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7章 歪樓

明達和長豫目前只去過她們的公主府一次,剩下的不是讓宮人去查看進度,那就是通過工部給的圖紙看進程,通過圖紙和工部溝通建造之事。

明達喜水,但她身體弱,又不能過於近水,所以只改了一些府中水道的走向,其他的沒改。

但長豫想改的很多,要不是明達盡力壓制,她爹又實在窮,她對國庫要求太多會被彈劾,她還想在府裏用太湖石多堆幾個假山呢,她想弄個假山群,最好能在上面建涼亭的那種,在假山和假山之間有通道,可以直接做成一個迷宮。

圖紙她都自己畫好了,還得了工部擅建造的老大人的誇贊,可惜,這樣的完美的園林設計短期內是不可能見世了。

但她可以拿來和滿寶明達分享。

只不過明達和滿寶不太買賬。

明達道:“太過奢華了,便不是國庫和父皇出錢,這樣的花銷也很巨大,不知需要多少苦役才能將這些太湖石運到京城。”

長豫:“我又不是不給錢,等我出嫁後掙了錢就買。”

滿寶則是很好奇,“為何一定要太湖石?京郊外頭好些大石頭不行嗎?”

長豫鄙視的看了她一眼道:“石頭和石頭也是不一樣的,就好比人和人,人有美醜,石頭自然也一樣。”

滿寶就反駁道:“那一定是因為你缺少一雙發現美的眼睛。”

她道:“我們蜀地的山有秀麗的小山,也有巍峨的高山,你不能說秀麗次於巍峨,也不能說巍峨不及秀麗,不都各有各的好嗎?”

她當時就盤腿坐在木榻上指點江山道:“我要是你,我就在京城和雍州找石頭,運了來隨便搭建成自己想要的模樣,嫌棄它們不好看就鑿一些唄,花費還不多,太湖石不僅貴,還需那邊的苦役鑿出來再千裏迢迢的送到京城,運費的花銷比太湖石本身還要貴重,何苦來哉?”

明達都忍不住笑她,“天下人要都像你這樣想,那就沒有雲錦之美,也沒有金玉的稀缺了。”

長豫難得見明達站在自己這邊,立即得意道:“看吧,看吧,沒有發現美的眼睛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不過明達可不贊成她大量購入太湖石,於是道:“不過滿寶的提議倒是可以一試,說不定姐姐也開出一個流派來呢?”

她道:“太湖石不也是後晉之後才開始有人賞完嗎?”

長豫道:“那也得石頭本身好看才行,太湖石玲瓏剔透,千姿百態,或形奇、或色艷、或紋美、或質佳、或靈秀飄逸;或渾穆古樸、凝重深沈,超凡脫俗,別的石頭要想與它相爭,那也得本身好看才行,不然我總不能指著一頭鹿叫做千裏馬,世人還應和我不是?”

滿寶就拍手,贊道:“說得好!”

然後道:“這還不簡單嗎,京城和雍州的山有一個太湖石絕對沒有的品質。”

明達和長豫好奇,問道:“什麽?”

滿寶一臉嚴肅的道:“硬!”

她道:“拿太湖石砸京城和雍州的石頭,碎的一定是太湖石。”

明達和長豫齊齊沈默,長豫就氣得去撓她,明達則忍不住笑起來。

當時只是笑話,但長豫還真的叫人在京城外的山上尋找好石頭,想著在她的公主府裏布置一座假山看看情況。

她點著她選中的那個區域道:“假山就放在這兒,到時候將水引到此處,這個園子便有山有水了,再在這裏開一道側門,明達,你也在這個方向開個側門,到時候我們兩家不用走大門便可以互相往來了。”

明達有些意動。

皇後就與她們笑道:“拿不定主意,那就去看一看,現場看到了,或許有別的意見呢?”

明達和長豫聞言眼睛一亮,不由轉頭去看皇帝。

皇帝自是不會有意見,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於是下午明達和長豫就一起出宮,滿寶因為快到下衙時間了,便被皇帝特許出宮去陪同。

滿寶只能乘車到翰林院的時候托人給白善帶個話,說是不一起回家了。

被抓住傳話的翰林回到翰林院就站在白善的桌子前看他。

白善正在奮筆疾書,看見他桌子上的陰影許久不走,他不由得擡起頭來。

翰林便板著臉道:“才周大人陪同公主車架到翰林院門前,有句話要傳給白翰林。”

白善立即坐直身體,對方便道:“周大人說今日沒空,就不與你一同回家了。”

白善微微蹙眉,但還是拱手道謝。

翰林嚴肅的點點頭,轉過身後就忍不住彎了彎眼睛,憋著笑沈穩的走遠臉上才露出笑容來。

明明一個公主一個車架,但三人一定要一起坐在一個車架中。

長豫還把隨身伺候的宮女給趕出車架,倆人這才拉著滿寶說悄悄話,“成親是怎麽樣的?我問姑姑嗎,姑姑們總說等我們快要成親了再告訴我們。”

長豫和她說悄悄話,“我看書上說,洞房是很痛的。”

滿寶就問她,“你又看了什麽亂七八糟的話本?”

長豫就動了動身子離她遠了點兒,“也沒有亂七八糟……”

明達臉也紅紅的,小聲道:“姑姑給了我一套歡喜佛看。”

她眼底很迷茫,“說是西域那邊的佛,我從來都知道我大晉的佛門和西域的佛不一樣,卻沒想到這麽不一樣,我們的大晉的佛不都要守清規戒律嗎?”

滿寶精神一振,這個她知道,立即道:“大晉的佛門也不都是一樣的,有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之分,大乘佛法行菩薩道,要普度眾生,戒殺放生,慈悲為本,認為國家的眾生性智平等,乃至眾生均可往生極樂國土;小乘佛法則是以自我完善和解脫為宗旨,以本我為尊,不過現在大晉中原很少見到小乘佛法的傳教,但在南疆和北境依然是小乘佛法為主。”

滿寶道:“草原上也有許多部族信仰佛法,其中便以小乘佛法為主,而兩大佛法之中還分支派,更多不同了。”

長豫目瞪口呆,明達也呆住了,然後問道:“你還研讀佛法?”

滿寶誠實的搖頭,“那倒沒有,這都是智忍大師和戒嗔師父說的。”

她嘆息道:“我們和智忍大師一路同行,前後算起來兩個多月的時間呢,實在沒別的話說了,就只能說佛道了。”

那真是一段痛苦的時間,滿寶表示。她選擇性的忘記了一開始是自己跑去找智忍大師說話的。

“我們還在西州的高昌國寺裏見過幾次智忍大師和西域的大師論佛,雖然我大半沒聽懂,但唇槍舌劍一點兒也不弱於朝堂上的語峰,超厲害的。”

長豫沈思,“我們剛要說什麽來著?”

明達:“洞房。”

“哦,對,洞房,我們還是繼續說洞房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