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6章 傷兵

軍醫道:“這種箭有倒刺,一旦拔出會勾壞血肉,大出血之下救不回來,而且不知是否傷到了心臟。”

  要是平時,這種傷勢,哪怕他是參將,軍醫也不會馬上動手救治的。

  他們會選擇先救能救的人,等救完了他們他要是還沒死,那才開始動手。

  畢竟救這一個人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可能一天就救了這一個,而外面因為沒能止血而死的士兵卻能夠成十上百。

  軍營就是這麼現實,他們得利益最大化。

  滿寶檢查了一下,覺得可以救,於是讓西餅將自己的藥箱拿來,她往路參將嘴裏塞了一塊布讓他咬住,“此時來不及等麻沸散了,你忍一忍。”

  然後拆了他的甲衣丟在一旁,用剪刀快速的將他的上衣都給剪了,西餅拿出針袋給她。

  滿寶取了針後先給他紮止痛和止血針,觸摸到他開始放松以後,這才取了一把小刀,小心的順著他皮肉的紋理切開……

  陸參軍輕輕地哼了兩聲,並不是十分的疼,但他有感覺,他胸前的血肉正被人割開。

  滿寶順著箭的入勢切入,按照十字分開裏面的血肉,小心的分開裏面的血肉後,這才握住箭頭,看了額頭冒汗的陸參軍一眼,道:“你不要太緊張,太緊張的話,血會流得更快的。”

  陸參軍輕輕地嗯了一聲,還沒來得及做好準備,周滿便將箭拔了出來,一道血飆出,灑了周滿一臉,周滿卻是動都不動,隨手將箭扔到一旁,一旁的軍醫在她拔出箭頭的那一刻就拿著藥包捂了上去。

  周滿給他讓了一個位置,道:“繼續捂,一定要止住血。”

  她一邊讓陸參軍放輕松,一邊抽了銀針往他身上紮,這是止痛止血針。

  許久,陸參軍臉色蒼白,身體才慢慢放松下來。

  軍醫見藥包已經紅透,就慢慢的挪開了藥包,洶湧而出的血已經止住大半,但依舊在緩慢的出血。

  滿寶取過針線,直接飛針走線的開始縫合。

  見她速度這麼快,軍醫不由張大了嘴巴。

  滿寶低垂著眉頭,見出血量更少了,便滿意的點了點頭,讓軍醫取了一份止血傷藥來上藥。

  滿寶直接拿了一個牌子給一個在醫帳幫忙的士兵,道:“取第二張藥方的藥劑給他喝。”

  “是。”

  士兵領了牌子下去,不一會兒端了藥上來,餵還有些意識的陸參軍吃藥。

  而周滿已經去給隔壁床的人縫肚子了,跟著進來的女學生陳半夏眼睛有些紅,有些羞愧的和周滿道:“老師,這刀是插進去的,太深了,我,我,裏面的臟器似乎也受傷了,我不敢……”

  對方的衣服已經被陳半夏都剪了,估計是檢查後發現情況出於她的能力,所以才讓人擡著來找她的。

  滿寶一邊給他紮針止血,一邊道:“哭什麼,他還沒死呢。”

  她道:“以後再遇到這種傷患先止血,用針灸,我不是教過你們,各個部位出血的止血穴位嗎?”

  滿寶將針紮下去,發現還在出血,看了對方的臉色一眼,扒拉開他的眼睛看了看後道:“他不行,去取輸血裝置來,立即查驗一下他是什麼血型,去找血源。”

  陳半夏立即轉身跑出去。

  滿寶對西餅道:“去打水來。”

  她凈手後看了一下他的傷口,便用刀將口子打開了一些,然後伸進右手,開始憑借感覺在他的肚子中摸索,不一會兒就掐中了出血點,一直潺潺不止的血才緩慢了下來。

  滿寶松了一口氣,站著沒動,等陳半夏拿了東西來以後就指點她怎樣驗血和尋找血源。

  這種事他們在太醫署時就不止一次的學習過,只是第一次面對需要輸血的傷患,她不由慌了神,一時大腦空白,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這會兒周滿一個指令她一個動作,慢慢平靜了下來。

  等她平靜了,滿寶就道:“去把周立如找來,你讓人準備蠟燭,我需要縫合他的臟腑。”

  周立如比陳半夏更有經驗,也更冷靜。

  周滿讓她做助手,陳半夏則舉著蠟燭蹲在一旁,得以看了全程。

  陸參軍被疼得不輕,還沒昏睡過去,微微偏頭就看到三個女子再他同袍的肚子裏鼓弄,然後將流出來的一截腸子給洗幹凈後塞回肚子裏,然後一層一層的縫合起來。

  他楞楞的看著,不由眼皮微擡,去看他的臉,嘿,是老湯啊。

  陸參軍有片刻的傷心,傷成這樣應該活不成了吧?

  周滿縫好,將上藥包紮的事情交給陳半夏,然後讓她盯住輸血和他的情況,轉身就帶著周立如出去。

  外面一片喧嘩,有一批傷員被擡了下來,她看了一眼,“砸傷?”

  “對,那群狗娘養的從城門上往下砸石頭,這是還有氣的。”

  周滿讓人將他們擡到另一個醫帳中統一處理,掃了一眼,點了幾個女學生跟著進去處理。

  被砸傷的,有手臂,腿,後背和前胸。

  砸中腦袋的,基本上當場就沒命了。

  砸中前胸的,便是送到這裏來,周滿檢查過後也放棄了,只能給他們紮幾針,讓他們走的不是很痛苦,然後去救別的傷患。

  滿寶才又處理了幾個病人,前面便一陣鼓噪和歡呼聲,一個士兵跑過醫帳這邊,大聲喊道:“大捷,大捷,我們攻下橫山了,攻下橫山了……”

  醫帳外也響起傷兵們的歡呼聲。

  滿寶抿嘴而笑,也覺得輕松了許多,然後扭頭對周立如道:“傳令下去,讓後勤那邊再熬十副大份的一號藥方和二號藥方。”

  又道:“讓他們註意些,上面應該會送來大批傷兵,準備接受,讓文天冬帶著人去分病患,輕度,中度和重度分開治療,凡是受重傷的送到醫帳裏來,你們要註意中度的患者。”

  “是。”

  周立如轉身而去。

  大軍大捷,牛刺史讓人接管了橫山縣城,然後讓人打掃戰場,一部分找出傷兵往後送,清點傷亡人數等,一部分則是把敵軍沒死的翻找出來,他們可是俘虜。

  該補刀的補刀,該丟到俘虜營裏的丟到俘虜營。

  牛刺史這才帶著一部分兵馬跑回來見主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