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0章 梅先生

戒嗔重新回到梅園,他以為他小心一點兒就能避開他們,因此豎起耳朵仔細的聽了一下,便直接繞過最大聲音的那一叢梅花林往另一處去,結果才轉過三棵梅樹就看到兩個相對而站臉色紅紅的年輕男女,而且還挺熟。

戒嗔停下腳步,臉色紅紅的劉煥和周立如一起轉頭看過來,三人一下就對上眼了。

周立如手上還拿著劉煥才給她折的花,倆人看著戒嗔,才要說話,戒嗔便對他們略一頷首,轉身就走了。

劉煥張了張嘴,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才回頭問周立如,“他怎麼就走了?”

周立如道:“走就走吧,戒嗔大師是高僧,他不會把這些事放在心上的,走吧,我們收一些掉落的梅花就去找小姑。”

戒嗔又轉了一個方向,終於找了個沒人的地方上下左右的打量起旁邊的梅花來,選來選去,終於選了一枝還不錯的,於是從袖子裏拿出花剪就剪,結果他不常幹這樣的事,所以剪了好幾下沒剪下來。

戒嗔也不急,他是一個成熟的僧人了,所以不急不躁,結果他在下第五剪的時候,滿寶幾個笑嘻嘻的轉出了一棵梅樹,兩下一遇見,戒嗔有點兒安靜,但滿寶卻是立即叫道:“呀,護國寺上的梅花是不叫折的,只能取地上掉落的……”

滿寶說完才看清是戒嗔,話便一頓,稀奇道:“戒嗔大師,您怎麼也摘花?”

戒嗔大師已經放棄避開他們了,直接用力合剪,一枝大拇指那麼粗的梅枝就被剪下,他將花拿在手中,面無表情的和幾人行禮,“見過幾位施主,奉師命前來剪花。”

他頓了頓後道:“護國寺的梅花的確不讓剪的。”

他可沒忘記,他們第一次來護國寺的梅林時不懂規矩,可是剪了好幾枝梅花走。

當然,他是不會心痛的,心痛的是主持。

滿寶眼睛發亮,目光炯炯的盯著他手裏的梅枝,“戒嗔大師好厲害呀,選的這枝梅花很好看呀。”

白善也覺得好看,就小聲和滿寶道:“等回家,我們也去自家的梅園裏看一看,有好看的也剪了裝瓶。”

滿寶:“母親不會答應的。”

滿寶覺得鄭氏才是真的愛花草,她則是愛挖花草,花園裏的花花草草她一向看得緊,要裝瓶得經過她的同意才行。

為不讓她傷心,其實最好的辦法是……

滿寶的目光落在戒嗔懷裏的……剪子上。

君子不奪人所好,但這梅園裏還有許多姿態昂然的梅花呢。

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對視一眼,三人默契的上前圍住戒嗔,一個道:“戒嗔大師,我們也許久不去拜見智忍大師了,此次同去見大師如何?”

一個道:“戒嗔大師,我幫您拿梅花。”

最後一個就道:“我幫您拿剪子,這裝瓶怎能只選一枝梅呢,萬一這一枝不適合花瓶,豈不是要白跑一趟?我們多選幾枝吧。”

另外倆人連連點頭,“是極,是極。”

戒嗔面無表情的被他們挾裹著又剪了三枝梅花,然後一起去找智忍大師,他們笑瞇瞇道:“讓大師來選一株他最喜歡的。”

戒嗔心中吐槽,然後剩下的三枝就是你們的了是嗎?

戒嗔被他們簇擁著去找智忍,臉上丁點表情也沒有,很有得道高僧的派頭。

主持招待完貴客回禪房時正巧看到四人一起往智忍的禪院去,不由頓住,目送他們走遠後便蹙了蹙眉,最後一嘆。

中原佛法頂尖的智忍大師並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即便是太子,要見他都得看一下智忍有沒有心情之類的。

結果周滿他們每次來都是想見便能見到,戒嗔從不阻攔他們,很顯然,這是智忍大師的意思。

主持是不明白這幾人怎麼就得了智忍大師的青眼,看著也不像是有佛緣的人呀。

智忍大師並不是一個人,他還有個朋友,倆人正坐著下棋,聽到這麼多人的腳步聲,智忍大師已經猜出是誰,因此巍然不動,對面的客人卻不由擡起頭看去。

喜滋滋過來的三人見智忍大師有客人,立即收斂了一些笑容,一派沈靜端莊的模樣。

白善嘴角淺笑的上前行禮,“見過智忍大師。”

滿寶和白二郎跟著行禮。

智忍大師目光從他們懷裏的梅花移到他們的臉上,微微頷首,露出輕笑,“是三位施主啊,這一位是梅施主。”

梅施主一身青袍,一身書卷氣,目光落在人身上卻有些冷淡,嗯,就跟他們懷裏的梅花似的,似乎很近,但卻很遠。

智忍大師笑著和梅施主介紹他們,聽到對周滿的介紹,他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她身上,臉上露出笑容,“這位就是名滿京城的周小神醫?”

他一露出笑容,人一下就近了。

滿寶臉上的笑容也不由真誠了些,笑著行禮道:“是,梅先生好。”

因為他一身書卷氣,很像莊先生身上的味道,這樣的人必定是個讀書人,叫個先生總不會有錯的。

本來臉色冷淡的梅先生一下熱情起來,放下棋子便起身坐到一旁,笑著請三人坐下。

戒嗔不理他們,轉身抱著自己的梅花就去插瓶,然後將瓶子放在屋中的案桌上。

這才出門來。

智忍大師一看便知這三個小友又欺負戒嗔了,於是笑著吩咐道:“戒嗔,將施主們懷裏的梅枝帶下去包上,回頭三位小友要帶下山的。”

滿寶三個謙虛的道:“這多不好意思呀……”

智忍大師就笑瞇瞇的道:“施主們要是不喜歡,那我讓戒嗔給他師叔和師兄弟們送一枝去……”

滿寶三個立即道:“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梅先生便看向三人,隱隱摸到了他們的性格。

智忍大師失笑,見梅施主躊躇不前,他便體貼的道:“周大人,梅施主此次來京便是為周大人而來。”

滿寶驚訝,“為我?”

智忍大師微微頷首笑道:“正是。”

梅先生終於也做好了心理建設了,起身和周滿行了一禮道:“周太醫,在下是來求醫的。”

滿寶就仔細的打量他,見他臉色紅潤,精神飽滿,四肢修長有力,看著就不像是個生病的呀。

身體看著比她爹還好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