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6章 財政大權

莫老師能動用的資源就多了,而且他們學校也有老師研究古代醫學的這一塊兒,他在引擎中找到相關知識,看一下論文是誰寫的,直接找過去就行。

莫老師在學校還是很有地位的,這些人職位普遍比他低,一聽說他對這個研究方向有興趣,立即精神一振和他熱切的聊起來。

所以第二天,莫老師就把收集到的信息匯總了一下發給周滿,還將對方推薦的書目找出來給周滿發過去,“這幾篇論文都是最新研究,你現在看不到,我會給你郵件發一份,但這九本書百科館內都可以搜索得到,你可以購買下來自己閱讀,有不懂的地方再問我。”

滿寶看到書目鏈接,一時心慌,這麼多書,她得看多久才能看完?梅娘子的病情等得起嗎?

心裏這麼想,滿寶還是一口氣將莫老師推薦的九本書都買了,然後才開始看莫老師發給她的論文。

相比於散落在各處,需要自己歸納總結,沒個重點的書籍,論文裏重點突出,她很輕易就能找到自己要的內容。

只是裏面有些名詞滿寶不認識,她還得另外買一本解析的書,或者在百科館內搜索釋義。

滿寶直接付了積分將這幾篇論文打印出來看。

白善找過來時科科提醒了一下滿寶。

滿寶回神,將論文塞進抽屜,沈思了一下,從旁邊抽出一張紙來,一邊研墨一邊思考,將她剛才看到的論文推析總結性的寫下來。

白善敲了敲門,聽見她應聲後才推開門進來。

“怎麼,梅先生的病情很難治嗎?”

“生病的不是梅先生,而是他女兒,”滿寶道:“梅娘子有孕,但孕在兩岐,很是兇險,現在已經打胎了,我在想如何治好她這病癥。”

白善雖耳濡目染下雖知道些醫理,卻不是很精通,他目露疑惑,“我知道,胎凝之處為子宮,兩岐是哪兒?”

滿寶道:“就是連接子宮之處,其實你說的不對,胎凝之處不在子宮,胎孕凝後所藏之處方為子宮,子宮上有兩岐,中分為二,形如合缽,一達於左,一達於右。胎於兩岐處凝之,後輸送往子宮藏之孕養,她的問題就在於兩岐處不通,因此所凝之胎就落於兩岐。”

白善恍然大悟,“兩岐狹窄,胎兒在那裏孕育會撐破肚子?”

雖然有些不準確,但他能理解到這點兒也可以了,滿寶點頭,“一旦自主破裂,那會疼痛難忍,且有大出血的風險。”

白善坐到滿寶邊上,問道:“能治嗎?”

滿寶搖頭道:“不肯定,但我覺得可以一試。”

她眼睛亮晶晶的,顯然很興奮,“這種病例我只偶爾聽陶大夫說過,還是第一次碰見,世上這種病癥應該不多。”

所以她想要把握住機會好好的研究研究,也因此,她雖在其上花費巨大,但並不想從梅先生那裏拿太多的錢。

診費可以不要,畢竟後面藥錢可能需要不少,萬一他們把錢花完不治了怎麼辦?

說到診費,滿寶將今天收到的那個錢袋子拿出來給白善,喜滋滋的道:“你看,這是我今天掙到的。”

白善伸手接過,將銀子倒出來後便拿在手上,笑問,“給我收著?”

滿寶一聽,頓時有點兒肉痛,她遲疑了一下後道:“那給你收一半吧。”

白善立即將銀子分出一半來,將另一半給她放進錢袋裏,“好,那我就收一半好了。”

滿寶眼睜睜的看著他把十兩銀子收走了。

白善將他腰上的錢袋拿出來裝銀子,卻從裏面倒出一把珍珠來給她,特別的圓融和大,滿寶目瞪口呆。

白善笑得瞇了眼,道:“今日陛下特招我進宮讀書,正好遇見楚州送來東海珠做貢品,陛下便賞了我十顆。”

滿寶就捧著珍珠不動彈了,驚嘆道:“這就是東海珠呀。”

白善頷首,“祖母和母親現在都不愛珍珠,所以都給你了。”

滿寶喜歡得不行,然後看了他一眼道:“祖母和母親說不愛,並不是真的就不愛。”

滿寶將珍珠分出三顆來,剩下的用兩個小荷包裝了,一個荷包裝了四個,一個裝了三個,她交給白善,“這個給祖母,這個給母親。”

白善看了看她,“你親自拿去給祖母和母親吧。”

滿寶搖頭,“你拿去祖母和母親才更高興。”

孫媳婦和兒媳婦給的能有比孫子和兒子給的更高興嗎?

白善有些疑惑,“怎麼會,祖母和母親也很喜歡你。”

滿寶大手一揮,肯定的道:“聽我的沒錯,我有這麼多哥哥侄子我能不知道嗎?”

看她爹娘和哥哥嫂子們的反應就知道了。

一匹布,要是大頭送給大哥和大嫂,倆人必定笑得眼都不見了;要是劉三娘送,倆人雖然也高興,但一定有限。

白善若有所思起來,覺得此事宜早不宜遲,於是起身,“那我現在就送去。”

果然,劉老夫人和鄭氏很高興,雖然一個勁兒的讓他帶回去給滿寶做首飾,但他堅持送給劉老夫人和鄭氏,倆人也沒再堅持,而是很高興的收了。

白善若有所思的回房。

滿寶正捧著一本嶄新的書靠在床頭看,見他回來便擡起眼看了一下他,“我沒說錯吧,祖母和母親是不是特別高興?”

白善從櫃子裏拉出自己裝銀子的小箱子,應了一聲後道:“她們說留著以後給你做首飾用。”

滿寶手上的書慢慢往下挪,眼睛從書上露出來,看著白善將那十兩銀子放進箱子裏,鎖好後又放到櫃子裏。

滿寶的書就往上擡了擡,完全遮住了臉,她道:“我們今年得給侄子侄女們發紅包了。”

對,他們成親了,今年已經從收紅包的那一個變成發紅包的那一個,白善有片刻的憂傷,然後問道:“祖母和母親沒讓人打金銀裸子嗎?”

滿寶道:“沒聽說,明兒問一問吧,要是沒打,你把銀子給我,我去銀樓裏打一些回來。”

白善應下,盯著她手中的書歪頭問道:“你看的什麼書,這麼高深嗎,到現在都沒翻一頁去。”

滿寶就翻了一頁,面不改色的道:“醫書,新的,從沒看過,所以看得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