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0章 提點

按理來說,皇莊是不能征役的,役丁只為國家公共事業服務,比如修路、修橋、挖溝渠、築河堤,或者給軍隊運送糧草之類的。

可這世上若都能“按理”來說,那世界就不會亂,國家不會更疊,上位者不會換了一茬又一茬。

不管是白善白二郎還是周滿,他們認識這個世界,大多數還是從書上來的。

書上可沒說役丁還要給皇莊春耕秋收的,因此他們都驚訝。

尤其他們去皇莊幹活兒還得自帶幹糧,這就有些過分了,給縣衙和州府服役還有一日三餐吃呢,哪怕是稀的。

明達也有些好奇,“皇莊有這麼多地,為何會無人耕種?”

管事道:“陛下仁厚,可做不來像哀帝那樣直接擄百姓為奴的事兒。”

明達:……和哀帝比較算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嗎?

白二郎覺得他回答沒到點子上,幹脆明著問道:“奴仆不夠,為何不佃租給人種?”

“佃戶少呀,”管事嘆氣道:“皇莊每年都在招佃農的,但來佃租的人少,小的也沒辦法呀。”

明達不由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定定地看了管事半晌後點頭,“行吧,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管事沒想到這麼輕易就算了,楞了一下後問:“駙馬爺,那這修路的事兒……是不是要一並交給縣衙?”

只要公主一句話,荀縣令難道還能拒絕嗎?

白二郎卻覺得做人要守信,說好了一人一段,他們現在跑去將這一段路也一股腦的交給荀縣令,回頭荀縣令會怎麼看他們公主府?

白二郎揮了揮手道:“先下去吧,此事我和公主再商議商議。”

管事就不由看向公主。

明達公主揮了揮手道:“下去吧。”

管事這才耷拉著腦袋退下去。

滿寶和白善看過他們的役丁後,後方就一頓鑼聲當當的響,中間的工頭聽到了也拿出一面鑼當當的敲,大聲呦喝道:“收工嘍——”

聲音綿延而去,最後一段路的那一百人聽見,立即倒掉框裏的土,背上自己的工具撒腿就往這邊跑。

工頭也來不及和周滿白善說話了,一邊扛了自己的鋤頭一邊道:“鄉主,我們吃飯去了……”

一言未完,他們已經撒腿跑遠了,帶起一陣灰塵,差點撲進滿寶他們的嘴巴裏。

滿寶和白善:……

經過第一天的手忙腳亂和混亂之後,周五郎已經很有經驗了,三組人,竈臺就壘了三處,只不過現在三處人間隔都不是很遠,而他要統一管理,更是只請了六個婆子幹活兒,菜要一起洗,肉要一起切,這樣才快些,所以三處竈臺都在一處。

不過他眼睛利得很,立即指了一人道:“你是那邊組的,別亂排隊,下次再抓到扣一個餅子。”

對方立即老實的挪回去了。

周五郎氣得哼哼,真是啥時候都有想趁他不註意占便宜的人。

六個婆子,一處竈臺占了一個,排隊上前的人在第一個婆子處領餅子和打一個菜,在第二個婆子處打一碗湯和一個菜。

滿寶和白善騎著馬灰頭土臉的跑回來,見他們還算有秩序便松了一口氣。

周五郎見他們都老實排隊,這才走到滿寶跟前勸道:“你們回家去吧,這兒我看著呢。”

“五哥你什麼時候回去?”

周五郎道:“等他們都吃好以後就回去,放心,我有經驗,必定能在關城門前回去到。”

滿寶便點了點頭,和白善回城。

周五郎也去領了餅子,打了一碗菜和一碗湯便蹲在地上與他們一處吃起來。

三個工頭圍著他,其實到現在都有些不能理解,“五爺,您家這麼富貴,怎麼還需要您親自來做這樣的苦差事?”

周五郎啃了一口餅子,看了他一眼道:“誰說我家富貴了?”

工頭笑了笑道:“瞧您說的,我們這五百戶可都是鄉主的食邑,這還不富貴呀?”

周五郎郁悶道:“那你們也是到今年秋收後才交稅呀,這會兒我們還一粒米都沒吃著你們的。”

他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餅子道:“現在是你們吃我們的。”

工頭們:……富貴人家還介意這個?

周五郎繼續道:“而且我家和富貴還搭不上邊兒,誰不是從窮日子那頭過來的?”

三個工頭一臉的不相信。

周五郎就喝了一口湯,“不信?我也服役過呢,我家六兄弟,誰沒去服過勞役?不是我自誇,就是天下最好的官兒,那給役丁吃的東西也沒有我家給的夠量和好。”

這一點兒大家認,在場的役丁,家中有兄弟的,輪上幾年才輪到他們,但這幾個工頭卻是做熟了的,他們來服役不僅會輕松點兒,還能拿點銅錢,算是管理費,所以年年服役他們都來,吃的喝的再沒有比他們更了解的了,紛紛和周五郎豎大拇指道:“就憑這幾天的夥食,我們就知道鄉主和周五爺是這個,將來鄉主有什麼用得上我們的,盡管開口。”

周五郎便笑道:“客氣什麼,你們祖輩都在這兒種地,再沒人比你們更了解這塊地了,我們也不好多插手,倒是我家在這兒建了個作坊,以後鄉親們多照顧些就是。”

“這個您放心,鄉主的作坊建在這兒,敢有宵小來找麻煩,鄉親們頭一個不願意。”

“周五爺,我聽說鄉主還是神醫呢,那天花就是鄉主治好的,我們也是因為這個才成了鄉主的食邑是不是?”

提起這個周五郎就很自豪,他妹妹的故事他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於是就端著個碗和他們說起故事來。

距離這一段路並不是很遠的一條路上,那是由縣城延伸向皇莊和古城路口的路,如同樹枝一樣分叉開來,那一截比較短的樹杈子就是荀縣令負責的路段。

他們的役丁也正在吃飯,聞到空氣中飄來的似有似無的香味兒,有一人忍不住蹲下去緊了緊褲腰帶,一邊吃粥一邊道:“聞到了嗎,麥香味兒,他們肯定是又吃餅或者饅頭了。”

“說不定還有肉。”

“行了,別肖想了,這會兒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縣衙給的粥這麼稠算很不錯了。”

“就是,這兩年算不錯的了,碰上前兩年受災的時候,就算是才秋收,服役的時候那粥都立不住筷子,還只給兩頓,你就知足吧。”

一旁一個大小子呼嚕嚕的就吃完一碗粥,摸了摸肚子,摸出一塊幹巴巴的饃就啃,這是從家裏帶來的。

一旁的工頭看見,呼了他一巴掌道:“晚上吃什麼饃,留著明兒早上和中午吃,那才是賣力氣的時候。”

“我,我餓嘛……”

“魯哥別生氣,別生氣,這小子是第一次來,不知道深淺,小子,工頭這是為你好,這硬實的東西要在早上和中午吃,這都快要睡覺了,你吃了幹啥?”

“餓了睡不著。”

“多灌兩口水就飽了,你小子別不聽勸,要是白天遇上重活兒,餓慌了使不上力氣就趕緊塞自己一口,不然,摔下去估計就爬不起來了。”

一旁一個人道:“就是爬起來那也廢了。”

大小夥子聽得目瞪口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