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2章 我也想當官

使臣微楞,皇帝則是微微坐直,目光從司農寺少卿的臉上滑過,不動聲色的笑道:“周卿還是如此突發奇想,這又有何難呢?是吧,使臣?”

  使臣連忙回神,連忙應是,表示他們回國後一定叫人送來吐蕃的良種。

  不過,他們忍不住看了一眼周滿,很有些不以為然,他們那裏要是有高產的良種,他們還用得著和大晉的皇帝求嗎?

  耐寒和耐旱有什麼用,它產量不高啊。

  種糧食看的不就是產量嗎?

  不過這官員一看就是女子,又姓周,那就是那位有名的女醫了,使臣還有別的目的,不想得罪她。

  這事暫時略過,大多數官眷對這種糧食啊良種啊也不太感興趣,皇帝便笑著和皇後道:“開宴吧。”

  各國使臣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正式開宴。

  宮女端著盤子魚貫而入,樂聲響起,有舞姬翩翩入場,站在大殿正中央獻舞。

  滿寶的位置中上,正好是觀舞的最佳位置,一擡頭就看到了被簇擁在正中間的鳳華,她正沖著上首的皇帝柔媚一笑,偏頭回來時正好是周滿這個方向,對上她的目光,她便沖她眨了一下眼睛,媚態百生,滿寶呆住了。

  見她這呆呆的模樣,鳳華忍不住燦然一笑,手中的水袖沖著周滿的方向就是一甩,身姿輕靈的翻轉,如翩翩蝴蝶在空中翻轉,輕輕地落地後一轉身又面向皇帝了。

  白善沒忍住,伸手在她眼前招了招,滿寶就悟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臟,小聲道:“你有沒有砰砰直跳的感覺?”

  “……沒有,”白善道:“我要是有,你該揍我了。”

  滿寶壓低了聲音道:“胡說,我是會打人的人嗎?”

  白善默默地沒說話,和她一起看向殿中的舞蹈。

  鳳華舞畢,和舞姬們一起躬身退了下去,換另一隊上來。

  宮宴嘛,就是不談國事的吃吃喝喝。

  先跟皇帝吃喝,再互相敬酒吃喝。

  家眷們會陪坐一會兒,然後就會找各種借口各自湊在一起,或許是一起欣賞歌舞,或許是出去外面自己玩兒。

  現在天色暗了,但外面點起不少花燈,甚是好看,便是悠遠就夠他們玩很久了。

  尤其是年輕的郎君和小娘子們,並不耐久坐,因此看大人們吃吃喝喝到高潮後就悄悄退了出去自己玩去了。

  周滿自認年紀不大,於是拉著白善一起溜出去了。

  周立如驚呆了,沒想到小姑和姑父比她還更早溜走,她遲疑了一下,劉煥已經起身將她拉走了。

  唐大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走了,說真的,他也想走,但看了眼和趙國公等人相談甚歡的皇帝,唐大人決定再多坐會兒。

  好多小娘子和周滿一樣溜了出來,順著掛滿花燈的那條路往下,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說話。

  滿寶和白善手牽著手往下走,倆人見前面有很多人,便直接一轉,進了一條昏暗的小路。

  “周大人且等一等。”

  滿寶不由回頭,一個小娘子快步從那邊追了過來,到了跟前後沖著周滿蹲下行了一禮,她擡起頭來直直地看著周滿,眼中似乎有光,“周大人,小女子姓崔。”

  滿寶微訝,仔細的看了看她,實在是不認識,便笑著回禮道:“崔小娘子,不知小娘子找我有何事?”

  崔小娘子就看了白善一眼。

  白善不悅的抿了抿嘴,但周滿搖了搖他的手,他就不得不松開她的手轉身離開。

  只是有些不高興,難得溜出來,竟然還有人打攪他們。

  周滿以為她是想看病,但這裏燈光昏暗,而且來往的人也不少,只怕不太方便,於是道:“崔小娘子找我什麼事?”要是不急,我們可以改天再說。

  崔小娘子亮晶晶的看著周滿道:“周大人現在還在崇文館編撰書籍嗎?”

  滿寶楞了一下後點頭,“是呀。”

  崔小娘子便問:“今年周大人編撰了多少書?”

  滿寶道:“沒有多少,兩冊醫書而已。”

  崔小娘子就松了一口氣,深深的行了一禮後道:“周大人,我亦想如大人一般入崇文館為官。”

  滿寶驚訝的瞪大眼睛,然後驚喜起來,壓低了聲音問道:“小娘子有門路?”

  那樣好呀,以後朝中就不止她一個女官了。

  崔小娘子紅了臉後道:“沒,沒有,我想請周大人為我在太子面前美言幾句。”

  滿寶一楞,問道:“這個怎麼美言呢?”

  她苦惱起來,她能進崇文館做編撰是因為恰逢太子妃懷孕,她需要有個借口住在東宮裏每天看著太子妃。

  後來是因為她一直編撰醫書,沒有失職,這才一直在這個位置上,還因為立了些功勞才不斷往上升,可其他女子……

  滿寶小聲的問她,“你有什麼特別拿得出手的本事嗎?”

  最好是崇文館裏其他侍講和編撰沒有的,這才能進去。

  崔小娘子道:“沒有。”

  滿寶:……

  她倒也直接,道:“我會的,崇文館裏的侍講和編撰應該都會。但我自認我讀的書不比他們少,能力亦不在他們之下。”

  她問道:“為何我們女子一定要會他們不會的東西才能被重用?”

  滿寶沈默了一下後道:“因為女子在這世間本就比男子艱難,陛下和其他朝臣會想,若是你會的都是他們會的,那他們何不用更順手,更方便的男子,為何要用更有爭議的女子呢?”

  崔小娘子楞了一下後道:“周大人會的醫術太醫院裏的諸太醫都不會嗎?”

  滿寶道:“我有比他們更擅長的東西,至少針灸、瘍醫和女子病癥上,他們不及我,嗯,還有不育之癥,如今我是太醫院第一人。”

  崔小娘子:……

  滿寶繼續列舉自己的優勢,“我還會編撰醫書。”

  像她這麼高產的編撰僅她一個,倒不是蕭院正和劉太醫他們寫不出來,而是能夠規劃之後就毫無保留寫出來的只她一個,其他人總要遲疑一下,順便想法隱掉他們的秘方之類的,這樣寫出來的醫書就比不上她,速度也及不上。

  要不然皇帝為什麼那麼喜歡給她在崇文館編撰上加銜?

  還不是為了她肚子裏那點兒墨水。

  滿寶看著年紀顯然比她還要小,激情滿滿,卻又有些茫然的小姑娘道:“你要入朝為官,就得有人拒絕不了的本事,不需要一蹴而就,但一定要有。”

  在朝中多年,周滿知道自己的優勢和劣勢在哪兒,她也知道,以後她也就是在太醫院、太醫署和崇文館三個地方打轉,是沒可能去他處的。

  就是劉三娘和周立如,她給她們兩個規劃的也是在這三個部門打轉,在將來,從太醫署裏畢業的女子越來越多,太醫署下的地方醫署、太醫院和崇文館都會有女官的身影。

  她們是因為有一技之長,那崔家的小姑娘呢,她又想去何處,又能去何處呢?

  滿寶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問她的,“這條路不容易,你有仔細的想過你要去何處,又能去何處,要做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嗎?”

  崔小娘子沈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