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1章 良種

她是那樣的人嗎?

  滿寶一字一頓的道:“我們明明是相談甚歡!”

  正說話,皇帝和皇後到了,殿內所有人都起身站好,等帝後出來後行禮問好。

  皇帝笑著擺手道:“眾卿平身吧。值此佳節,朕與眾卿同樂,也與眾民同樂。”

  中秋宮宴也不是年年都辦的,之前是太後的孝期,皇帝連除夕宮宴都沒辦,自然也不會去辦中秋宮宴。

  後來則是各種事情忙碌,出了孝期後皇帝也很少辦宮宴。碰上今年還有各藩國來送禮,這一次宮宴算得上最大的一次了。

  皇帝笑著讓眾人起身坐下,發表了一通佳節祝福之後便道:“請各藩國的使臣上來吧。”

  各藩國的使臣早在各個偏殿裏等著了,隔著一堵堵高高的圍墻,他們隱約聽到武德殿傳來的聲音,但聽得並不真確。

  來此的許多使臣不是第一次過來,所以對流程還算熟悉,知道此時皇帝還沒出來,他們聽到的聲音多半是那些提前進來的大臣和官眷們的嬉笑聲。

  等聽到那邊三呼萬歲的聲音,他們便知道宮宴正式開始了,然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以及他們帶來的禮物。

  果然,不一會兒就有內侍過來請他們過去,皇帝要召見他們。

  這一次皇帝最看重的是吐蕃來的使臣。

  這兩年大晉和吐蕃的關系還不錯,大的沖突沒有,小的嘛,那種小打小鬧基本可以看做是地方民眾的沖突,還不值得拿到朝堂上來議論。

  算起來,現在吐蕃的王還是皇帝的便宜女婿呢。

  嫁到吐蕃去的公主是皇帝從宗室裏選出來的小姑娘,加封了公主後送去的,他們之間有嶽父和女婿的名分。

  皇帝希望他們兩國的關系能夠一直這樣和睦下去,尤其是現在他要對高句麗用兵之時,他可不喜歡出征之後,吐蕃對他來一個東西夾擊,那就太糟心了。

  至於其他藩屬國,皇帝只是保持態度不變,你若老實,我便和顏悅色;你若頑皮,我就忍不住舉起手中的棍棒。

  好在,目前除了高句麗,還有因為各種原因不能到來的新羅和百濟外,其他藩屬國還算老實。

  皇帝在宮宴上略過了高句麗,將各藩屬國都賞賜了一番,尤其是吐蕃,皇帝特意提起他的便宜女兒,讓吐蕃王好好的待他的公主,並賞賜下大量的綢緞和瓷器。

  吐蕃的使者立即道:“公主希望能得天可汗再賞賜些良種,種在宮殿附近,或許能食用到家鄉的食物。”

  當年公主和親時就帶去了不少良種,不過這是好事,若能讓吐蕃多一些中原之物,將來吐蕃對中原的歸屬和感情只會更深,因此皇帝慷慨的應下了。

  直接讓司農寺的少卿給吐蕃的使團準備一些良種,什麼谷種,麥種,豆種,有的都給他們包一點兒,用作種子嘛,不需要太多,一小袋也就足夠了,主要是種類要多。

  滿寶一聽是要種子,她立即想起自己還在試驗種植的稻種,好幾年了,大哥和大頭種的那十幾畝試驗田總是不能穩定下來,即便有一季特別豐收,留了種子到第二年後還是七零八落的。

  她不止一次的和D博士討論過,D博士認為是兩地的環境相差太大,而她手上的原始谷種類還是太少了。

  她先看了白善一眼,正巧他也正看著她,顯然也想到了莆村裏那總是狀況百出的試驗田。

  滿寶便坐直了身子開口道:“陛下,臣聽聞吐蕃高寒,上面也有許多不同與我們的良種,不知吐蕃使者能否也給我們一些?”

  吐蕃使者一聽,以為這個女子是不願意給,又見她穿的官袍,有些不太高興了,“天可汗都沒說不給,你是何人,竟然離間公主和天可汗的父女之情?”

  滿寶一聽便知道他誤會了,連忙要解釋,白善伸手按住她的手,擡頭和吐蕃使者笑道:“使者誤會了,周大人是真的覺得吐蕃物博,良種難得,又是美物,所以才想求一二良種,並沒有什麼其他意思。”

  吐蕃使者生氣的道:“那你說我們吐蕃有什麼良種?”

  就是因為他們東西少才求良種的好不好,來前大王和公主都囑咐過了,其他的賞賜,比如金銀珠寶瓷器等奢侈之物可以不求,但一定要多求一些良種。

  聽說這些年大晉得了一麥種,畝產不錯,比公主以前帶進吐蕃的要好很多,他們就想要那東西。

  白善道:“谷種,麥種都可。”

  吐蕃使臣聽他這麼說,更不高興了,直接和皇帝告狀道:“天可汗,您看您的官員是不是在特意為難我們,誰不知道我們吐蕃苦寒不好長莊稼,我們三畝地長出來的谷子都沒有你們一畝地的多,怎麼能算良種呢?”

  他道:“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所以才和天可汗求的,天可汗要是不願意,那就直接和我們說,我們不要便是。”

  皇帝微微蹙眉,雖然白善和周滿這話有些不妥,但他們到底是他的臣子,這吐蕃使臣如此胡攪蠻纏也太不給他和大晉面子了。

  白善笑道:“使臣太過自謙了,吐蕃的良種畝產或許沒有我們的高,但只要是種子就一定有長處,比如吐蕃高寒,幹旱,那你們的種子就是比我們重要的耐寒,耐旱,這就是它的優越之處,只要有優越之處,又怎麼會不是良種呢?”

  滿寶連連點頭,見白善不再攔著她,還悄悄的給她使了一個眼色,手指輕輕地點了點她的手背,她突然福至心靈,這才和皇帝道:“陛下,臣的大哥和大侄子在臣的職田莊子裏劃了十多畝的地做試驗田,便是試著種植各地的稻種,想要找出一條最好的種子來,幾年了,狀況百出,一直找不出更好的種子,臣就想,或許是種子的種類太少了,或許可以試一下高原上的種子。”

  她看了一眼吐蕃的使臣,笑道:“也是使臣求良種的時候臣才想起來,或許將高原上的糧種和其他地區的種子種在一起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