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6章 候缺

周立君琢磨了一下這收益,挑了挑眉道:“行啊五叔,你這一天就賺了一萬多錢呢。”

站在門口的老周頭嘴巴微張,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會兒他總算不說周五郎在家不做飯的話了。

他琢磨了一下後看向地上那堆錢,問道:“你得交多少給公中?”

周五郎還沒說話,周立君又撥了一下算盤,然後道:“兩萬九千五百四十九文錢。”

老周頭立即道:“行吧,數出來給我拿回去。”

周五郎:……

這些銅錢他都還沒捂熱呢。

他連忙問周立君,“那我剩余多少?”

周立君道:“四萬四千三百二十三。”

那也不少了,周五郎樂瞇了眼,然後招呼著周立重幫忙來數錢。

老爺子還站在一旁盯著看呢。

錢氏就問道:“怎麼賺了這麼多?你該不會坑了二少爺吧?”

錢氏和老周頭都叫習慣了,就是現在也還是習慣把白二郎叫做二少爺。

周五郎立即道:“我可沒坑他,我都問過的,那麼長一段路,若是有善人捐路,大概就是要二十五萬上下的,我這還要少了呢。”

所以一開始他才不確定是賺是虧。

不過他都想好了,賺了自然好,虧了也沒什麼,反正白二郎也算是自家人,這條路本來就多數是為了滿寶和白二家建的。

周大郎目瞪口呆,“怎麼差這麼多?”

五萬也不少了呢。

當下修路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縣衙征收役丁修路,其實絕大部分都是這樣的情況;

還有一種就是善人捐路,自己拿出錢來修路修橋,這是大功德,比去寺廟裏捐香油錢和在道觀裏做法事更被人記住的大功德。

一般會這樣做的都是當地的鄉紳。

比如白老爺這樣的,修一條路能夠讓人念上二十年,路要是修的好,能被人念叨百年。

周五郎道:“善人們捐路還得和縣衙打招呼的,甚至有時候胥吏還要下去監督,一來二去的花銷就大了。”

也是因為知道這些貓膩,周五郎才從打聽到的二十五萬裏直接砍去五萬,因為他用不著走關系,也不用和縣衙打招呼。

不說有明達公主這塊招牌在,就是拿他妹妹周滿的名字,一般縣衙也不會為難他。

因此他沒給人錢。

老周頭琢磨了一下,甚是惋惜,“可惜修路的活兒不好接,一般縣衙直接征役丁幹了,不然都和公主一樣請人來修路,那你不知能賺多少錢呢。”

周五郎也覺得惋惜,這相當於就是一錘子買賣。

不過不要緊,滿寶說過,當下是缺很多東西,但最缺的就是人,只要手上有人,要賺錢容易得很,他先把那些人籠絡住,以後要賺什麼錢時就容易了。

大家把分出來的錢給老周頭搬到他的屋裏去,這才開始琢磨晚上要吃什麼。

正好滿寶他們下衙回來,聽到了便道:“一起吃吧,廚房那邊有菜,讓容姨她們現做也快。”

白老爺一看,也不願意自家吃了,於是搬了飯菜過來一起吃,大家一邊吃一邊說話。

莊先生問白大郎,“選官的事兒可有眉目了?”

大家一起看向白大郎。

白大郎道:“我今日再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唐州桐柏縣有個空缺,我已經申請了,只是侯缺的人不少,我聽吏部一位書記員說,侯這個缺的人包括我在內一共有六個。”

那是不少。

今年的缺其實不少,但京中的缺不多,多是地方上的缺,還有軍中的缺。

其實不管是進士還是明經,三個方向的缺都可以申請的。

當下並不輕文或輕武,因此軍中有不少人是文武雙全的。老一代的勛貴中便有不少人文武雙修,建國時尚且能保證這樣的質量,更不用說當下了。

其實讀書識字在軍中升遷會更快些,若是明經或進士出身,則會更受青睞,畢竟,你好歹讀過兵書,總比全靠摸索和天賦的粗人要強吧?

可惜白大郎沒有軍事天賦,因此哪怕軍中有許多留京的職位,他也沒想過去申請。

在發現幾次申請不下京中的職位後他便隱隱猜到了什麼,於是開始把目光放在外面。

吃過飯,他們換了一個地方繼續討論這事兒。

白善道:“唐州距離京城不遠,且是中原地帶,位置上佳,就不知桐柏縣實際情況如何,這個缺是因何空出來的?”

“聽說是縣令病故了,還是急癥,才報上來的,這兩日剛到的京城,所以是新添的空缺。”

也是他這段時間天天跑吏部,而且因為白二郎白善和周滿的關系,吏部的官吏對他還算照顧,所以一有空缺就通知了他,他當即就寫了申請表上去。

可和他一樣有關系的人不少,所以也有人與他前後腳的功夫申請了這個職位。

莊先生道:“桐柏為淮河之源,據我所知,那裏水網密布,有東西兩種地勢,西邊是平原,東邊則是丘陵,但也都不高,是個好地方。”

當縣官,最主要看的說就是地勢,又地有水,那經濟就容易發展,人口容易增長,這兩樣有了,那就可以抓教育。

當官的政績看的就是稅收,人口增長和教化的比重。

什麼是教化的比重?

一看中明經和進士的人數,二看縣內正在受教育的人數。

白老爺一聽是好地方,立即和白大郎道:“你多跑一跑吏部,務必將這個空缺跑下來。”

他憂心道:“吏部考試都過去半個月了,好的缺都快要被人挑完了,你再不定下,剩下的就都是些窮鄉僻壤了。”

白善也點頭,“大堂哥,就定下這個缺吧。”

白大郎苦笑,“這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呀。”

白老爺就看向莊先生等人,本想說去找一下二郎,但想到駙馬不好過多插手這些政務,而且今年二郎也在侯缺的人選之中。

莊先生等人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兒,他道:“這事兒不能白二去做,先不說他能不能做好,便是可以,作為嫡駙馬,他這樣插手選官,陛下就算不發作,也不會多高興的。”

莊先生看向滿寶。

滿寶便點頭道:“我明天偶遇一下李尚書,和他說說話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