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9章 賞梅

滿寶坐上接她的馬車,接過白善隨手遞過來的暖爐,長出一口氣。

白善手裏也有一個,他抱在懷裏,好奇的看著滿寶:“我聽人說,你和劉尚書因為怠政一起被罰俸一月?你會怠政?”

劉尚書也不會啊,那也是出了名的勤懇人。

滿寶有些心虛,小聲問道:“你怎麽也知道了,很多人都知道了嗎?”

白善一看便知是確有其事,他便道:“也……不是很多吧,”他有些不太確定的道:“吏部往戶部那邊送單子的時候路過我們翰林院,有人問起,所以我們就知道了。”

滿寶:“……你們翰林院在吏部的背後,戶部就在吏部邊上,吏部去送單子為什麽要繞著圈兒的先去一趟你們翰林院?”

翰林院是修書,修史的地方,裏面都是進士,還有兩座書樓的書和資料,所以很需要安靜,因此翰林院就在六部的背後,獨占一個非常非常大的院子。

這也是翰林自認比較清貴的依憑之一。

白善默默地看著滿寶,“你覺得呢?”

那當然是為了讓他知道呀。

滿寶就泄氣,嘟囔了一聲他們真八卦,這才將今早的事簡單的描述了一遍,她道:“劉尚書忙嘛,平時沒事就在戶部那邊,進宮也是去找陛下,哪有空與我閑話?”

“我也忙,下午還要去崇文館修書呢,就特意在大朝會後等了他一下,我們就說了一小會兒話,誰知運氣如此不好,正好就叫陛下給逮著了。”

她道:“要是只有陛下也就算了,他好說話,劉尚書當時一人就給我們求情了,結果老唐大人也在,他負責糾察百官,我們直接就撞上去了。”

白善便明白了,這個罰恐怕不是因為他們工作時間談私事,而是因為他們兩個說了皇帝和魏大人的壞話,不然就算魏大人不求情,以皇帝寬和的性格也會糊弄過去,不會真的罰他們二人的。

不過白善沒有點明,而是點頭道:“明白了,下次有事還是下衙後再找劉尚書說吧。”

滿寶心有戚戚焉的點頭,一個月的俸祿呢,也不少了。

白善看了好笑,不由問道:“所以你真知道自己這一個月俸是為什麽掉的了嗎?”

滿寶當然也思考過,於是嘆氣道:“我並沒有說魏大人和陛下的壞話,我還和魏大人同病相憐了呢。”

奈何當時的情境下,聽者也屬於說小話。

不過滿寶也只是心疼了一下,很快便將此事暫時放在了腦後,因為當下有更重要的事。

“立如和劉煥的事成了一半。”滿寶將劉尚書與她推心置腹的話說了。

白善隱隱覺得不太對,“劉尚書竟開明至此。”

滿寶也沒想到,還煞有介事的嘆息道:“以前都是我們誤會劉尚書了。”

周立如也沒想到劉家開明至此,於是再收到劉煥奉命送來的禮物時,她不再退還回去,而是收下,這讓一直屢戰屢敗的劉煥大吃一驚,忍不住問她,“你怎麽不拒絕我了?”

周立如擡眼看他:“……你希望我拒絕你?”

劉煥立即回神,連連搖手道:“不,不是……”

劉煥撓了撓腦袋,就是被拒絕習慣了,對方一下收下他的禮物,他便有些沒反應過來。

周立如目光遊移了一下,點了點腳尖,臉頰微紅的道:“對了,我小姑說朝廷封印後要去護國寺賞梅花,你去嗎?”

劉煥根本不知道這是兩家的約定,一聽說去玩兒立即點頭,連忙道:“去啊,去啊。”

他還問,“都有誰?要不要我多叫幾個朋友?”

他現在工部當差,新認識了幾個朋友,還是很相處得來的,大家可以一起玩。

周立如就擡頭看他,半晌後道:“你回去問你祖父。”

他們出去玩兒為什麽問他祖父?

護國寺就在城內,他祖父不至於這點兒地方都不讓他去,而且他現在出仕了,祖父已經不怎麽管他了。

劉煥不太想問,但回到家時,正好看見他祖父加班回家,不由就多問了一句,然後他就被揍了。

劉煥覺得冤死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被揍,不說理由也就算了,還把莫須有的罪名栽贓在他身上,說什麽因為他,害得他被罰俸一月。

天地可鑒,他最近可老實了,根本沒闖禍,也沒聽說他祖父因為治家不嚴和子孫不肖被彈劾呀。

劉煥雖在工部當差,但他位置小,主要是,這種事人們往往都不會當著當事人家屬的面議論,所以他還不知道他祖父因為和周滿在宮中說小話被罰俸。

等他知道緣由時,他人已經在護國寺上了。

滿寶覺得相親這種事,自然是長輩們說長輩的,晚輩們另外找地方玩兒,這樣才不尷尬。

於是她把白善和白二郎也給拉上了。

到了護國寺上,劉尚書夫人便握住錢氏的手笑道:“早就想請縣君來護國寺一走,卻一直沒有好的時機,今日碰上,可見是緣分了。”

錢氏也表示是,帶著馮氏見過她,兩家的長輩就先去禮佛,而孩子們則去賞梅花了。

錢氏很少拜佛,很多事兒都不熟,劉尚書夫人便教她,倆人很快就熟了。

滿寶他們則進了梅林,一進去,頓時自在起來,“護國寺的梅林可真好看,比我們家的也不差什麽了。”

被擾了清凈的戒嗔就一邊轉身離開一邊想,既然府上的梅林這麽好,為什麽還要來護國寺賞梅?

戒嗔的腳步放得很輕,誰都沒發現他曾經在此過,科科掃過,覺得他也沒觸到系統自動播報的線,於是依舊默默地不吭聲。

戒嗔回到師父的院子,合什道:“師父,周施主和白施主他們來了。”

智忍睜開眼睛,見他兩手空空,便問道:“讓你折的梅花呢?”

戒嗔頓了一下後面不改色的道:“師父,花草皆有生命,梅枝好好的長著,為何要折掉呢?”

智忍:“因為你師父我未能完全勘破紅塵,難得江南的梅施主過來探望,便想他留下一幅墨寶,有所求,自然要有所付出,讓你折的梅花就是要送給梅施主的。戒嗔,你真是因為花草皆有命才不折梅枝的嗎?”

戒嗔連忙認錯,表示這就去折。

他不太想碰見周滿和白善幾個,尤其是白善,他前段時間一直和他習武,戒嗔被他煩的不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