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7章 震撼

路過醫帳的時候,發現他們直接占了老大一塊地,而前面的傷兵還在不斷的往下送。

  牛刺史不由勒住馬,偏頭看了一眼,就見一架擔架上擡下來一個一身是血的傷兵,他臉色發白,整個人無意識的躺著。

  牛刺史微微驚訝,這樣的傷兵,他們一般都放棄了,就是擡,也是先擡到一邊,先搶救看著還能活的人。

  他舉目望去,發現受傷的士兵有被人擡著的,也有相互扶持著挪過來的。

  而醫帳那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熱鬧,來來往往的人也多。

  想了想,他打馬過去,不急著回主帳。

  文天冬帶著幾個士兵站在路口,還能自己走,或者被人扶著就能走來的,他看一眼傷口就給他們指了位置,“去那邊……”

  被擡著的,他也快速的看一下傷口,還有意識,出血不是特別兇猛的到另一邊,而那些已經失去意識的,或者那血一湧一湧,傷的位置比較危險的就送到醫帳那邊。

  牛刺史拿著馬鞭下馬,正要與他說話,文天冬眼裏根本看不到健全人,身上不帶傷的,只掃過,根本不過心,所以他一上來文天冬就把他推到一邊,上去看了一眼擔架上的人,摸了一下脖子,發現還有氣,他掃了一眼渾身是血的人,目光就定在了他的胳膊上,問道:“除了胳膊還有哪裏受傷?”

  躺著的人已經沒有意識,擡著的人就道:“不知道,好像就胳膊上傷了。”

  文天冬就點頭,扭頭沖裏面喊了一聲,“蘇木,陳半夏,這有個重傷患。”

  蘇木正在給人縫傷口,一時抽不出手來,陳半夏跑了出來,看了一眼後道:“需要輸血。”

  她一人幹不來,於是轉身就跑,一邊叫周立如,一邊去取輸血的裝置。

  文天冬道:“醫帳沒有位置了,把人放在那張桌子上。”

  牛刺史想要說話,但根本沒法張口,文天冬又接待了四個一起互相搭著過來的傷兵,看了一下傷口,發現都是小傷,於是指著那邊道:“去那邊……”

  牛刺史轉身就走,往裏走了一些,正好看見兩個士兵將那傷兵擡到一張桌子上,然後他就看到那個總跟在周大人身邊的小姑娘拿出剪刀來,三兩下就把人的衣裳全給剪了,然後拿出針來往人身上紮,最後拿出鋸子來,另一個小姑娘上前幫忙,倆人就拉著鋸子把人的胳膊給鋸出來了。

  牛刺史瞪大了眼睛。

  兩個小娘子將鋸出來的手丟到一個簍子裏,然後拿著藥包止血,另一邊,有個小娘子撐起了一條桿子,針紮在了他的手臂上,他知道那個東西,他之前聽趙國公提起過,說這東西很寶貝,整個太醫署也做不出來幾副,在戰場有,有了這東西,相當於多了半條命。

  三個小娘子分工,一個捂著藥包止血,一個紮針止血,一個輸血,然後縫合……

  血慢慢的止住了。

  但她們做了這麼多,等縫合之後,一個小娘子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脈後臉色微變,道:“不行,他沒脈象了。”

  於是她們就開始按壓他的胸部,三人分開來,一人做一會兒,來回循環。

  牛刺史蹙眉,上前去,見他嘴唇泛白,不由摸了一下他的脖子,抿嘴道:“他已經死了。”

  周立如沒管他,而是繼續按壓。

  三人就這麼輪換著,大約過了一刻鐘,人竟然又重新有了脈象。

  牛刺史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周立如呼出一口氣,扭頭和陳半夏道:“快把老師叫來,他光吃現成的藥方肯定不行。”

  這人需要補血補氣,尤其是補氣,只要他能撐住這一口氣就能活。

  陳半夏跑去找人。

  滿寶身上的襜衣都是血,看著比戰場上下來的士兵還要慘,甚至脖子也一緊處也都沾了血。

  她出來看見站在一旁的牛刺史,沖他點了點頭後便去看傷兵,檢查了一下傷口,又摸了一下脈,得知他剛才斷過氣,便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去取焙當歸六錢、人參五錢、幹姜三錢、川芎三錢……”

  滿寶念了藥方,陳半夏照著念了一遍,確認無誤後就要下去熬藥,滿寶叫住她道:“取兩片參片來給他含著。”

  陳半夏應下,轉身而去。

  滿寶這才看向牛刺史,“牛刺史來看傷兵?”

  牛刺史沈靜的點了點頭。

  滿寶就轉身道:“那走吧,我帶您去看。”

  然後領著他去了另一邊,那一邊大多是中度傷患,她並不是領著牛刺史到處走,而是到了地方後道:“您隨便看看。”

  然後就去處理正在排隊救命的傷患。

  即便滿寶手底下有二十八個學生,加上原本的兩個軍醫,以及之前在醫帳中幫忙的老弱病殘後勤兵,但依舊不夠用。

  一場大戰下來,死的人未必很多,但受傷的人一定很多。

  西餅拎著一個藥箱跟在周滿身後,而牛刺史也不走,就站在邊上看,只見他們不斷的用剪刀剪衣服,或者敷藥止血,或者就縫合止血,再給灌一一碗藥,有的還需要把腿,把胳膊給鋸了。

  而有的則是需要將翻出來的肉給割了,把傷口裏的臟東西用鑷子或者刀一點一點的清理出來。

  大多數都是娘子,看著嬌滴滴的,但拿著刀子刮肉的時候,她們臉上都是血也沒變化多少。

  陳半夏等人想,這一天下來盡是這樣的病人了,要變化也早變過了,不過遇到傷重的病人,她們還是會慌。

  牛刺史站在邊上看了看,最後轉身去另一邊看。

  另一邊是傷勢比較輕的士兵,他們伸出胳膊來,還能一邊包紮一邊調笑,就調笑那些小娘子,“小娘子,你把我的身子看了,可得對我負責啊。”

  女學生紅透了臉,然後上藥時就狠狠地一壓傷口,讓對方殺豬一樣的叫起來,這才將傷口包紮了。

  士兵氣急,擡手就要揍她,牛刺史上前一腳把人踢倒,怒喝道:“救你還救出錯來了?還不快給醫者道歉。”

  他扭頭對小娘子露出笑臉,有點點討好道:“小娘子別介意,這些大老粗就是嘴巴壞,卻沒什麼壞心思的。”

  女學生眼睛微紅,哼了一聲道:“我才不懼呢,誰怕誰呢,有本事你下次別受傷,不然還是得落在我們手裏,哼!”

  她提起藥箱便去看下一個。

  牛刺史看她走了便伸手去拍那老兵的腦袋,“沒事兒就往那邊還有醫帳去走一走,看看你那些被鋸了胳膊腿的同袍,蠢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