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3章 勸說

梅娘子是梅先生的獨女,江南人,今年二十有三了,很瘦弱的一位娘子,滿寶先寫下她的基本信息,這才問道:“你成親了嗎?”

梅娘子頓了一下後道:“是,成婚有五年了。”

“生產過孩子嗎?”

梅娘子臉色似乎更蒼白了些,搖頭道:“沒有。”

滿寶記下,放下筆後道:“我們去裏屋檢查一下。”

裏面是拿來做針灸的床,大丫鬟扶著梅娘子進去,解開了鬥篷鋪在床上才讓她躺上去。

滿寶摸了摸她的肚子,換著方位的按,問道:“疼嗎?”

頭兩下她都只是說有點疼,第三下時她臉色驟然一白,疼得都說不出話來,不由自主的蜷縮起肚子。

滿寶見狀微微皺眉,不由拿起她的手靜靜地摸了摸脈,半晌後問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痛的?以前有過這樣的情況嗎?”

梅娘子微微點頭,一旁的大丫鬟就代為回答道:“疼是五天前開始疼的,以前有過這樣的情況。”

大丫鬟看了眼梅娘子的臉色,見她還算平靜,便照實說道:“以前有過兩次,第一次不知原委,後來才知道是有孕了,第二次大夫說孩子落在了宮外,也要打掉,所以……”

滿寶就明白了,少腹血瘀,只能活血化瘀了。

滿寶在心裏推演了一番藥方,不太有把握,於是道:“梅娘子,我於這活血化瘀上的經驗差些,不如我請了陶大夫過來一起商量方子?”

“不行,”梅娘子搶在丫鬟前急切的道:“周太醫,我,我想保下這個孩子。”

滿寶:“……梅娘子,這個孩子保不住的,它落在了宮外,現在還小,等過一段時間他越長越大,被壓迫之下就會破裂,到時就是大禍了。”

梅娘子紅著眼睛搖頭,“周太醫,若是打掉他,我在江南也能請大夫開方,何至於千裏迢迢的到京城來?為的就是要保住這個孩子呀。”

滿寶:“可這個是保不住的呀,他沒有落在宮內。”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他落到宮內去?”

滿寶:……她暫且沒有這個本事,嗯,或許可以問一問莫老師?

滿寶思索片刻後道:“你且等一等。

滿寶轉身出去,梅先生正在外頭團團轉,看到她出來立即道:“周太醫,話我都聽到了,在下只想問,這個孩子能否保住?”

雖然還沒有問過莫老師,但以她對現在醫學的了解,滿寶還是搖了搖頭。

梅先生頹喪下來,但很快又打起精神來,“那還請周太醫保住我女兒,這胎,這胎就打掉吧。”

“父親——”隔著一道簾子,裏面的人顯然也聽到了梅先生的話,梅娘子顯然不能接受父親如此輕易就妥協了。

滿寶點了點頭道:“二位且捎帶,我去找陶大夫來會診,怎麼治,有什麼結果,容後再討論。”

不僅梅先生,簾子裏的梅娘子也升騰起了一絲希望,但想到濟世堂的陶大夫他們之前也看過,那絲希望又搖搖欲墜起來。

滿寶撩開簾子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和鄭大掌櫃在說話的百草堂掌櫃,滿寶和他也算熟,於是點了點頭算打招呼,轉身去敲陶大夫的門。

陶大夫應了一聲,滿寶探頭進去看,見他正埋頭給一個病人寫藥方,便往後看了一眼,見沒人了,立即笑吟吟的站在一旁等。

陶大夫將藥方交給病人,等他出去了以後才笑問:“周小大夫來問梅娘子的病?”

滿寶便坐了過去,“您之前給她看過?”

陶大夫頷首,他雖然不能像周滿那樣上手在人小娘子身上摸來摸去,但通過脈象,又問了一些以前的事,經驗豐富的陶大夫已經猜出她是少腹血瘀的實癥,當時就給了她開了活血化瘀的藥。

不過這個方子也是有風險的,因此當時他的建議時再請一個穩婆,或者等一等,去太醫署裏請個女學生過來,吃了藥後看化瘀的效果如何再下藥。

結果梅家父女都不舍得放棄這個孩子,堅持要保住胎兒,說真的,陶大夫的確沒這個本事,甚至他可以拍著胸脯肯定,滿京城裏無人有這個本事。

胎兒已經著床在宮外,這個可怎麼移到宮內呢?

陶大夫有些期待,又有些探究的看向周滿,“周小大夫有辦法?”

滿寶搖頭,“沒有。”

陶大夫便嘆息一聲,“那就只能活血化瘀了,我問過她日子,我猜著她有孕也有一個來月的時間了,再晚,胎兒自落,只怕會引起大出血,到時候能不能保住母體都不一定。”

滿寶點頭,皺眉道:“她之前已有兩次這樣的情況,為何不先找了大夫治好再生育孩子?”

陶大夫稀奇的看著她,“胎兒外落,這病怎麼治?”

滿寶:“……外落總有原因的,找到原因治好它,下次胎兒自然就會落在胎內了。”

陶大夫卻搖了搖頭道:“這談何容易,先不說她無病無災的時候很難查出原因,就說當下,她胎兒外落,此癥京城裏能把出這一點來的大夫不超過十人,更不要說一些州府,經驗少的,可能一人都把不出來,她之前便落了兩胎,這一胎再落,想要治好,難。”

滿寶就皺起眉來,她解剖過女性擬人模特,胎兒外落,一般只有兩個地方,她不信沒有原因,而既然有原因,就一定有辦法查出來再治好。

不過當下還是要商量一下活血化瘀的方子。

陶大夫上次摸過梅娘子的脈象,心中有數,加之這次周滿可以上手檢查,所知更細,因此開的方子也更貼合些。

倆人商量出來藥方,陶大夫道:“最要緊的還是得要病人自願打胎,吃這種藥本就有風險,她若心中不願,風險只會更高。”

滿寶明白,一邊讓科科給莫老師發郵件,一邊去找梅先生父女。

滿寶沒將藥方給梅先生,而是先找了倆人談話,“這一胎是保不住的,根據您給的日子,我們算過你的孕期,應該有三十五天到四十天左右,胎兒外落,這個時間已經是極限了,再等下去,它恐怕會自己破裂,到時候怕是要引起大出血。”

她道:“先打掉這一胎,然後再治療,等調理好身體再生產便是,梅娘子也還年輕,何必急於一時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