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5章 未來

鄭大掌櫃到了前面看到客人們,這才想起來重要的事,扭頭和周滿道:“對了周太醫,我正要與您說一聲呢,鄭辜那孩子在洛州看上了一個姑娘,過完年我就要派人去提親了,您對此有什麼看法嗎?”

滿寶楞楞,“我能有什麼看法?”

然後是“呀”的一聲道:“鄭辜要娶媳婦了呀?嗯,他是要娶了,早已及冠,再不娶就更不好娶了。”

鄭大掌櫃深以為然的點頭,不過他們這些杏林世家的子弟一向結親晚,二十四五才成親的比比皆是,這麼一想,他兒子也就不是十分的晚了,正好嘛。

鄭大掌櫃在心裏安慰著自己。

滿寶卻想起鄭芍來,“鄭芍的年紀也不小了,怎麼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呢?”

鄭大掌櫃道:“他父母沒什麼見識,因此沒給他操持吧。”

鄭芍老實木訥,當初鄭大掌櫃正是看中他這一點兒才把他送到周滿身邊做藥童的,但他這樣的性格在家裏就不是很受寵,底下還有機靈體貼的弟弟呢。

現在他弟弟的孩子都快要可以上街去打酒了,他還沒定親呢。

滿寶想了想便憂愁起來,她不僅要操心侄子侄女們的婚事,還要操心徒弟的婚事,好忙啊。

但她也就在心裏忙了一下,不一會兒聽到前頭一片熱鬧,立即就跑過去湊熱鬧了。

鄭大掌櫃就搖了搖頭。

白善他們在玩投壺。

周四郎本來攏著手靠在一旁看,見白善就中了八支箭大家就鼓噪起來,便不由站出來道:“我來試試。”

白二郎就把手裏的箭給他,周四郎瞄了瞄,丟出第一支箭,掉出去了,第二支箭,擦著瓶口落下,大家毫不客氣的“籲”了一聲,但周四郎瞇著眼睛投出了第三支箭,然後,下面的箭支,每一支都投進去了。

他一口氣把劉煥手裏的十支箭也給投下去了,眾人目瞪口呆,鼓噪起來,將手中的箭都給他,想要看看他到底能投進去多少。

周四郎一支一支的往裏扔,有時候壺裏的箭都快滿了他還能投進去,眾人驚嘆不已。

周四郎就甩了甩頭,得意的道:“比我們小時候打鳥容易多了。”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躍躍欲試,他們從小就是周四郎帶著的,打鳥也很厲害的。

在一旁看熱鬧的丁大夫忍不住和陶大夫小聲嘀咕:“這周家人別的且不說,以前在村裏必定是一霸。”

瞧這會的都是什麼呀。

陶大夫笑。

滿寶擠上去,也被激起了好勝心,也拿了箭矢排隊要上。

白善站在她邊上,笑問:“鄭大掌櫃找你什麼事?”

“中藥材和給徒弟們說親的事,”滿寶一句話概括,然後憂愁的道:“鄭辜的親事有著落了,但鄭芍的還沒有,我發現我身上落的差事越來越多了。”

白善悶笑,“你這都是自找的,大哥他們也沒說讓你給立學(三頭)他們說親事,是你自己攬下來的,不過相比於立學他們,鄭芍的婚事應該要簡單得多。”

“為什麼?”

“因為他已經可以養家糊口了,”白善道:“他現在是相州地方醫署的蜀長,好歹是從九品,吃著朝廷的俸祿,便是少,養家糊口卻是沒問題的,也受人尊敬,要說親事應該不難。”

總比他做藥童的時候說親事要容易得多。

相比之下周立學他們三個才難。

他和周立固(四頭)還在上學呢,明年若能考中明經還好說,考不中,未必能說到比周立重(大頭)和周立威(二頭)更好的親事。

更不要說周立如了,她現在不僅讀書,還是小娘子,依照滿寶的打算,她還得在太醫署裏再讀兩年學才能出師呢,就是出師參加工作了,也得繼續學習。

白善想到這裏,不由去看了一眼正跟周四郎他們笑哈哈的劉煥,扭頭和滿寶道:“你不覺得劉煥很合適嗎?”

滿寶扭頭看去,“因為他隨心嗎?”

白善抿了抿嘴笑道:“隨心的人沒那麼多規矩,而立如適合沒那麼多規矩的人。”就比如滿寶。

她要是碰上那種特別講規矩的人家,一言一行皆以尺量,她會難受死的。

滿寶道:“劉煥又不能代表劉家,結姻是結兩姓之好,並不是兩個人合適就可以了的。”

若是身後的家庭不和,他們耗費在家庭中的精力也會很多,這對立如來說不好。

而劉家的門第太高了。

對上他們家,周家會底氣不足的。

白善卻笑道:“我今天在祖母那裏見到劉尚書夫人了,巧了,三娘和立如也在那裏,劉姓人聚了一堂屋。”

他目中閃閃點點,好似星光一般笑道:“劉尚書夫人當時就問三娘何時能晉升太醫,還問立如的學業,我離開時,還聽到劉尚書夫人恨鐵不成鋼的說劉煥,說劉煥若有她們二人一半的心氣和勤奮就足夠了。”

滿寶微楞,然後沈思起來。

白善笑吟吟的看著滿寶,有些自得,一得意,他就把她手裏的箭全都拿過去一把塞給正籲劉煥的白二郎,牽著她的手就到一旁說悄悄話。

白二郎抱著箭矢一臉懵,回頭去看他們,卻被殷或把臉推回去,“別看了,人家夫妻說悄悄話呢。”

白二郎輕哼了一聲就扭回頭去,這一次沒有去打攪他們。

白善牽著滿寶的手出甬道,直接從甬道那裏慢悠悠的去後面花園,他笑道:“勢,越借越上,立重(大頭)因為你和三娘結親,周家男丁在京城結姻的底子就定下了,滿寶,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周家也會是士族,甚至是世家?”

滿寶笑道:“魏大人現在是國相,他尚且要自稱寒門呢。”

白善:“那三代以後呢?”

他道:“魏大人三個兒子,一個娶了崔家婦,一個就要聘公主了,三代以後,誰還能說魏家門第是寒門?”

滿寶沈默。

白善道:“周家在你之前是庶族,在你之後為寒門,現在讀書的是立學他們幾個,他們若能出仕,且在官場上更進一步,那就坐穩了寒門,便是出不了魏大人這樣的人物,五六世後也有機會躋身士族。”

而世家是一代又一代的士族累積下來而成的。

滿寶就扭頭看他,壓低了聲音問:“那你設想過白家將來如何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