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3章 請罪

崔小娘子思考許久,最後和周滿行了一禮後道:“多謝周大人指點。”

  白善見她走了便上來,也不問她找滿寶什麼事,直接牽了滿寶的手道:“走,我們賞月去。”

  滿寶連連點頭。

  在皇宮裏過中秋也是吃飯喝酒和賞月。

  只不過皇宮裏的人更多而已,賞過月亮,倆人手牽著手回大殿,進門前才松開了手。

  皇帝還在和大家一起欣賞歌舞,吃吃喝喝。

  有宮女送上來宮中做的月餅,一桌一個,老大的一個,好在切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

  滿寶拿了一塊吃,覺得宮中的用料就是不錯,雖然別的菜都涼了不好吃,但月餅還是很不錯的。

  白善也覺得不錯。

  宮宴中的菜大多是涼的,雖然一些炙烤的菜色和湯水也不錯,但大多比不上家中熱乎的時候。

  所以倆人沒怎麼吃飽。

  可是,他們的飯菜還是吃了大半。

  沒辦法,倆人都在長身體,實在是能吃。

  這一點兒就讓不少人羨慕,比如坐在邊上的劉尚書和唐大人。

  唐大人沒忍住,扭頭和白善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到一則傳言。”

  白善:“什麼傳言?”

  “拜周滿,捐軍資,得功德,”唐大人扯了扯嘴角道:“宮中有人說,得了功德之後就可以心想事成了。”

  白善:……

  他扭頭看向周滿。

  滿寶也聽到了,連忙道:“當時太子妃和兩位公主也在的,她們可以給我作證,這都是話趕話說出來的,而且這總結的……”

  也有點兒偏離實際了呀。

  唐大人提醒道:“宮中都傳遍了,一會兒宮宴散了你還是去給陛下請罪吧。”

  滿寶耷拉著腦袋道:“知道了。”

  怎麼又是她請罪呀?

  宮宴一直持續到深夜,大家都欣賞夠歌舞了,也都吃飽喝足,聯絡了感情,就有內官提醒差不多醉酒的皇帝,時辰不早了。

  於是皇帝就領著大家出去擡頭看了一下月亮,又說了半個時辰的話,這才各自散去。

  滿寶一直等著呢,等大家都散了就和白善去追皇帝,打算在事情發酵前先認個錯。

  皇帝已經半醉,禦輦才走到一半就被攔住,便掀起垂下的簾子往外看了一眼,路上雖然點了不少花燈,但還是有些看不清人影。

  古忠連忙道:“陛下,是周大人和白大人,說是來請罪的。”

  皇帝一聽,不由打了一個酒嗝,問道:“請什麼罪?”

  對於今晚宮中的傳言,古忠這個皇帝的耳目自然也是聽說了的,於是笑道:“怕是言語不慎惹了禍,特特來請罪的。”

  皇帝一聽便知道不是什麼大事,要是大事,宮宴上就鬧出來了,既然沒鬧出來,那就沒必要很追究,不過兩個孩子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小了,竟然特特的來請罪?

  不過他這會兒有些頭暈,不想跟他們啰嗦,於是揮手道:“既然只是言語不慎,那就算了,他們知錯就行,讓他們出宮回去休息吧。”

  古忠笑著應下,去傳旨。

  滿寶沒想到愛面子的皇帝這麼輕易就原諒了她,一再確認,“陛下真的說不怪我們了?”

  古忠沒有應和,只是重復了一遍皇帝的話。

  滿寶總覺得這話不是很肯定,不過此時夜太深,皇帝又醉酒,的確不是糾纏的時候,不然把人惹生氣反而得不償失。

  白善也是這麼想的,於是拉了滿寶的袖子一下,倆人一起行禮後讓到一旁,恭送皇帝離開。

  等皇帝的坐輦經過,倆人還高聲道:“謝陛下寬恕。”

  皇帝不在意的揮了揮手。

  於是滿寶和白善屁顛屁顛的跑了。

  第二天照理依舊是休沐日,中秋放假三天嘛,但這一次情況特殊,一大早太醫院便有人來通知周滿,讓她回去加班,得去和兵部戶部開會商量一下藥材和各種醫用物資的事情。

  白善倒是沒人通知,但他依舊乖順的回去自己加班了。

  進宮的時候,其他五個中書舍人已經在了,顯然,大家都很勤奮啊。

  於是,本來還在中秋節熱鬧期內的京城爆炸出了一個大消息,皇帝要禦駕親征高句麗了!

  公文直接貼在了京兆府前的公示墻上,還有各個城門外,進出京城的人一擡頭就能看見。

  在公示出來前,鴻臚寺派兵直接將住在驛站裏的高句麗使團全部扣押,一個人都沒放走。

  嗯,除了昨天他們才送信離開的兩個人。

  而此時,兩個人快馬加鞭的回來,將一封信呈上給殷禮。

  殷禮小心的將信拆開,一目十行的掃過,微微挑了挑眉,想了想後沒有替換信件,而是重新封了回去,將火漆封好交給他,“重新送回去,不要讓他們發覺了。”

  “是,他們人現在被絆住,速度慢了很多,屬下一日功夫就能追上。大人,信件不更換嗎?”

  殷禮搖頭,“本來就是不換的好,既然他信中已經流露出大晉想要和談的信息,那就沒必要再更換,送回去吧,後面的路程不用再攔,讓他們快馬加鞭回去到高句麗。”

  此時,趙國公也剛通過兵部給營州刺史去了一道公文,“讓營州刺史收兵,就說朝廷這邊要和高句麗和談,讓他暫時別打。”

  但同時,各部都在做禦駕親征的準備。

  高友一行人直接被看管起來,他們是傻子都察覺出來有異了,於是一直鼓噪著要鬧事,結果鴻臚寺根本不慫他們,直接把他們和高句麗的護衛分開,鬧就要關到天牢裏去。

  高友氣憤的大喊:“兩國交戰尚且不斬來使,你們憑什麼抓我?”

  “高王子放心,我們不會斬殺使臣的,這點兒禮節我們還是知道的,但以免你們勾結高句麗做出有損大晉之事,你們暫時需要住在這裏,放心,我們會把你們送回高句麗的。”

  遣送回去也是送的,高友一行人會跟隨親征的大軍一起去。

  高友幾欲吐血。

  皇帝也幾欲吐血,今天雖然是休沐日,但他依舊召見了不少大臣開小朝會,結果重要的事情談完,眾臣紛紛和皇帝表示他們會為東征的軍資做些小貢獻,知道國庫現在不富裕,皇帝手中也不寬裕,我們都能夠理解。

  但您也不能以鬼神之說來坑臣等家眷的錢不是?

  這是很不好的行為,子尚且曰過,不語怪力亂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