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9章 來呀

太子妃吃完了盤子裏的葡萄,擦了擦手,這才問道:“說吧,來找我什麼事?”

  明達:“沒事就不能來找嫂嫂嗎?”

  “別了,你們一個兩個三個全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兒,現在外頭有這麼多好玩的人和東西,你們會特特的來找我?”

  明達和滿寶長豫對視一眼,沒辦法,只能如實相告。

  一聽和皇帝親征有關,太子妃不由鄭重了些,“這事兒倒也不是很難。”

  於是一行人移到武德殿的花園裏。

  此時宮宴還未開,但下午太陽也不是那麼烈了,因此不少人在園中賞花遊玩。

  太子妃扶著宮女的手,領著明達她們慢悠悠的朝著花園裏最漂亮的一個亭子去,那裏面現在擺了坐席和坐榻,不少夫人在那裏說話。

  看到太子妃和兩位公主,立即起身行禮,然後將上座讓了出來。

  太子妃坐下後笑問:“夫人們在說什麼?”

  “說些今年時興的衣裳。”

  “哦?”太子妃笑道:“今年江南那邊時興的盤花我覺得很好看,若是能將牡丹織印在上面,那才是富麗堂皇呢。”

  “是有的,只是太過繁復,一個織娘兩年都不一定能織出來一匹呢,現在京城裏也只見過那麼幾匹,還是好些個織娘一起動手,耗費了一年時間才織出來的呢。”

  長豫一聽,很感興趣,“今年貢品裏好似有幾匹。”

  “什麼幾匹呀,”太子妃笑道:“統共就三匹,陛下全給了娘娘了。”

  只是皇後素來主張節儉,因此全都不用,也不給女兒們用。

  太子妃摸了摸肚子,因為她懷著身孕,所以才賞了她一匹,剩下的兩匹一直收在庫房裏呢,聽皇後的意思,其中一匹是要送到魏知府上的,另外一匹就不知道要便宜誰去了。

  這種好東西,皇後一般不許皇家人用時,基本上都是賞了有功之臣。

  特別是在恭王“失寵”之後,要是以前,恭王在皇帝給皇後之前先抱著胳膊哭一把,皇帝能全賞了他。

  就是這麼愛令智昏。

  滿寶就聽著她們說布料,從織造的工藝說到刺繡,從蘇繡說到蜀繡,又說到蜀地今年流行的首飾樣式,再說到江南那邊的,然後回到了京城本地的流行樣式……

  滿寶:……

  她眼都暈了。

  很久很久以後,話題總算扯到了這一次親征上,滿寶撐著臉在一旁聽,丁點激情都沒有了。

  這也是涼亭裏的夫人們此時那麼討好太子妃的重要原因之一。

  皇帝親征呢,太子監國,這一次過後,太子的地位只會更穩固,目前,她們已經看不到誰能和太子相爭了。

  如果是幾年前太子還沒生孩子的時候,這些夫人對太子妃也只是面上的客氣,不出錯而已,甚至都不太敢和她坐在一起太久,生怕家裏的丈夫,父兄之類的被打成太子黨。

  現在就沒多少顧慮了。

  在場的,和親征有密切關系的,除了太子妃就是周滿了。

  監國這種話題到底還是有點兒敏感的,所以大家雖然討好太子妃,但還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太久,於是目光就落在了周滿身上。

  在場的也都不是陌生人,誰沒找周滿看過那麼一兩次病?

  於是大家拉著周滿熱情的問道:“聽說這一次周大人要親自跟隨陛下親征?”

  滿寶道:“這是陛下和蕭院正的意思。”

  大家就嘆氣,安慰她道:“周大人,你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你伴隨陛下左右,應該是安全的,別擔心。”

  深知內情的太子妃等人:……她才不擔心呢,分明是她自己請令去的。

  “不怪你們擔心周大人,才舅母他們在娘娘面前也很擔心舅舅呢,”長豫道:“因為這事兒,舅母還非得出十萬錢,說就當是給東征軍的將士們祈福,其實哪裏是給東征軍祈福,分明是給舅舅祈福。”

  明達笑道:“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母後如此英明理智,不也因為憂心父皇,所以讓我們連夜進宮祈禱嗎?”

  涼亭的夫人們連忙問道:“怎麼祈福?”

  “是請了老子神仙,還是佛陀?”

  “這種應該要拜關公吧?不管是道家還是佛家,他都不管打仗的吧?”

  滿寶:“祈福的時候哪裏還管得了這個,自然是七十二路神仙,有一路拜一路了。”

  夫人們:“……說的也有理。”

  就有夫人遲疑的提議道:“不然我們也湊一些錢為東征軍做場法事?”

  這樣才不掉隊嘛,不然趙國公夫人做了,皇後也做了,她們不做顯得多另類?

  滿寶:……

  連明達都驚住了,這怎麼和做法事扯上關系了?

  滿寶忍不住道:“你們還真要去拜神仙啊?”

  夫人們:“不是周大人說的有一路神仙就拜一路神仙嗎?”

  “那你們不如拜我吧,”滿寶坐直了身體,還整理了一下官袍,盤腿坐在坐席上,面色肅穆的道:“拜神仙,你們不知道他們是否保佑了東征軍,是否滿足了你們的願望,但拜我,你們一定知道我盡力救治保護東征軍了,活了幾個人都有數可查,怎樣?”

  夫人們一楞,然後撲哧一聲笑出來,坐在周滿上首的一位夫人直接伸手捏了捏她的臉,笑道:“周大人,要不是知道你為人,我都要以為你是在索賄了。”

  滿寶:我就是在索賄呀,別以為呀,是真的,向我砸來更多的錢吧。

  太子妃就笑道:“我倒覺得周大人說的不錯,拜神仙不如拜她,不過想白拿我們的錢可不行。”

  她笑道:“我們的錢須得都用在東征軍上才行,這才是功德呢,這樣,本宮便向你捐些香火錢,但這些香火錢你可得買了藥材,布匹等能治傷救人的東西,回頭都記下,看看我這筆錢救了幾個人,累積了多少功德。”

  她摸著肚子笑了笑,道:“只當是給這孩子祈福的,回頭把記她的名字。”

  滿寶問:“您還給她取名字了?”

  太子妃:“取了,回頭我悄悄告訴你。”

  其他人一聽,便也思索起來,一位家裏不缺錢的夫人最先道:“既如此,我也拜一拜,給我家小子捐一筆功德,也不求多少,只希望他來年能長進些,老實讀書就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