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5章 數錢

一個工頭趕著牛車,周五郎坐在車上扒拉著自己籮筐裏的錢,在一堆菜籃子裏撿了一個看著還算可以的,把裏面的爛菜葉子放到其他籃子裏,便數了二十吊錢放在籃子裏。

挺大的籃子,二十吊錢裝得滿滿的。

想了想,覺得這樣不好,大庭廣眾之下容易引起誤會,於是在車上找了找,找出一個裝米面的細袋子,略拍了拍,拍幹凈後把銅錢轉移到裏面去。

三個工頭默默地看著,忍不住問,“周五哥,你這一趟賺錢了吧?”

周五郎道:“還不知道呢。”

他嘆息道:“你們吃喝的錢還沒算出來呢。”

哦,對,他們這六天還吃東西了。

三個工頭掃了一眼籮筐裏成堆的錢,心裏舒服了許多。

就不知道他們這三百號人這六天裏吃了多少東西。

周五郎把錢送給石場,兩方結算完,他便高興的架著牛車回家去了。

老周頭和錢氏不在家,他們都看職田去了。

今年滿寶有三處職田要春耕,其中一處離得還有點兒遠,因此本想參加完白二郎婚禮就回七裏村的老周頭和錢氏又留了下來。

他們決定等春耕結束一定要回去了。

他媳婦則是和四嫂她們在作坊裏呢,因此家裏一個人也沒有。

周五郎讓門房幫忙將一籮筐的錢搬到他的屋裏,然後他就去書房裏翻出周立重他們常用的算盤,再拿了紙筆一點一點的算他賺的錢。

這幾天,他每日買了多少肉,買了多少菜,耗費去多少糧食,還有油鹽這些東西,他都一一記在本子上呢。

糧食是從家裏拿的,但不能不算成本,他都按照市價算好了的。

這六天來,他們一共吃去一萬四千八百六十八文錢。

周五郎撓了撓臉,“所以還剩下多少?”

周五郎看著籮筐裏的錢,幹脆算出十四吊錢,想了想,幹脆又多拿了一吊一起放下。

放下後又覺得不好,立君說過,管賬最忌諱的就是差不多就行了,因為一文錢也是錢,今日差不多,明日也差不多,日積月累下的差不多就變成差很多了。

於是周五郎又將那一吊錢拿出來,然後開始數該從裏面拿出多少錢來。

一千減去八百六十八,那就是先取一百,一百再減六十八,那就是三十二……

周五郎數出一百三十二文錢來串好,一起放在籮筐裏,然後他就看著籮筐裏的銅錢笑瞇了眼。

這就是他這六日賺回來的錢了。

至於是多少,他目前還不知道。於是周六郎決定數一數。

沒有拆過的銅錢串放在一邊,一吊就是一千,繩子松過的就是拆過的,他哪裏還記得拆過多少個銅板出來?

只能一個一個的數,不夠一千的補進去,重新綁好放到一旁。

周五郎數數還是可以的,為了不數錯,他特意數出了十枚銅錢,數夠一百就往旁邊放一枚,放完十枚就是一千。

於是這十枚銅錢從左邊到了右邊,再從右邊到左邊……

太陽越來越向西……

先是方氏她們回來,發現家裏一個人也沒有,便道:“糟了,大嫂也沒回來,叫個人去飯館,讓四郎和五郎送些飯菜回來吃吧。”

然後話音剛落,老周頭領著一家大小回來了。

方氏他們好奇,不由問道:“爹,你們怎麼都回來了?”

不是住在莆村那邊的莊子裏嗎?

老周頭悶悶的道:“沒水,我們在那兒看著也是幹著急。”

周大郎道:“這裏就是沒我們七裏村好,雖然這裏地平坦,我們七裏村山多,可我們水也多呀,開春要是沒水,開了河裏的水澆灌也能行,這邊不行,不下雨,連河道都是幹的。”

老周頭覺得這樣不行,“再不下雨,我幹脆回家去算了。”

周大郎也怕他在這裏幹著急,到時候急出個好歹來就不好了,“爹,要不一會兒我問問白老爺去,看他啥時候回去,您和娘就和他們一道回去。”

老周頭點頭。

周二郎和周三郎夫婦在白二郎成親之後就結伴跟隨商隊回去了,畢竟家裏的地也要種的,他們趕回去正好可以下稻種。

老周頭沒想到今年開春這邊會旱得這麼嚴重,也不知道家裏頭那邊怎麼樣,那兒可別旱的好。

說完話,老周頭這才左右看了看,問道:“老五呢,他怎麼還沒回來,之前立重和立君不是說他手頭上的活兒今天半天就能幹完嗎?”

周立重(大頭)道:“門房剛才不是說五叔回來了嗎?”

“回來了也不做飯,也不說去飯館打飯回來,這是當老爺當習慣,連飯也不會煮了?”

陸氏立即道:“我去看看。”

她回房去找。

周五郎正全神貫註的數錢呢,根本沒聽到動靜。

陸氏推門進來喊了一聲,他嚇了一跳,手上的數就亂了,他看到撥到一半的銅錢,半天想不起來他剛才數到多少了。

他看了一眼腳邊的銅錢,已經數過的那邊放了六枚,但這一亂,意味著他前頭數的六百也都白數了,他得重新數。

周五郎郁悶,“你喊什麼,差點嚇死我,這下好了,我忘了手裏的數兒,得重新數了。”

雖然他是很喜歡數錢不錯,但再喜歡,他也不喜歡重復的數呀。

陸氏驚詫的看著地上堆著的兩堆錢,問道:“你哪來這麼多的錢?”

周五郎道:“賺的!”

周立君和周立重他們也過來了,等聽他說完他為啥要坐在地上數錢,半晌無言。

周立君從地上拿過算盤,問道:“所以你拿這個東西來有什麼用?”

周五郎道:“算菜錢。”

周立君就拿過他那些記得亂七八糟的數,坐在桌子邊打算盤,“我給你算吧,來,報個數,你多給三個工頭多少錢?”

他算數是不怎麼樣,但記憶卻很好。

一筆一筆都記得非常的清楚,當然,他只會算個人的,總數是不知道的。

周立君撥算盤撥得啪啪響,不一會兒就道:“一共去了十二萬六千一百二十八,五叔,不算你自己這六日的工錢,你一共賺了七萬三千八百七十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