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9章 勞役

被抽調來的役丁絕大部分都沒見過周滿這位鄉主,也有人當天正好在集市上,因此見過她一面。

不少人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偷偷的擡起頭來看她。

滿寶看了一下進程很滿意,她走去看飯菜,周五郎道:“主食就是饃和餅子,一天三頓,頓頓都有些肉。”

肉並不是很多,只是能保證他們有油水而已,周五郎一直給自家飯館做采買,每天還能買來許多沒肉的骨頭,燉了湯後燙些菜,滋味也很不錯的。

主要他舍得放鹽。

有鹽就有力氣,何況他還有肉,被抽調來的役丁心中的那點不滿早消散了,而且略一想,覺得給鄉主服役也很不錯,這會兒幹十天,等到秋收結束農閑的時候再有十天,今年的勞役時間就滿了。

給縣衙服役,夥食可沒現在這麼好。

滿寶看過,很是滿意,和周五郎道:“錢要是不夠就找立君拿,肉可以多一些。”

周五郎點頭應下。

滿寶這才上前去看役丁們修路,見他們都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她便對他們微微頷首道:“我知道,春耕在即,諸位對此時服役都有些意見,也是因為這個,我特意和荀縣令抽了三百戶的役丁,我們就負責這一段的路,從上中下分開來修,十天的時間絕對可以修上。”

她道:“道路修通之後,你們家裏的雞蛋、菜蔬、河裏抓的魚蝦等都可以最短時間送到新城那邊去,這些東西在集市上可能賣不出去,可能只能換一些很低廉的東西,但在新城,你們能賣出更高的價錢。”

“更不用說道路修通之後,京城和雍州之間會來往更多的讀書人和商人,到時候便是在路邊支個攤位賣些包子饅頭也是可以掙錢的。”

役丁們楞楞的,一個忍不住問:“鄉主,路邊支攤位,誰買這些東西呀?”

“是呀,他們在雍州和京城不能買嗎?”

滿寶就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惆悵的道:“這世上總會有些人因為一些原因晚起,然後錯過吃早食的時候……”

一旁的白善忍笑,直接說睡懶覺不就好了?

役丁們聽得很認真,這段話有點兒復雜,雖然聽不太懂,但機靈一些的役丁已經考量起來,等路修好,忙完春耕,他們就做了饅頭拿過來試試看。

要是賣不出去,就留著自家吃便是。

滿寶發表完講話,大家的熱情又高漲了一個度,幹起活兒來更有勁兒了。

鄉主說的不錯,這條路她不常走,但他們卻是常走的,這條路是為他們修建的。

滿寶滿意的頷首,上馬後去下一個路段,往前跑一小段便又是一百人,這裏只有工頭,他老早就看到那邊的動靜了,周滿一到,他立即跑上去行禮,“小人拜見鄉主。”

滿寶下馬,笑道:“起來吧,你們這一段路修得如何?”

他做了許多年的工頭了,這還是第一次見一位鄉主來檢查路的質量的,不過他也有經驗,立即將人領到他們才修過的路面上讓周滿看,“底下一層鋪了石子,上面是壘的黃泥,我們滾著碾石來回兩趟,將路面碾得嚴嚴實實的,不信跺跺腳就知道了。”

滿寶才不跺腳呢,她牽著馬在路面上走了走,發現揚起的灰土不多,滿意的點了點頭,還行吧,泥土沒有很松散,可以頂個幾年。

一般官道隔幾年也要修補的。

白善則是用腳尖戳了戳路面,也點了點頭,和滿寶上前去看他們鋪設石子和黃土。

滿寶看過,問道:“這土你們是從哪兒來的?”

工頭便道:“一半是從擴建的路面上挖來的,還有一半則按照裏長的吩咐去溝渠那邊挖了挑過來的。”

這樣還能順便通一通溝渠。

滿寶滿意的點頭,問道:“附近鄉村的溝渠多少年沒通了?”

“有三四年了,”工頭道:“有大水利,還有皇莊那頭每年都需要勞役,所以這邊的溝渠水利都輪不上。”

滿寶一楞,“皇莊也從縣中要役丁嗎?”

“是,”工頭討好的笑道:“那可是皇帝老爺子,陛下要用人,縣太爺哪有不肯的?”

皇帝才懶得管這種事呢。

滿寶覺得回頭得和明達談一談,她可不能和她搶人。

不過上次從皇莊那裏經過,裏面人是不多,話說,碰上春耕他們怎麼辦?

明達此時也正在煩惱人手的事呢,周滿和荀縣令的人都動起來了,明達這才知道她皇莊裏的人手不足。

別說春耕了,連這次修路的役丁都拿不出來。

她不由問一臉苦色的皇莊管事,“那往年春耕秋收你們哪來的人手?”

“莊子裏的奴仆和佃戶們先做,然後是縣裏會給抽調一些百姓來幫忙。”

明達問:“算役令?”

“是,算役令。”

明達不由問,“可是發役令不是要避開春耕和秋收嗎?”

“哎喲我的公主殿下,我們皇莊抽來役丁就是為了春耕秋收的,要是避開,那我們還抽什麼役丁?”管事道:“能給皇家幹活兒是他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他們感激還來不及呢。”

一旁的白二郎便看向他,問道:“你們給役丁結算工錢了?”

不然他們怎麼會感激?

“沒有,”皇莊管事悶悶的道:“駙馬爺,從沒聽說過征役丁還要給工錢的。”

那人家憑什麼感激?“那是你們的夥食很好?”

“他們自帶幹糧。”

嗬,白二郎嚇了一跳,這是連縣衙的役令都沒比得上。

白二郎感興趣起來,摸著下巴想,所以他們是真的感激,還是假的?或者就是管事自己臆想的?

明達也好奇起來,不由問,“皇莊的人手不足都要抽調役丁嗎?”

“是啊,歷朝歷代都如此,”皇莊管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連忙解釋道:“殿下,我們陛下寬厚,都沒讓他們直接入皇莊,而是只抽調役丁而已,要是前朝,那哀帝看中哪塊地都是直接圈起來,連同裏頭的人,全變成皇家的了。”

“不過能吃皇家的糧食,也是他們的福氣。”

白二郎:……

便是明達這個皇家人都覺得這話很無理,誰好好的良民不做,覺得為奴作婢是福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