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7章 妄加揣測

縣令們教化百姓,除了支持本地的教育事業外,最普遍的行為就是讓裏長宣講一些忠義禮信的故事,還有加強法治建設等等。

但教習算數,從未有過的事,但滿寶和白善都認為這很有必要。

識字的難度太大了,而且世上絕大部分人不識字,而且識字你得有書,身邊也要有個認識字的人才行。

但識數不一樣,滿寶覺得這世上識數是這世上最簡單的開智遊戲,它不需要什麽材料,掰著手指頭,抓一把地上的石子就可以數。

先識數,知道數,再自己加減,而同樣數的加便是乘,同樣數的減就是除,這世上再沒有比識數更簡便,更低廉的開智法子了。

而且識數對生活也很重要,看今天的算賬就知道了,她很小很小的時候娘親和大嫂就開始教她數手指和腳趾了,當時她可是才會說話呢。

當然,這些事她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只是腦海中一些閃過的片段,但科科記得。

滿寶覺得她封地上的人也該開智一二,嗯,回頭找裏長們聊聊天兒。

走過郭縣令和荀縣令合作的路段便到了周滿出資修建的路段,然後到了岔路口,他們只望櫟陽縣方向看了一眼,見道路平整,和他們這條路上一樣寬,便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往新城方向去。

這是明達的皇莊,她在這裏是有住處的。

以前這個皇莊是不特別準備主子居住的院子的,畢竟這個皇莊離京城不是最近的,也不是附近最大的,也實在沒什麽特色,所以皇室沒人想起要來這裏住。

但皇帝當時要修建這一排的屋子時,順道撥錢在莊子裏給閨女修了個宅院,專門給明達過來巡視產業時住的。

不然怎麽辦呢,新城距離京城還是有些距離,她過來巡視產業若是累了在哪裏休息?

所以這次明達他們直接去的是明達的莊園。

等把行李都卸下,人也放下大半,他們這才帶了些隨從便往新城去。

現在新城裏的人比上次來的多了一些,負責這一條街商鋪的管事立即飛奔來請安,和明達公主稟報道:“如今租出去的鋪子有九間,正在裝修的有六間,可也不知怎麽了,今兒一早京城那邊好些人家派了管事過來和小的預定鋪子,有些人家還要求已經租出去的那些鋪面騰出來給他們……”

明達好奇的問,“都有哪些人家?”

管事道:“郡王府那邊來預定了兩間,丹陽公主府上來預定了一間……”

都是皇親國戚。

管事悄悄擡眼看了一下明達後道:“趙國公府上也來預定了一間,不過是國公爺預定一間,小公爺自己預定了一間。”

管事頓了頓後繼續道:“小公爺說他的鋪子要挨著周大人的鋪子。”

滿寶一聽問道:“對了,我的鋪子賣什麽?”

眾人:……

你一個東家問大家要賣什麽?

滿寶一臉無辜,“我原先是要賣藥膏藥霜的,但不是長豫和立君約定好了,我們周記將來不在雍州開設鋪子嗎?”

管事便笑道:“奴才問過周二娘子了,二娘子說周家只在藥和吃的上有些長處,因此這鋪子要拿來做吃的,現在正打算開飯館呢。”

但這一次飯館很是高檔,不似開在外城的那一間,因為這附近有大量的房子租給讀書人,因此周立君想弄得風雅一些。

滿寶最近忙,周立君也忙,所以倆人基本碰不上面,自然也沒交流過這件事。

畢竟這鋪面滿寶就一句話,而從租,交接和裝修都是周立君來的。

和長豫公主不同,她有多少產業放在自己名下都沒問題,而周滿顯然不行,因此這一個鋪子是用向銘學的名字租賃的。

他當年被罰,自己是不能夠出仕的,甚至孩子也很難再出仕,畢竟刺殺皇族是大罪,他能夠不被流放已經算不錯了。

此時店鋪裝了一半。

周立君笑著上前與他們見禮。

長豫和周立君接觸了幾次,倆人年紀相當,脾性也有些類似,因此很合得來,滿寶還沒開口,長豫就先開口邀請她了,“走,我們一起回皇莊歇腳去。”

於是周立君陪著他們從街尾走到街頭,又從街頭走到街尾,這才去的皇莊。

管事這才悄聲和明達公主稟報,“郡王府那邊看中了周大人現在的鋪子……”

明達蹙眉,問道:“是哪家郡王?”

管事先告罪,這才道:“是河間郡王,不過來的是個管事。”

“你沒說鋪子已經租出去了嗎?”

“當時他要得急,直接就在圖紙上圈了地方便走了,等小的發現時追出去,人已經回了。”

明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那你親自上門謝罪去吧。”

管事一凜,立即跪下,誠惶誠恐的低頭道:“是,奴才明兒就親自上門去。”

明達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問道:“除此事外還有什麽事?”

管事頓了一下後道:“丹陽公主府上說公主和駙馬不日會來雍州,到時候還想借一下公主的宅院歇腳。”

明達公主臉色稍霽,頷首道:“可。”

管事跪在地上,瞪了許久,見公主沒有吩咐,便磕了個頭悄悄地退了下去。

明達垂眸想了想,半晌,還是忍不住嘆息一聲,忍不住和心腹宮女道:“身邊得用的人太少了。”

宮女笑道:“那是殿下您要求高了,他不好用,慢慢調理便是。陛下和娘娘可是給了您不少人手,你都要說得用的人少,其他公主聽見要生氣了的。”

明達就搖了搖頭道:“他們不頂用,換一批年輕知事的上來培養吧。”

她道:“看周家人便知道了,他們若不能揣摩我的心思,那就應該知道守規矩,一切照著規矩來,那就不會出錯,便是錯了,那也是小錯兒。”

“偏他揣摩不透我的心思,卻又硬是要揣摩,還要站在本宮的位置上思慮,”明達冷笑一聲,“妄加揣測本已是大忌,還是如此不聰明的揣測,這樣的人怎能用?”

宮女便不說話了。

明達都沒想到父皇和母後精心給她挑選的人竟然這麽多毛病。

也不知道父皇手底下的那些人會不會也有問題。

明達正在思考這樣嚴肅的問題,而在另一邊休息的長豫等人直接分了兩邊盤腿坐下,知道丹陽公主要來,長豫便樂哈哈的和滿寶道:“丹陽姑母和姑父感情可好了,等她來了,我們叫上他們一起去雍州城裏吃好吃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