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8章 心動

牛刺史看了一圈這忙碌的醫帳,這才轉身大步朝自己的馬去,他得去主帳匯報軍情了。

  他才跑了一半,就遇上了帶著人過來的趙國公等人。

  整個主帳往前挪動了。

  牛刺史立即跑上前,“趙尚書,主帳要進橫山縣嗎?”

  趙國公搖頭,“在城外駐紮,派人進去清掃,小心高句麗那邊反撲。”

  他道:“陛下沒兩日就到了,必須得保證打下來的城池是安全的。”

  牛刺史激動的應了一聲是。

  趙國公便繼續往橫山縣去,到了城外,也是最先看到醫帳,此時,城中只留下駐守的將士,其他人都退了出來,駐紮在醫帳附近,慢慢便將醫帳圍在了中間。

  趙國公領著將領們去看傷兵,也被太醫署這幫學生給鎮住了。

  倒是阿史那將軍比較見世面,可也不得不感慨一句,“巾幗不讓須眉啊。”

  然後看了一下這些規模,更是心儀,“西征時,若軍中也有這麼多大夫就好了。”

  當時他們隊伍中雖有周滿,但搶救下來的人遠不及現在。

  而這次的處理速度也比西征時要快得多。

  夕陽落下時,所有的傷患都處理過了,不會像西征時,需要忙碌到第二天可能才處理好,有些傷患就因為沒來得及處理就失血過多死了。

  不過雖然處理過了,但重傷的傷兵死亡率依舊不低。

  滿寶便主要看著他們,又搭建了幾個醫帳,把人都給集中收治了。

  其他的傷兵也在附近搭建帳篷住下,周滿讓文天冬安排好巡夜的學生後就讓他們用飯去了。

  趙國公親自來請周滿去慶功宴。

  滿寶想了想便帶著文天冬和周立如去了。

  文天冬也是滿寶的學生,他學的體療科,滿寶教過他三年的課程,這次點兵時,鄭太醫那邊特意給她留了八個她比較熟悉的男學生,這其中文天冬對同學們最熟,手段也不弱,所以滿寶就讓文天冬管理所有的學生了。

  滿寶和文天冬道:“我忙起來會忘記一些事情,你記一下,我們的藥材之前是分批運送出京城的,還有好幾批只是下了訂單還沒到手,太醫署那邊收到以後會檢查炮制過後送出。”

  “但運送是兵部負責,所以我們需要和兵部以及各地驛站打好交道,尤其是軍中的後勤,我們接觸不到各地驛站,因此需要催促軍中後勤,我帶你去見他們,以後這事你多留意。”

  滿寶道:“藥材來了以後,你和立如、半夏幾個要仔細清點,我們太醫署學生炮制藥材的手法你們都是熟悉的,合作的藥商也都是固定那些個,所以你們檢查時留心,有問題告訴我。”

  她道:“必須要保證藥材的質量。藥材差之毫厘,藥性謬以千裏,不得輕忽。”

  文天冬和周立如躬身應是。

  見文天冬臉上忐忑不安,滿寶心中嘆息,可惜鄭辜不在,他做這事熟練,畢竟當了濟世堂好幾年的小掌櫃。

  或者白善殷或和白二郎也可以,他們也熟。

  滿寶就想白善和白二郎了,於是見了趙國公就問:“聖駕何時到這裏?”

  趙國公道:“快了,快了。”

  不肯告訴她具體的時間,這也是機密呢。

  牛刺史則是悄悄找了軍醫說話。

  其實營州駐軍裏就一個軍醫,另外一個是因為要打仗,他派人從城中的醫館裏搶來的。

  每次打仗軍中都因為軍醫少而死不少不該死的士兵。

  牛刺史問他們和各營的參將,“傷亡如何?”

  “現在陣亡二百八十六人,傷五百九十五人,其中重傷一百二十八人,”參將看了一眼兩個軍醫,和牛刺史道:“這是我們自己統計的數據,但醫帳那邊統計的重傷是六十八人,其他六十人被歸為中等傷患,不算在重傷內。”

  牛刺史看向軍醫,尤其是他家的老軍醫。

  老軍醫道:“大人,新來的這位周大人很是厲害啊,像許多的傷患,以前我們都不會收治,但這次他們都收了,而且都做了處置。”

  牛刺史:“情況如何?”

  老軍醫搖頭道:“這是重傷,便是當時活了,後面也很難肯定,最少要等上五天才能肯定,說不定哪一場高熱人就沒了。”

  牛刺史目光炯炯的盯著他問:“那你覺得如何?”

  老軍醫沈默了一下後道:“他們定為重傷的六十八人,在此之前,我們醫帳一個都不會救,定為中傷的那六十人,我們會救,但存活率也就三四成,但我現在看,他們定為重傷的傷兵中,應該有五成的成功率。”

  最主要的是他們人手多了,許多傷患都能及時得到處理,更不要說這一次更加全面有效的治療了。

  老軍醫抹了一把臉道:“大人,以前我們處理傷患就是敷藥止血,再給喝點兒止血補血的藥,能不能活,靠熬。最厲害的醫術就是挖箭頭和縫合了。”

  他道:“但是現在,來的這些太醫署學生,隨便挑選一人都會縫合,會刮肉鋸腿砍胳膊,會用針灸止血,用的止血藥包是老夫從未見過的藥方,用的金瘡藥據說加了三七,傳說一兩黃金一兩三七的三七藥粉。”

  牛刺史心顫顫,這麼耗錢?

  “更不要說當歸人參這樣補氣補血的藥材,他們準備了一大箱一大箱的,還有可以給失血的人輸血的東西,我剛看了一下他們的恢復,我覺得能活下來的人起碼是我們以前打仗的一倍。”

  牛刺史咽了咽口水,和他道:“和人家多學一些本事,你不是收了兩個徒弟嗎?都跟你學了這麼多年了,還不會縫肉,我看那些小娘子縫的肉特別好看,血止的特別快。”

  “我這是自己琢磨出來的,人家卻是有名師教導,周大人說縫合也要對紋理,連內臟和血管都能縫合,很有講究的……”老軍醫挺了挺胸膛道:“周大人聽說我是自己琢磨出來的縫合術,還誇我厲害了呢,能夠無人指點之下琢磨出來,天下的大夫也沒有幾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