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9章 聖駕

滿寶一開始接觸瘍醫就是莫老師,他理論知識極其豐富,後來又跟範太醫學習,特別是範太醫,他對於縫合一術上已達至臻,所以滿寶一開始學習就很有系統,又有擬人模特模擬操作,這才有了現在的本事。

  要是沒有這些,讓她自己琢磨,只怕也很難琢磨出這些來,所以她很是佩服老軍醫。

  牛刺史內心的貪念就不斷的冒出來,悄悄的去看周滿和她身邊的兩個學生,眼中冒著光道:“這麼多好大夫,要是能留下兩個來……”

  老軍醫直接和他道:“您別想了,這些可都是太醫署的學生,聽說一畢業就是要進太醫院或者各地醫署的,比我們軍醫可高貴多了。”

  誰沒事會來軍中當軍醫啊。

  不然牛刺史用得著去醫館裏威逼利誘,最後綁了個大夫來臨時充當軍醫嗎?

  一旁一直一言不發的新鮮軍醫:……

  傷兵的存活率比老軍醫和牛刺史預想的還要高,重傷的傷兵,存活率竟然就達到了八成,也就是說,五個人裏有四個活了下來。

  當然,這只是第二天。

  滿寶一邊帶著學生給他們把脈換藥,一邊和前來看情況的牛刺史道:“昨晚上有十三個人沒熬過來。”

  牛刺史卻點頭道:“已經很好了。”要是他軍中的兩個軍醫來處置,這些人根本都不會救,救了,多半也是當場就死了。

  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陸參軍,上前看他,“他怎麼樣,能活嗎?”

  陸參軍:……

  周滿上前看了一下他的情況,微微頷首道:“他恢復的不錯,昨晚是低燒,今天傷口也沒惡化,用藥效果很好。”

  他們用的金瘡藥不錯,裏面加了三七粉,有些人對這種藥不敏感,傷口依舊是紅的,滅殺不了外邪,它就會侵入人體。

  而有的人對這種藥接受良好,它不僅能很好的止血消殺外邪,還能夠使傷口快速恢復。

  所以他們才需要根據病人的情況不斷的換藥。

  很顯然,陸參軍運氣好,他屬於很對藥的那一撥人。

  陸參軍這會兒還覺得心口疼呢,趁著大夫在此,連忙問道:“我傷到心脈了嗎?”

  滿寶和他道:“你運氣好,還差一點點,所以沒有。”

  一旁的老軍醫立即道:“也是周大人醫術好,要是別人來拔箭,便是當時沒傷到,拔出來也傷到了,而且那箭有倒刺,殺傷力大,一般人保不住大人的。”

  陸參軍當然也知道,凡是被這箭射中胸腹的,基本上拔出來就血流不止,活不下去。

  不過他覺得他這傷比之隔壁的老湯可差遠了,見周滿去檢查別的傷患了,他就悄悄和牛刺史道:“大人,老湯肚子都被開了,那腸子都流出來了,血噗噗的冒,我看他一點兒動靜也沒有,是不是……”

  牛刺史看了一眼邊上的老湯,這是個老油子了,是個百戶,沒想到他也會被開了肚子。

  牛刺史對他印象深刻,雖然做事油膩,但打仗還行,於是牛刺史去找周滿問情況。

  “他呀,”滿寶嘆息道:“他情況不太好,內腑受傷,要是能熬過前五天才算活下來。”

  她看了牛刺史一眼,道:“所以我才說,現在還不能算成功率,人是不是真的能活下來,那得等到他們能出醫帳的那一天。”

  牛刺史急著要軍功,現在對面高句麗死在戰場上的人已經統計出來,城池也叫他們占了,就等著他這邊的傷亡人數了,要是這個數據低,那他就在皇帝跟前露臉了。

  所以他急啊。

  皇帝沒兩天就來了,於是他對周滿討好的笑了笑,“周大人能不能現在給我一個準數?”

  “不能,”滿寶道:“最少半個月後才可以。”

  她可是知道的,死在戰場上和死在戰場下的士兵撫恤金是不一樣的。

  凡是因戰受傷後救治不回來的士兵全都要算作戰亡,她這裏要是報上去了,那後面死的人都只能算是傷兵,朝廷給的撫恤金是不一樣的。

  滿寶瞥了他一眼,當初在西域西征時,有些自覺活不下去的傷兵都求她將傷報上去嚴重一點兒,這樣過段時間病死了也算的戰亡。

  所以她可是知道這一點兒的。

  牛刺史:……

  一個校尉飛奔而來,“大人,大總管讓您去接駕,說是聖駕到了。”

  滿寶眼睛大亮,哎呀,白善他們到了呀。

  牛刺史沒想到皇帝來得這麼快,連忙小跑著出去。

  皇帝將剩余的六千禁軍給帶來了,聖駕直接入城。

  直接在橫山縣的縣衙住下,然後皇帝就開始巡視橫山縣城,安撫百姓,再出城慰問眾將士。

  然後就到了醫帳處看望傷兵。

  滿寶前去接待。

  皇帝看到這麼多傷兵,憂傷的嘆了一口氣,但在走了一圈,詢問過各人身上的傷以後,皇帝的憂慮之色淺了許多,這麼嚴重的傷患都救活了,情況似乎比他預想的要好。

  並不是所有的傷兵都留在醫帳的,基本上大部分傷兵都是輕傷,就是被刀劃了一口子,或是骨折了之類的在這裏都算輕傷。

  包紮傷口,正骨之後給一些藥就讓人回自己的營帳了。

  留下來的,基本上就是軍醫們判斷的重傷,在周滿這裏算中等的傷勢,他們需要時刻監視生命體征。

  皇帝走了一圈,甚是滿意,覺得這次帶太醫署的人來此算是帶對了,他和周滿笑道:“周卿這幾日辛苦了。”

  滿寶躬身回道:“此時臣的分內之事。”

  她頓了頓後道:“陛下,第一批送到營州的傷藥我們用去了不少,第二批不知現到了何處,竟遲遲不見蹤影,若是近日要進攻,恐怕我們的藥會消耗過大。”

  大軍是不可能因為藥材不到就不進攻的,畢竟近七萬兵馬在這裏呢,一天都不知道要消耗去多少糧草,皇帝本來想的就是速戰速決,於是他直接回頭吩咐趙國公,“讓人沿著驛站去催一催,運送藥材的兵部後勤優先過來,不得卡關,這可是關系到朕七萬將士的生死。”

  趙國公立即應是。

  皇帝冷哼道:“若有地方官員行不法之事,可先斬後奏。”

  為了東征,他可是把國庫都掏了一半,明年開春還不知道上哪兒要錢去呢,所以這時候誰阻礙他東征,誰就是他的仇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