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4章 禮制

白老爺成功被說服,當即去找老周頭商量借宅子辦喜宴的事。

老周頭一點兒意見也沒有,在滿寶他們成親前辦一場,來個預演很好呀。

於是他高興的應下了,還拉著白老爺的手道:“鄉裏鄉親的,客氣什麼,正好,我家現在人多,幾個孩子這兩天也放假,您那邊有什麼事就吩咐他們去做,不用客氣。”

在七裏村的時候,辦喜宴互相借桌椅碗筷是正常操作,偶爾家裏的地方不夠大就擺到路上去,要是路上不夠平那就擺到兄弟家裏去,要是沒有兄弟,那就擺到叔伯家裏去,再不行就擺到鄰居家裏,這都是正常操作,很在老周頭的理解範圍內。

尤其是高中這樣的大喜事,周家可以沾喜氣,他恨不得天天沾呢,萬一有效,他家正在讀書的幾個孩子來年也能高中了呢?

得了老周家的認同,白老爺立即拿出錢來去準備東西。

高中請宴和別的喜宴不一樣,兩三天就能準備好,自然要趁著這一股喜氣的時候辦宴,也就白善他們升官時還一拖再拖。

封家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而好日子都是一樣的,因此一挑選就撞在了一起。

不過沒關系,人不去,可以禮到,還可以上半天在他家吃,下半天就去他家吃,只要不上班,一天可以趕五場。

趙六郎交友廣闊,當然,他也沒能趕上五場,他趕了四場,和唐縣令一樣。

熱熱鬧鬧的喜宴辦完,公主的親事就可以提了。

禮部上門來提親,白老爺精神一振,立即帶了兩個兒子去商議。

禮部選了個好日子,明年的花朝節是個好日子。

白老爺卻眼尖的看到上面還有個日子,二月初八,似乎也很不錯,主要是早一些啊。

禮部就道:“這日子定給長豫公主了,長豫公主年長,所以長豫公主先嫁。”

其實皇帝是想兩個女兒花朝節時同時出嫁的,但被魏知拒絕了,其他大臣也表示反對,他們認為這不合規制,沒辦法,皇帝只能退一步,兩個閨女相差五天的出嫁。

也就前後腳的功夫。

定下日子,禮部就帶著白家人去看公主府,這將是他們拜堂成親的地方,當然,裏面的東西是禮部和工部來準備,但也可以適當的聽取白家的意見。

禮部還特別貼心的指了隔壁道:“那邊就是長豫公主府。”

白二郎可以想見以後他們家會很熱鬧,他點了點頭,還是對明達的公主府更感興趣,若沒有意外,以後他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住在這裏。

從公主府離開,白老爺就拉著他兒子的手道:“二郎啊,你放心,等回家我就去常青巷那裏看看還有沒有院子買,再貴也給你買個小院子,將來你要是和公主吵架了就回自己的小院住。”

白二郎:“爹,京城的房子越來越貴了,就是常青巷,現在兩進的小院子也上三千兩了,您要是心裏過意不去,那就把錢給我吧。”

他道:“以後我要是和公主吵架了我可以去周滿那裏,還能去白善那裏,不行還有大哥呢,我多的是地方去。”

白老爺就丟掉他的手,“你都要是駙馬了,怎能如此寒酸呢?”

“這不是寒酸,這是節約,”白二郎道:“節約是美德,買了房子我又不住,既是要給我落腳用的,那也不好出租,還得放一房下人在那裏料理,多費錢呀。”

白太太都忍不住目瞪口呆,然後就是一臉的心痛,眼淚都快要出來了,“我的兒,你這些年這是吃了多少苦啊,想你以前什麼時候把錢財放在心上了?手裏有多少就能花多少,現在竟節約成這樣……”

白太太心痛不已。

白老爺:“……那是因為花用的不是他的錢,他也就在村裏的時候豪橫,但七裏村有花錢的地方嗎?逛廟會,去大梨村趕集,一串銅錢就夠他成霸王了,你心痛什麼,他秉性就是這樣。”

白二郎:“這是秉性純良,有什麼不好的?”

“我看你就是和善寶學的。”

“您剛才還說我秉性如此呢。”

白老爺擡手就揍他,“越發會頂嘴了,回頭我告訴你先生,讓你先生打你。”

白二郎就不說話了。

白老爺乾綱獨斷,揮手道:“我說買就買,大宅子我們買不起,小宅子我們還能買不起嗎?”

白二郎就特別好奇,“爹,我國子監的同學們總是說京城居大不易,現今還有好多同學住在國子監裏或是在外頭租房子住的,我們家這麼有錢嗎,宅子買了一座又一座。”

白老爺有些自豪,微微擡著下巴道:“多的東西沒有,但給你和你大哥一人在京城買個院子還是能做到的。”

“可我們家在綿州也有別院……”

“嗨,那些院子不值錢,二三百就能買下三進的院子,而且那也不是你爹我買的,那是你祖父買的……”

白老爺當年是因為在綿州與人意氣之爭,田產和生意都被人針對,他和當時的綿州刺史也不和,這才搬到七裏村居住的。

不過當年那位刺史也沒有留很長,他走過沒兩年就因貪汙受賄被貶官去了他處,後來聽說被一貶再貶,現在也不知道還當官否。

只是白老爺當時已經在七裏村住下,不管是他還是母親和妻子都覺得鄉下的生活還不錯,除了出入不便有些無聊外,比在綿州要更愜意,而七裏村民風淳樸,他便沒有再搬家,實實在在的住下了。

不過他雖然住在七裏村裏,但家產卻不少的。

他不僅是羅江縣最大的三個地主之一,嗯,現在是兩個了。

在綿州也有不少的田地和鋪子,雖然每年賺的錢不是很多,但這二十年來,他花的不多呀。

一直給孩子們存著錢呢。

買兩個宅子還是綽綽有余的。

他不僅能買宅子,還能買其他的東西給他小兒子做嫁妝,哦,不,是聘禮。

這一點兒上他和老周頭很有共同語言,因為說起聘禮,他最先想到的也是田地。

從小就是地主,一直到現在都是地主的白老爺認為,只要有地,那就有地位,有金錢,還有權利,所以土地是最必須的。

在給白二郎準備聘禮時,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土地。

當然,他並不是現在才買的,從他上京後他就在京城附近四處打聽了,也打聽到了雍州,和老周頭一樣分批的入手一些合適的田地。

嗯,他買的比老周頭多多了。

他將這些地契分好,給白二郎看,“看到沒有,宅子算什麼,那不值多少錢,真正值錢的是這些地。”

白二郎張大了嘴巴看著,忍不住伸手去扒拉這些地契,問道:“爹,這些都是我的?”

白老爺就拍掉他的手,“當然不是,有一半是你大哥的。”

他道:“禮部特意叮囑過,不讓我們準備太多的聘禮,說是要合禮制。”

雖然白老爺不懂為什麼娶公主還得要求少聘禮,但禮部既然那麼暗示了,他就只能照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