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7章 知己

劉尚書悄聲問道::“周大人,您找我有什麽私事?”

滿寶沈思了一下,覺得這件事怎麽拐著彎的問都不好,幹脆就開門見山的問,“劉尚書啊,昨兒我家吃酒,尚書夫人也去了,她又提了一下劉煥和我三侄女的事兒,我想知道您是怎麽想的。”

劉尚書一怔,沒想到是這事,這種事兒,都已經到人家家裏說親了,那自然是家裏長輩都看上了的意思呀。

這有什麽好問的?

精明的劉尚書便謹慎的回答道:“我是很喜歡你家三娘子的,聽說她讀書刻苦,成績也好,還很有天賦,就是怕周大人不太看得上我家劉煥。”

滿寶聞言,立即學著她娘客套道:“劉煥也不錯的,待人真誠,雖說誌小人懶,但他天賦也不差,主要品性好,心胸開闊,性情開明,這一點兒是最難得的。”

劉尚書覺得周滿這一句話並不是完全的誇獎,但作為一部尚書,他依舊敏銳的察覺到了周滿強調的“心胸開闊,性情開明”。

說真的,這門親事提了有小一年了,期間他夫人又旁敲側擊過兩次,也總是讓劉煥給周立如送東西,去與人好好的相處。

但一直沒有什麽成效。

要不是周立如也沒有說親與有意的人家,劉尚書都想放棄了。

今兒難得周滿主動提起,劉尚書幹脆就和她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周大人,聽您這話,您對我家這小孫子還看得上眼,怎麽您家就是不答應這門親事呢?”

滿寶聽他終於問出口了,激動的一拍大腿,拍完才覺得這樣不好,左右看了看,幹脆拉著劉尚書蹲在橋墩底下,嘆氣道:“要是單論這兩個孩子的人品性格,我是沒什麽意見的。我看劉煥有意,我家侄女也不是一點兒意思也沒有……”

劉尚書也一拍大腿道:“那不是正相配嗎?”

“結姻又不是只需兩個人願意就行了,你我都是過來人,都知道的,這結姻是結兩姓之好,將來我們家的小娘子要一直在你們劉家生活,你們劉家也要與我們周家常來常往,屬於半子,那就是兩個家庭的交流了。”滿寶道:“這兩方家庭和睦收獲的愉快是家庭不睦的多少倍呀。”

劉尚書上下打量著才成親不過兩月的周滿,半晌說不出話來。

倆人說得投入,誰都沒留意到面前的青石板上投下了一片陰影,如同山峰巒起一般起伏。

劉尚書半晌才找到自己要組織的語言,“所以你這是擔心我們劉家和你周家不睦?”

滿寶連連點頭,“是怕我們兩家不和。”

劉尚書就謙虛的笑道:“周大人多慮了,你們周家是寬厚慈善的人家,我們劉家雖不差,但敬重親家還是做到的。”

滿寶便說得更明白了點兒,道:“我們是怕理念不合。”

她頓了頓後道:“劉尚書別見怪,您是知道的,我是個耿直的人,如今也不避諱,我們周家是庶族出身,鄉下地方,男耕女織是常態,女子不僅要織布紡紗,還要隨夫君下地耕作,可以說家的一半是女子撐起來的。”

劉尚書點頭,作為戶部尚書,他自然知道這一點兒的。

“也是因此,我們家沒那麽多詩書禮儀的規矩,我聰明,我爹娘兄長們又疼我,又恰逢先生大恩,這才能夠開蒙讀書,所以我一路走來上了朝堂,我父母家人也都不覺得多奇怪,只是與有榮焉。”

劉尚書想,他們也沒覺得奇怪呀,哦,不對,一開始是有些奇怪的,但這都多少年了,大家早就習慣周滿在大朝會上了,反正她一年也難得開一次口,有她沒她沒多大區別。

不過做女子能做到周滿這份上,他也與有榮焉,奈何她姓周,不姓劉,這會兒又姓了白,更不姓劉了。

滿寶道:“所以我家能求娶劉醫助,將來她站在我現在的位置上,周家也不會大驚小怪,甚至以後立如也有可能站在我這個位置上。劉家是詩書傳家,只怕回看不慣我周家這樣教導女兒。”

劉尚書一下就明白過來他們為什麽一直在拒絕了,“哎呀”一聲,拍著腿道:“竟是我們沒說明白,周大人,我劉會是這麽膚淺和心胸狹窄之人嗎?”

他道:“府上的三娘子若能有周大人這份才情,我們是做夢都能笑醒的,別說她只是站在您現在的位置上,將來就是封侯拜相,我們也只會高興,豈會看不慣?”

他道:“要論這世上第一能幹的女子,那必定是先長公主了,然後是陛下的皇後娘娘,再往下還有李國公的夫人,甚至宿國公家的夫人也是上過戰場救夫的,這一個一個,不知多讓人羨慕呢,我能為我孫兒求娶到這樣的人物,只有高興的。”

林清婉懷疑的看著他,“可我怎麽偶爾聽著朝中的一些臣僚私下傳話罵我?”

劉尚書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小聲道:“他們那都是嫉妒您呢,若論罵,我們誰沒被人私下罵過?不信您看魏大人,上至陛下,下至六部裏的胥吏,誰沒暗暗罵過他幾句?難聽的話誰都會說,可魏大人就真如他們口中所說的那樣難堪嗎?他們就真的是瞧不起魏大人嗎?”

滿寶激動的拍腿,“是啊,他們這是嫉妒,嫉妒自己不能成為魏大人,同樣,也是嫉妒不能成為我。”

劉尚書覺得有些不太對,但此時正是說親的好時候,覺得應和比較好,於是點頭,“沒錯,他們就是嫉妒。”

滿寶就大有知己之感,拍著劉尚書的手臂道:“劉尚書啊,沒想到您是這麽心胸開闊之人,是我小視了,不瞞您說,我家這侄女兒從小讀書學醫,哦,對了,她也是以《千字文》和《論語》啟蒙的,這讀書多了,誌向就高遠,我總不能因為姻緣就阻了她的前程,您也是有孫子的人,應該明白做長輩的這一番心理,所以我才遲遲拿不定主意。”

劉尚書覺得他們的心理應該是不一樣的,他孫子要是有這份心氣,他就是半輩子不成親他也不會著急的,可惜劉煥沒有,他也就只剩下成親,將自己的後半生經營得輕松快樂一點兒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