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6章 搭救

白善就停下了腳步,他側頭看了看滿寶,笑道:“自然。”

他同樣壓低了聲音,一臉神秘的道:“首先,我們得生兩個孩子……”

滿寶收起了臉上的好奇,擡腳就踩著他的腳背走了過去,白善“嘶”了一聲,緊走兩步追上去,伸手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是認真的,總要等有了子嗣再想著下一步。”

他壓低了聲音道:“等我們的孩子長大一些,我們就和本家分支,或單成一支,或去綿州和堂伯他們分做一支。”

滿寶:“隴州那邊能願意?”

白善笑道:“樹大分支是常理,只要我講出道理來,他們自然會願意的。”

這件事不容易,非戰亂的時候,一般家族不會輕易分支的。

當年白老爺的祖父和父親能分支,還是因為當時正值前朝戰亂,各地起義不斷,他們與本家關系已經很遠,又有些不睦,在隴州很難再生活下去,這才跟隨流民慢慢到了綿州。

後來寫信回去給本家報備,便直接在綿州單開一支。

因為恰逢戰亂,族人四散,已經在各地生活下去,自然不可能要求他們回歸本家。

沒聯系上的也就算了,聯系上了的,他們要分支,本家那邊基本上沒有什麼意見就答應了。

可現在國泰民安,白善又新中進士,算是白氏這一輩子弟中最有前程的,他想要分支怕是不容易。

但白善覺得事在人為,只要他話語權足夠,又有足夠的理由,總能說服族長的長輩同意的。

而分支以後,“到時我們好好的教我們的兒女和孫子孫女,讓白氏聲名遠揚,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只是隴州沒落的小世家。”

滿寶:“你野心還挺大,你單獨一支都想躋身世家之列不成?”

“至少我也不能太差了,都說了要光宗耀祖了,”白善笑道:“不過這不是人生的主要目標,這只是對家庭將來的規劃,我覺得周家也需要一個家庭將來的規劃。”

“一門好的親事即便不能改換門庭,對家族的影響也是很大的,你我是從小的情誼,青梅竹馬,又有父輩的恩情在,所以在世人看來,我們結親是理所當然的,但若是立如也能和劉家結親,那在世人的眼裏,就是你們周家已經完全能夠與士族聯姻,接下來立學他們的婚事也就要容易得多了。”

滿寶道:“就怕齊大非偶。”

“劉煥的品性我們都是知道的,劉尚書夫人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接下來就看劉尚書的了。”白善看著她道:“其實這門親事你來與劉家商議,比嶽父嶽母他們出面還要好,因為你和劉尚書同朝為官,官品相差也不大。”

滿寶一想還真是。

劉尚書是三品,但她也是四品編撰好不好。

滿寶略一思索便道:“我去問立如。”

總要問過她的意思才行。

周立如這次思考了足有半刻鐘才道:“小姑,劉家門第太高了,我將來即便不能當太醫也是要坐診當大夫的,不然我這些年來日夜研讀醫書豈不是白費了?而且我喜歡給人看病。”

“若是劉家能和白家一樣不介意,不阻攔呢?”

周立如眼睛亮了亮,又有些不太確定的道:“他們家能願意?”

滿寶就知道周立如的態度了,於是揮手道:“這有什麼難的,等我去問劉尚書。”

周立如瞪眼,臉色微紅,小聲道:“八字都沒一撇的事兒,您去問劉尚書不好吧?”

“最基本的問題橫在這兒,不問清楚,你們的八字永遠都不會有那一撇的,那一撇就是這個問題,”滿寶道:“等問清楚,有了那一撇,你們二人再決定要不要往那一撇上加點兒什麼東西。”

周立如:……

然後滿寶就等著去上大朝會了。

大朝會一結束,她立即追著劉尚書出去,叫住正在和工部兵部兩位尚書的劉尚書,“劉尚書,我們說說話兒?”

三位老大人一起扭頭看她。

劉尚書有些戒備,韓尚書和新晉兵部尚書沒多久的趙國公一起瞇著眼睛看她,也有點兒戒備,“周大人,你在太醫署中不是只做博士嗎?”

還管問錢這種事兒?

眼看著就要過年開春,所有和他們搶錢的部門都是仇敵。

滿寶掃了他們一眼後道:“我不是公事,是私事。”

韓尚書和趙國公松了一口氣,劉尚書幾乎是立即高興起來,立即道:“行,我們借一步說話。”

韓尚書反應過來,一把抓住他道:“劉尚書,你答應的事可不能反悔了,下一次大朝會我要和陛下上書的。”

劉尚書用力的將自己的袖子扯出來,“什麼就答應你了,我們不是正在商量呢嗎,而且國庫的錢又不是我一人說了算,得中書省和門下省審核同意過知不知道,有本事你們找魏大人去。”

魏知管著門下省,專門審核給尚書六部的折子。

“你這……你剛剛明明松口了,黃河口必須得疏浚了,今年雪少,欽天監說今年中原一帶有可能幹旱,過兩年雨水肯定多,你……”

劉尚書已經扯著袖子側身走了,還招呼周滿,“來來來,周大人,我們那邊說去。”

滿寶同情的看了一眼韓尚書,給了他一個建議,“您還不如拿著折子去找魏大人你,門下省同意了,這事兒就準了一半了。”

剩下的一半得戶部同意,嗯,那就是劉尚書的活兒了。

韓尚書就淡淡地看了周滿一眼,他能不知道嗎?

就是魏知那裏很難說通,他才來找劉尚書的,同理,只要劉尚書這裏同意了,那這事兒就算成了一半,再和門下省打報告就要容易得多。

滿寶對上韓尚書的目光,溜走了。

趙國公拉住韓尚書,“行了,行了,沒幾日就要過年了,等過年的時候去找他喝酒的時候再提這事兒,這會兒提也沒多大用處。”

韓尚書只能作罷,然後皺眉,“周滿找老劉什麼事兒?”

趙國公背著手就走,“這個誰知道,反正不是公事就行。”

劉尚書也如此認為,臨近過年,也就是臨近開春,新的一年到老,國庫的錢又要一次大的分割了,最近來找他的人太多了,以至於他只要看到一部首官就下意識的脊背一緊,全是來找他要錢的。

劉尚書和周滿躲在了一座漢白玉橋下,就靠著橋路說悄悄話,“周大人,多謝搭救之恩呀。”

滿寶:“不至於,不至於……”

“至於,至於,”劉尚書笑道:“韓尚書難纏,趙國公又不愛講理,能從他們手裏把我救出來的人不多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