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8章 是榮耀

滿寶坐在一旁,心很癢癢,特別想開口問從昨天到現在一共募捐了多少錢。
  
  但這麼多人坐這兒呢,她沒好意思問。
  
  雖然這個重要問題不好問,但另一個重要問題卻是可以問的,她問道:“娘娘,這筆錢全都交由我們太醫署支配嗎?”
  
  皇後笑著頷首,道:“要是有多余的,便交給戶部籌備糧草。”
  
  多是不可能多的,多少他們都不嫌多呀。
  
  趙國公夫人卻更關註另一個問題,“周大人隨軍是要一直在陛下身邊,還是……”
  
  滿寶微微一笑道:“這個就要看兵部的安排了,太醫署只是輔助,入了軍中自然要聽軍中調令的。”
  
  哪怕他們已經定了政策,這事兒也不能告訴你們呀,這算是機密吧?
  
  趙國公夫人卻精神一振,要是兵部來安排,周滿很可能要上前線。
  
  趙國公肯定是要上前線的……
  
  趙國公夫人立即道:“娘娘,我錢不多,所以我捐十萬錢,聊表心意,只希望能多救幾個將士。”
  
  殷老夫人也立即道:“我也捐十萬錢。”
  
  她可比趙國公夫人直接多了,沖著滿寶笑道:“等去了遼東,我那兒子便拜托周大人了。”
  
  滿寶笑瞇了眼,點頭道:“好說,好說。”
  
  其他人見狀,同有家人去戰場的,眼也不眨的跟著捐了十萬錢,其他的便是稍微少些,為了面子好看,也不會低於八萬錢。
  
  滿寶算了算,發現不少了,而武德殿那邊還有很多人呢。
  
  滿寶蠢蠢欲動,很想去武德殿走一趟。
  
  皇後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找了借口把大家送走後留下了她,伸手從大宮女的手上接過一本賬冊遞給她。
  
  滿寶接過,“這是什麼?”
  
  “這是昨天皇室送來的錢財冊子,底下新鮮的是剛才各家認捐的錢數,你看一看總和。”
  
  滿寶目光就落在了最後的數字上,加上送上來的首飾預估的出賣價,大約有六百八十萬錢,零碎的就不說了,畢竟有些首飾只是預估價,換成銀錢的時候可能多點兒,有可能少點兒。
  
  這可比戶部給他們的錢還要多呢。
  
  皇後笑道:“這一筆錢不少了吧?大晉畢竟是大國,只是打一仗而已,皇室節衣縮食籌措軍費也就算了,若是連大臣們的俸祿都搜刮,還有官眷們的脂粉錢,傳出去有損大晉威儀。”
  
  皇後的意思是到此為止。
  
  他們皇室籌軍費可以是勤儉節約,但伸手和大臣及官眷們募捐,那就是國庫空虛,威儀不足了。
  
  所以皇後不想周滿再把主意打到外面那些官眷身上,今日在大殿的都是品級不低的老夫人和夫人們,也是與明達公主說話時話趕話趕出來的,皇後就不計較了。
  
  她瞥了明達一眼道:“此事就到此為止吧,明兒我會讓人把收到的首飾拿出去換成銀錢,到時候一並交給你們太醫署。”
  
  滿寶很失望,遲疑了一下還是道:“娘娘,其實這點錢不夠的……”
  
  皇後微微蹙眉。
  
  滿寶就伸手和宮女拿了算盤,一邊報藥單上的藥材名字,單價和大致的數量,一邊給她算出來。

一千一百多萬錢,聽著是很多,但買成藥材具體到每一個人身上就不多了,更不要說滿寶還具體到了病癥上。
  
  一個士兵,三個月下來,未必只會受傷一次,也未必只會需要一次止血救治的藥材。
  
  而且大量買進這部分藥材,價格很可能會上漲,那藥材就更缺了。
  
  雖然大晉的威儀也很重要,但滿寶覺得士兵的性命更重要。
  
  她小心的提議道:“娘娘,若不是朝堂和他們伸手要東西,而是他們主動給的呢?”
  
  明達道:“就和剛才的老夫人們一樣。”
  
  皇後就笑道:“那是因為趙國公夫人他們關心則亂,她們有家人上前線才會如此。”
  
  滿寶道:“若是一種榮耀呢?”
  
  “就是,也不是誰給我們錢我們都收的,”長豫道:“收了錢,母後再贊賞他們幾句就可以了,這不就是榮耀了嗎?”
  
  皇後半晌說不出話來。
  
  滿寶三個都眼巴巴的看著她。
  
  難得見明達和長豫如此關心國事,皇後微微一笑道:“行吧,你們去做吧,不過此事不得強求。”
  
  滿寶和明達立即高興的點頭,只有長豫有點兒懵,“還得我們親自去做嗎?派幾個機靈的宮女去傳一些小話不就可以了?”
  
  皇後道:“既然想讓人家感受到榮耀,那身份就不能低了,我看你們三個就挺好。”
  
  她想了想後道:“你們去叫上太子妃一起。”
  
  長豫:……
  
  明達和滿寶恭敬的應下,一人拉了長豫的一邊直接拖下去了。
  
  出了大殿,長豫就左右看了看後問:“怎麼做?總不能直接站在人前說,才趙國公夫人捐了錢很是榮耀吧?”
  
  明達直接招來一個宮女問道:“太子妃在何處?”
  
  宮女屈膝道:“太子妃在武德殿休息呢。”
  
  太子妃的肚子很大了,她要不是太子妃,這會兒應該安心養胎準備生產了。
  
  但她是,那就得出面。
  
  不過皇後也體貼她,所以不讓她勞累,直接讓她坐在武德殿裏休息,等著宮宴開就行。
  
  三人便轉去武德殿找人。
  
  太子妃正在吃葡萄,看見她們三個便招手,笑道:“這是京郊皇莊裏送來的葡萄,最後一次了,莊子的管事說因為今年陽光好,所以下來的葡萄比往年甜一些,你們來嘗嘗。”
  
  三人上前,一人扭了一顆吃。
  
  三人同時嘶的一聲,覺得好酸。
  
  一旁的宮女忍住笑道:“今年的葡萄是比去年的甜一些,但我們娘娘口重,就喜歡酸的,只不過娘娘吃著覺得甜。”
  
  長豫一聽,目光落在太子妃的圓鼓鼓的肚子上,“我聽人說有個俗語叫酸兒辣女,大嫂這一胎還是皇孫吧?”
  
  太子妃不由看向周滿。
  
  滿寶將葡萄咽下去後道:“這個做不得準的,還有的人喜歡吃臭的和苦的東西呢,那是要生什麼?”
  
  這話有道理啊。
  
  長豫憤憤,“誰亂編造的這些俗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