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0章 盯著

明達和長豫目瞪口呆,她們一開始不是這麼商量的呀。

  這都可以?

  還真就可以,幾十兩她們還是拿得出來的,都不必跟家中的丈夫商量,夫人們自己就可以拿主意。

  不過上護國寺捐香油錢和玄都觀做法事,一次最多也就二十兩。

  不少人比照著這個標準再往上提一點兒就行了。

  比趙國公夫人她們捐的少很多,但她們人多呀,積少成多之下……

  滿寶不由坐直了身子,探頭去看女官記的數,心臟蹦蹦跳。

  但這還沒完呢。

  時間差不多了,有宮女來請太子妃和眾人入席。

  大家紛紛起身往大殿去。

  大殿正中空了一塊地,四周則擺滿了矮桌和矮席,雙人同坐,身後有次席,一般是給家眷準備的。

  滿寶進了大殿才想起來,她把她的兩個家眷都給弄丟了,於是不由四處張望起來。

  明達和她道:“直接入席吧,他們來了,自有宮人領過來。”

  滿寶一想也是,於是去找自己的位置。

  她是四品編撰,地位中上,直接略過前面幾排往後看,都不用她去找,立即有內侍上前躬身引了她去就坐。

  滿寶撩起官袍盤腿坐下,呼出了一口氣,察覺到左手側坐了一個人,便扭頭看去。

  劉尚書坐下,看到是周滿,想了想,幹脆起身往上坐了一個位置,看到夫人被宮女引過來,立即招手,指了他剛才坐的位置道:“夫人快坐。”

  劉尚書夫人對他笑了笑,一轉眼看到周滿,眼睛微亮,立即上前笑道:“是親家姑姑呀,剛才在大殿中不好說話,聽說親家姑姑帶立如來了?”

  滿寶應了一聲,“剛才和劉煥碰上了,也不知去哪兒玩了。”

  “孩子嘛,總是調皮些。”劉尚書夫人笑。

  她在劉尚書的下首坐下,正好就和周滿鄰座了。

  滿寶正覺得奇怪,剛才劉尚書怎麼想著坐下首呢?一擡頭就看到了宿國公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另一邊。

  滿寶瞬間收回目光,聽說劉尚書和宿國公的關系很不好,曾經有一次朝上發生鬥毆,宿國公踢人的時候,靴子飛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劉尚書的臉上。

  那事讓劉尚書被人取笑了好幾年。

  滿寶能聽說這事,就是因為一直到現在這事都還是個笑話,偶爾大朝會上爭吵太過激烈,有朝臣忍不住互相人身攻擊時,只要對象有劉尚書,劉尚書就要被人隱晦的取笑一次。

  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宿國公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兒,其實這事兒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於是想了想,他扭頭看向另一邊,不打算和劉尚書目光交匯。

  劉尚書:……

  氣炸了,然而又必須要保持住笑臉。

  滿寶收回目光,白善他們正好進來,她便沖他們招了招手。

  白善領著人上前,問她,“總也找不到你,你去花園了?”

  滿寶點頭:“我和明達她們玩兒呢,你們怎麼不去花園裏找我?”

  那裏面都是女眷,他們才不去呢。

  白善目光一掃,指了一個位置和殷或道:“殷大人在那邊。”

  殷或便沖他們點了點頭,上去找他爹。

  白善和左右的同僚們行了一禮,然後就坐在周滿的下首,周立如坐在他們身後的坐席上。

  劉煥也喜滋滋的坐在他祖父母的身後,湊過去悄悄和她說話,“宮裏這次安排的位置好,我還以為我們要隔幾桌呢。”

  劉尚書夫人笑盈盈的看著他們,周立如臉微紅,先和劉尚書和夫人行了禮後才坐下。

  劉尚書夫人特別高興,還拉著周立如說了一會兒話。

  唐大人和夫人上前來,在白善的下首坐下。

  看到他,周滿幾個都驚呆了,齊齊扭頭看著他。

  唐大人坐下後偏頭對上他們的目光,微微瞇眼,問道:“怎麼了?”

  滿寶問:“唐學兄,你怎麼坐這兒?”

  她指了斜對面道:“你怎麼不和老唐大人坐一起?”

  唐大人驕傲的擡著下巴道:“我自己便有坐席,為何要坐次席。”

  也是哦,他現在是京兆少尹,四品官員,自己就有資格參加宮宴,為什麼要依附老爹進來?

  就是……

  滿寶看著斜對面的老唐大人,他一人坐了一半,另一半空著,看著有些可憐。

  唐大人也看了看斜對面,疑惑,“奇怪,往年都是殷大人和我父親坐一起的,殷大人呢?”

  白善道:“殷大人今年有家眷,在上面。”

  唐大人就看見殷或竟然破天荒的參加了宮宴,連帶著很少進宮來的殷老夫人都來了。

  唐夫人微微挑眉,扭頭和周滿道:“說起來殷或的身體的確好了許多,頭先去西域,那麼遠的地方他都能平安回來,這次有你跟著去東征問題也不大吧?”

  滿寶道:“殷或又不去。”

  “殷或不去,但殷大人去啊,而且此次東征,陛下可是帶了不少朝中重臣前去,每一個都寶貴得很。”

  特別是他的頂頭上司殷大人,目前唐大人在他手底下做得很開心,暫時沒有換頂頭上司的打算。

  而殷禮掌握京兆府治安和政治,以及禁軍,一般來說,除非換皇帝,或者是自己作死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不然他這個職業也差不多是終身的。

  唐大人和滿寶道:“你多多保護我們殷大人。”

  畢竟戰場上刀劍無眼。

  滿寶點頭,“我會的。”如果有機會的話。

  趁著皇帝沒來,官員們交流了一些政治看法,夫人們也交流了小道消息,於是“拜周滿,捐軍資,得功德”的傳言就以極快的速度在這個大晉最尊貴的宮宴上流傳開來。

  滿寶就覺得一直有人在看她,且不斷的在聚焦視線。

  滿寶端起茶杯掩飾的喝了一口茶,問科科,“是不是有人在說我壞話?”

  科科:“……宿主要花積分聽一聽嗎?”

  “不能免費嗎?”

  科科:“不能。”

  “哦,那就不是說壞話了,至少對我沒有太大的傷害。”不然要是危急性命,不用積分科科也是會主動播報的。

  科科:……

  白善也察覺到了,小聲問她,“你剛才在花園裏和人吵架打架了?”

  不然為什麼這麼多夫人一直在悄悄盯著他們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