,還有皇後他們募捐出來的一千多萬錢,比西征時的藥費不知多了多少。”

  以前大軍開拔,藥費都是從戶部給大軍的糧草中省出來的,基本上都是止血和補血的傷藥,更多的就沒有了。

  也是因為這一次藥材準備的齊全,所以士兵存活率才這麼高。

  白二郎拿著單子對照過去,問道:“下一批藥材什麼時候到?”

  滿寶搖頭,“在路上呢,暫時沒有消息。”

  “下一場大戰不遠了,這些應該夠用吧?”

  “看傷亡的人數,希望陛下他們惜命些。”

  皇帝正帶著將領們實地勘察地形,他同樣想以最小的代價拿下遼東城。

  他站在高地上往遼東城的方向看,和趙國公道:“明日出兵圍遼東城,引蓋牟城的駐軍來援,此地可設伏……“

  趙國公也認為這地方很適合設伏,道:“還可將遼東城的兵馬引出。”

  “我們拿下了玄菟和橫山,時間又快,他們肯定會想要爭奪回去,若是我們敗一次……”

  阿史那立即道:“臣願為餌。”

  皇帝滿意的頷首,笑道:“好,你去吧。”

  既然要佯敗,那軍醫們就不好太上前了,至少不能大批上前,於是周滿只點了八個騎術還不錯的學生,四個男學生,四個女學生,九人背著藥箱和老軍醫一起隨軍。

  軍隊駐紮在距離遼東城四十裏外的地方,阿史那將軍他們去圍城時,他們就和剩余的兵馬留在後方,滿寶騎著馬帶著西餅和一小隊兵馬上了一片高低,踮起腳尖朝遼東城看去。

  阿史那將軍帶著人在城門下罵戰,遼東城的人受不了,打開城門,有將領領兵出來和阿史那將軍打成一團,打了有一個時辰,沖殺了兩遍,對方可能發現打不贏,而阿史那將軍也做不到把他們全殺了或者攻進城去,於是鳴金收兵。

  遼東城的駐軍後撤回城,阿史那將軍讓人只追著殺了一會兒,在城門上的箭射下來時便讓人立即後退,也撤了。

  當然,撤走的時候,能拽走的屍體和傷兵都拽走了。

  滿寶聽到聲音,轉身騎上馬,“走吧,回去。”

  他們跑回去,已經有士兵提前跑回來通知,大叫道:“將軍收兵了——”

  於是醫帳和廚房同時忙碌起來,滿寶下馬,吩咐道:“多準備兩口鍋,把熱水燒上,現在開始熬藥,藥包可都準備好了?”

  周立如跟在後面道:“都準備好了。”

  滿寶點頭,“讓文天冬去分傷患。”

  士兵們把屍體和傷兵都一股腦的擡回來,死了的放在一邊,還有氣的就擡到醫帳。

  阿史那將軍抹了一把臉,開始清點人數,同時讓人去盯著遼東城,看那邊有沒有人出來打掃戰場。

  依舊是刀傷和箭傷多,不過這一次箭傷的比例比較大。

  好在箭頭不都是有倒刺的。

  滿寶松了一口氣,讓大家準備手術。

  已經經歷過一次,這一次學生們都有條不紊,至少臉色不會煞白煞白的了。

  滿寶將箭頭取了出來,立即用藥包按住傷口,一手按著,另一只手則取了針止血,半晌後將藥包拿起來,開始給他縫合止血。

  西餅去處理輕傷去了,滿寶現在又是一個人了。

  文天冬分完了病人也過來幫忙,這會兒最熱鬧的就是醫帳了。

  一直忙到下午才將所有的傷患處理完,大家洗了洗手就拿著饅頭蹲在營地裏吃,一邊看他們處理屍體。

  陣亡的,要將他們的木牌收起來,回頭要和撫恤金一起送回各家的。

  屍體則是燒了,大部分是化成了灰滋養土地,還有些有同鄉的,他們會帶一捧回去給他們的家人,權當個念想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