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1章 地主和佃農

吏部考試就半天的功夫,白二郎今天考完,第二天就拿到了成績。在二十多名進士中,不上不下,名次還行。

不過和急忙去侯官的白大郎不同,白二郎拿到成績後沒有去吏部,而是跑回家找明達,拉著她去了一趟皇莊。

現在去排隊選官,萬一嶽父大人直接給他賜下官來,他是立即去報到,還是遲兩天?

所以不急著侯官,他決定先休息幾天再說。

從去年到現在,他可是一直忙得不行,便是難得可以出門玩一趟,那也是提著心的玩,根本不能全心全意。

明達是認識五谷,甚至還親手撒過種子,也看過人種地,但對農事的了解也只基於知道表面。

不像白二郎,他可是從小管著一個莊子的。

因此拉著明達去皇莊裏住了兩天,四處走了走,知道偌大的皇莊裏竟然只有六十八戶佃農,奴仆二十九人……

而櫟陽縣每年都會抽調一裏的役丁過來幫忙春耕秋收。縣下各鄉裏輪換著來,可以保證好幾年不重復。

白二郎和明達道:“周滿在莆村的職田就招了一裏的佃戶,足一百戶,因為地少,他們才能精耕細作,像你這麼大的莊子只有這麼點兒人,基本上就是把種子撒下去,追一些肥,別說澆水了,怕是連草都不除,兩個月下來,草能比麥苗長得還好。”

明達恍然大悟,“難怪上次看到的麥田比隔壁的草還稀松。”

白二郎就忍著笑道:“人少太少了,而且土壤也不一樣,也有去年雪災的原因在。”

“不過不管是為了什麼,這麼大的皇莊只這麼點人是不夠用的,”他道:“種地並不是把種子播下去就可以了的,日常也很重要。”

白二郎覺得他大概知道為什麼皇帝有這麼多地,卻還是那麼窮了。

他道:“每年皇莊都能免費得一百個役丁勞作,但他們只是春耕十日,秋收十日,中間那麼長的時間呢?”

“種下去的種子需要施肥、澆水、除草,甚至還需要除蟲,光是豆子,種下去後最少要除草兩次,不然,後冒起來的草也會搶去地肥,長得比豆子還要好。”

白二郎道:“所以靠役丁不行,還是得招募長工或是佃戶。”

明達歪著頭想了想,很好奇,“為何皇莊招不到佃戶?”

白二郎:“因為你們太黑了。”

明達:……

白二郎道:“你知道一般百姓一年的租稅是多少嗎?”

明達笑道:“每丁每年要交粟二石。”

白二郎點頭,道:“這個租稅不高,與他們的授田相比,差不多是四十稅一。可佃戶租種他人土地,一般是要上交四成到六成的租稅。”

明達算了一下兩者之間的差距,大驚,“怎會相差這麼多?”

白二郎道:“私人畢竟不是國家,從古至今,給佃農的租稅一直是這麼高的,刻薄之家,將租稅提到七成的也有。”

“不過,為了保證收成,東家一般都會提供良種、農具和一些耕牛,但也有人家刻薄不會提供,最後佃戶離開,寧願做流民也不種地。”白二郎看著明達道:“剛才我們不是問過了嗎,皇莊的佃租一直是六成。”

明達:……所以她家是刻薄之家?

她問,“你家給佃農的佃租是多少?”

“看情況,有時候五成,有時候四成,最少的時候收過兩成,若是碰上大災,還得免租。”白二郎曾經可是奔著繼承他爹的土地,當個小地主去的,加上現在又考官,對這種事很是了解,他道:“佃農該交給朝廷的租稅是由東家上交的,除非他再另外有口分田,那就按照比例來分擔。”

“像我家,大貞十年水災泛濫,我爹就免了好多人家的租稅,該他們家每丁二石的租稅也得我爹上交的,這就是虧了。”

那一年白老爺就虧了不少,佃農要是沒有口分田,只佃租地主的地,那就只需要對國家服勞役而已,剩下的租稅和賦稅等都是要地主交的。

平常東家們是會撥出地來給佃農們種植桑麻,由他們自己紡線織布,按照預訂的租子上交一部分,剩下的是他們的。

朝廷要收稅時,東家一並將佃農們的租賦上交給縣衙,所以當年白老爺不僅要白貼錢給佃農們上交租稅,還要自陶腰包賑濟佃農,順帶損失了當年的糧種……

當然,白二郎說這些是想告訴明達,“綿州雖然人少,但我家要招佃農就總能招足,便是綿州那邊沒人了,別的地方也會有人特特的趕來。”

明達若有所思,“你是覺得我們皇莊不夠寬和,所以才招不足佃戶的?”

白二郎不委婉的點頭,和她道:“京城雖富裕,但在此的失田之人也多,只要給足夠的利益,想要招到人並不難。”

他道:“我們家又不缺錢,便是前期投入大些,這麼好的地,只要精耕細作,收成一定不低,就算是只收四成,每年的收益也不少了。”

看周滿這兩年的職田收益就知道了。

明達興趣起來,眼睛閃閃發亮道:“好,這個皇莊我們親自來管。”

她還和白二郎商量,“要不要把管事換了?”

聰慧的明達自然知道皇莊裏有這麼多貓膩是因為管事的原因。

白二郎也想換掉,不過他覺得換人是大事,自己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於是跑回去問白善和周滿。

白善道:“他只要聽話就不用換。”

他道:“他慣了這麼多年皇莊,對那裏面的地和人都熟,而且也能管得住人,不用管他之前是怎麼管事的,這會兒他只要聽你,不,是聽公主的話就可以。”

只要明達公主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那便可用。

滿寶道:“就算要換,也先過了春耕,這會兒可不好換個管事來管這麼多地。”

白二郎便吃了定心丸,呼出一口氣後問滿寶,“你說這麼多地我上哪兒招工和找佃農去?”

滿寶覺得這會兒找佃農已經遲了,那麼好的地,一定要找勤奮的人才行,萬一招到一些懶的人家怎麼辦?

所以她道:“你們破費一些直接請長工或短工吧,反正京城閑散的人也多,這些人應該不難找。”

白善道:“可惜四哥出門去了,不然這事兒可以找四哥幫忙。不過皇莊的管事應該也有相熟的伢子,你在京城和雍州都發布公告,肯定能請到不少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