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6章 教化

從城東出去的那一條小路已經貫通,在兩日前便正式交付使用了,不過滿寶他們是第一次來走。

出了東城門便向北走,和皇莊正好相反,走出一段後,之前有一條很小的路延伸而去,是人和牲畜在田壟之間走出來的,中間能有一排青青地綠草,兩邊則是坑坑窪窪的泥地,再邊上就是田壟的那種。

除非走路,騎馬和騎驢,不然很少有人走這條路,滿寶他們也只走過三次,每次都盡量不坐在車上,不然能將你顛出一個好歹來。

可現在這條路被平整了,且被擴出去好大一截,兩邊的田壟都被鏟平然後填充石子後再補充泥土捶打過。

左右兩車道,比官道小,但看著也是一馬平川,很是讓人舒心。

滿寶騎在馬上,被風這麼一吹,越發的舒心,對這條路更加滿意,“修路是正確的。”

白善頷首,示意她往前看,就見路兩邊的邊上有農人挑著擔子,擔子裏放著不少菜蔬,看到這一行車隊,他們有些膽怯,便不敢再走,而是站在路邊邊上側身等他們走過。

今天是這條路開通的第三天,直接修路,人和牲畜是不許在路上走的。

但他們昨天就走過了,聽說從這裏進京城的東城門特別快,一進去過了兩個坊就是東市,到時候在東市裏面交上兩文錢就能得一個位置,而一旦菜蔬可以賣出去八九十文呢。

要是運氣好,他們不用到東市,就一路從兩個坊晃悠過去,東家買一些,西家買一點兒,都用不著交那兩文錢就可以把菜都賣出去了。

主要是東城門進菜蔬不收稅。

東城門進菜蔬當然不收稅了,不僅菜蔬不收稅,雞鴨魚蛋這些東城門都不收,這是郭縣令近日才頒下的命令,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人走東城門。

至少他萬年縣的人得走東城門。

作為萬年縣縣令,這點兒權力他還是有的。

沒辦法,長安縣太可惡了,明明萬年縣和長安縣一樣是京城郭縣,但因為皇城被劃給了長安縣,明明他們同級,但唐鶴就是隱隱壓他一頭。

最可恨的是,西城門屬於長安縣也就算了,南城門也全都屬於長安縣,明明城內的地盤都是差不多對半分的,憑什麼到了城門口的那一塊長安縣就要比他們萬年縣多一整個?

偏商旅們都喜歡走南城門。

東城門少有人走。

現在好了,他多增了一條路,說什麼也得多吸引些人來,因此郭縣令早早讓裏長們在鄉裏宣傳,鼓動大家往京城送雞鴨魚肉蔬果青菜。

他想讓轄下的百姓們爭氣些的,但他們很少見到這樣的貴人,這樣的車隊,突然在空蕩蕩的大路上遇見,還是剛剛開通的大路,一時有點兒膽怯。

停下來後便猶豫著是跪下還是不跪。

滿寶好奇的看著他們,到了跟前後就盯著他們的擔子問,“這櫻桃是自家種的還是野生的,甜嗎?”

農人楞了一下,就忘了糾結是跪還是不跪了,回答道:“回娘子,這是我家後院的果樹,不敢說甜,但肯定不是特別酸。”

他沒敢說很甜。

滿寶一聽,立即問道:“多少錢一斤?”

問起價錢來農人就不是很緊張了,裂了嘴笑道:“十五文一斤。”

比肉還貴啊。

滿寶看了眼,還是覺得很好看,於是道:“給我來……我先嘗一顆可以嗎,要是好吃我就全買了。”

農人一聽,立即摘了一顆又大又紅的給她,然後一臉期盼的看著她。

滿寶咬了一口,有點兒酸,不過比他們村山上的野櫻桃好太多了,於是大手一揮道:“我全買了。”

反正他們今天人多,不怕吃不完。

農人一聽,立即高興起來,當即放下擔子,和邊上的人借了秤砣來給她稱斤兩。

不錯,他們共用一桿秤,而且這秤還不是他們的,是他們和村長借的,每次借送他兩個雞蛋。

他算了算斤兩,很快就報出數來,“三斤九兩……”

他沖滿寶憨憨一笑道:“娘子,一兩算我們讓您的,就算您三斤半好了。”

他們買菜就這樣,半的才好算,多了或少了就不好算了,於是多了他們就抹去,少了就添一些。

然後他拿出一張大葉子將櫻桃包起來給滿寶,就蹲在地上掰著手指算三斤半是多少錢。

滿寶便站著等。

等了許久,發現他算到第三斤後就卡殼了,摸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後繼續掰著手指頭算,還扯上了邊上的人。

他們也難啊。

他們很少賣東西的,要不是裏長一直說現在是春天,地裏菜長得快,城裏的人沒菜吃,而現在又旱住了,地裏暫時種不了,東城門現在不收進城的菜蔬錢,不然他們也不會大著膽子送菜進城。

但一斤菜就兩三文,誰家買菜都沒超過十文錢的,這櫻桃人家都是一兩一兩的買,突然來個包圓的,農人好著急。

滿寶見他算不出來,便蹲在地上幫他一起數,“一斤是十五文,那兩斤就是三十文,三斤就是四十五文……”

農人滿臉茫然。

滿寶便拿出一串銅錢來拆開,數了十五文放在他的手上,“這是一斤。”

又數了十五文放在他的手上,“這是一斤……”

大家都圍上來看熱鬧,連長豫和明達也沒忍住從車上下來,一起圍觀。

滿寶又數了十五文放在他的手心,“這是一斤。”

農人道:“這是三斤了。”

滿寶頷首。

然後又數了十五文放在他的另一個手心,然後道:“這是第四斤,但你只有半斤,所以錢得分半,你一枚,我一枚……”

滿寶放一枚在邊上一人的手心裏,再放一枚在自己的手心上,到第八枚便完了,正好在對方的手上。

她笑道:“這就是一半了。”

對方卻瞇了瞇眼,“娘子怎麼沒有第八文?”

滿寶笑道:“十五文的一半是七文半,你讓我一兩,我便讓你半文,算起來還是你讓我多一些呢。”

農人楞了一下,將錢收起來後恭敬地和周滿行禮,與其他人一起退到邊上等他們走了才挑擔離開。

滿寶將櫻桃交給明達,笑道:“這東西酸酸甜甜的開胃,你可以吃一些。”

明達笑著點頭,順手交給了長豫,長豫就抱住,喜滋滋的和她一起上馬車。

滿寶騎上馬,和白善道:“郭縣令或許可以讓裏長教鄉親們數一數數。”

白善也頷首,“教化不該只局限於道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