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7章 取字

莊先生面前的書桌上擺著三張紙,滿寶他們三個悄悄的從門口探進腦袋來看。

正在發呆的莊先生察覺到,眼皮都沒動一下便道:“進來吧。”

三人連忙進去,滿寶笑嘻嘻的問,“先生,您找我們什麼事?”

莊先生和他們招手笑道:“跟前來。”

三人便上前,老實的排排站在書桌前。

莊先生仔細看了看他們後笑道:“你們都長大了,二郎明年二月及冠,白善到臘月及冠,本來你們的字是要及冠之後給你們取的,但我想你們都要成親了,成家立業,如今你們也算事業有成,所以我決定現在給你們取字。”

三人眼睛一亮,滿寶直接問道:“先生我也有嗎?”

莊先生笑道:“自然。”

滿寶就高興起來,興奮的等著。

莊先生和白二郎道:“我與你父親商議過,你兄長取字正見,而你名誠,該取字諄信。”

他慢悠悠的道:“諄信明義,崇德報功。”

白二郎就狠狠地點頭,“我知道了先生,我將來一定會重信明理的。”

莊先生贊許的點頭,“好孩子。”

莊先生看向白善,“我以前一直以為你的善為吉,後來才知道,你的善字出自大學的第一句話,既如此,就該遵循你父親的本意,取字至善,大學之道在三者,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修己是一輩子的事,你是個很聰慧的孩子,願你將來無愧於心,無愧於天地。”

白善認真的應下。

莊先生這才看向滿寶,笑道:“要說名字,你父親給你取的這個名字並不好。”

滿寶:……她覺得挺好的呀,滿多好聽呀,一聽就很圓滿。

滿寶習慣性的在心裏接了一句,這才認真思索起來,嗯,照讀書人的規矩,這個名的確取的不好。

莊先生道:“滿則泄之,所以很少有人用滿來取名。”

白善忍不住小聲替未來嶽父辯解,“先生,滿寶的滿是糧余倉滿的意思。”

嗯,順著前面周四郎周五郎和周六郎的名字取的,這樣就不再是不好的寓意了。

莊先生忍不住笑了一下才道:“正是如此,所以我給你取了一個‘謙’字,就當是補一補你這個滿字,也是告誡你,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以後不要忘了。”

滿寶問道:“就一個字嗎?那以後人家叫我的字豈不是要叫周謙?似乎不太好聽,先生,您再給我添一個字吧。”

莊先生一聽就忍不住笑,思忖片刻後道:“你是個好孩子,先生是希望你不要自滿,但你所做之事卻是令人敬佩的事,雖才短短幾年的時間,但你這今年的成就已經遠勝這世上的絕大多數人,包括先生我。”

他道:“如此成就該當尊敬,所以就在謙字前加一個子字吧,子謙,子謙,哈哈哈哈,好字,就這麼定了。”

說罷就在左手起第一張紙上寫下了一個子字,和後一個謙字連在了一起。

雖然聽著像是個男孩子的字,但滿寶還是很高興,因為這個字寓意很好。

莊先生將三張紙交給他們,笑道:“你們可以告訴親朋們了,以後可以字相稱,等你們及冠行冠禮,天下會有更多的人知道的。”

莊先生說到這裏一頓,問道:“你們會行冠禮吧?”

周滿就沒有行笄禮,當時只自家吃了一頓面就完了,白費了鄭氏給她準備的笄,雖然最後還是戴到她頭上了。

白善和白二郎卻不是很肯定,互相對視一眼後在莊先生的迫視下點頭,“會吧?”

莊先生便自動認為會了,頷首道:“那就好,若是不碰巧,那就請假,你們及冠是有冠禮假的。”

沒錯,大晉就是這麼人性化,它還有冠禮假,官員們及冠是可以請一到三天的假期的,白善決定中和一下,請個兩天。

“好了,你們退下吧。”莊先生說完盯著白善看,道:“你們後天就成親了,今天才送完聘禮,按理是不該再見面的……”

他話沒說完,但意思表露的很明白,你現在不走嗎?

白善只能躬身告退,出去後忍不住低聲抱怨,“先生怎麼也趕我?”

滿寶送人到門口,和倆人揮手,“再見呀。”

今天過後到成親前他們都不能見面了,當然,時間也不久,就兩天,不,是一天半而已。

滿寶把自己的東西一收拾,可以拿來充當門面的一並給寫到了嫁妝單子上,將白家送來的聘禮謄抄一遍就是長長的一折單子了。

錢氏叫了她去試改好的嫁衣。

之前袖子那裏有些長,今時不同往日,嫁衣是不用拉長了做以後又穿的,滿寶的嫁衣很繁復,因此不能和鄉下一樣日常穿,就穿一次,所以錢氏對此要求很高,一定要恰好合適才行,這一套嫁衣已經改過兩次了。

上次是因為她從大明宮裏出來瘦了一圈,所以腰部那裏需要改小一點兒,這一次則是發現袖口有些長。

滿寶穿上,錢氏即便已經看過兩次,此時再看還是忍不住一臉的驚艷和欣慰,拉著她的手道:“好看。”

一旁坐著的周立君也覺得好看,忍不住道:“小姑越來越好看了。”

就是平日裏總是穿官服,很少穿華服,更少塗抹胭脂,所以沒留意到。

滿寶自得起來,但想到莊先生給她取的字,她便收了自得,矜持道:“還好,一般一般而已,主要是我爹娘長得好。”

錢氏忍不住點著她的額頭笑道:“這是說的什麼怪話?”

她笑道:“你們的朋友多,明日我讓你侄子侄女們和你四哥幾個把你送過去,鬧洞房的時候要適可而止,不得胡鬧知道嗎?”

滿寶點頭,和她道:“您放心好了,我請了唐夫人和她堂妹,還有傅二姐姐給我掠陣,又有白二和殷或劉煥盯著,他們欺負不著我。”

而且怕什麼,哼,他們總也要成親的,就是已經成親過的也不怕,將來他們總要考官,升官,總要辦酒席吧,誰怕誰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