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8章 勞累

中秋是個好日子,滿寶他們依舊決定出去覓食,畢竟恰逢節日,外面好吃的東西真的很多。
  
  滿寶一邊和白善他們分享她買的東西一邊嘆息,“可惜明達她們還在守孝,不能出宮遊樂。”
  
  白二郎點頭:“太可惜了,連燈籠都不能拿到宮裏去,我才看見一家掛出來的宮燈,用細綢做的,特別好看,上面的花畫得特別好看。”
  
  大家一邊說一邊晃蕩到了東坊,滿寶左右張望辨別方向。
  
  劉煥問:“東坊這裏人好多,我們來這裏幹什麼?逛書鋪嗎?”
  
  “不,看一下我家即將要買的鋪子。”
  
  周立君選中的鋪子在一條街道的倒數第三間鋪面,因為快到盡頭,所以人有些少,也是因此才那麼便宜的。
  
  但這是東坊,前後左右都是很賺錢的行當,人便是相對別的位置少些,但總體來說還是很多的。
  
  鋪子不是非常大,但也不小,和這一條街上的所有鋪面一樣,統一的上下兩層樓,周立君已經交了定金,今日鋪面正在搬空,所以她也在這裏。
  
  滿寶上下逛了逛,覺得還不錯,於是和殷或劉煥道:“以後我家這鋪子專門賣潤白霜一類的東西,你們祖母和姐姐妹妹要買這些的時候可以來此找購買,回頭我讓立君做幾個牌子送你們,拿了牌子上門算你們便宜些。”
  
  劉煥對這些不感興趣,殷或卻想到這兩天他正被他的姐姐沒不停念叨,於是道:“好,那就有勞你們了。”
  
  滿寶也就來看一眼,回去以後就把自己的那份錢交給周立君了,因為她明天就要進大明宮了。
  
  他們這些臣子能夠休沐過中秋,但皇室的人卻不能,雖然只皇帝一脈在守孝,但皇帝都在盡心守孝,其他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太過放肆的作樂不是?
  
  因此十六那天直接進大明宮,反正在外面也怪沒趣的,看著還眼饞。
  
  這一次滿寶為主官,依舊是盧太醫給她打下手,還有鄭太醫和包括劉三娘在內的六名醫助一起被關進去。
  
  大家一起照顧這些皇室宗親。
  
  長豫和滿寶最熟,雖是金枝玉葉,但練習鞭子的時候偶爾也受過傷的,所以被粗針戳了一下並不覺得怎麼樣,其他人卻是哭得不行,整個大明宮都是一片鬼哭狼嚎。
  
  奉旨過來看一下弟弟妹妹,慰問皇室宗親的太子在圍墻外嚇了一跳,然後問陪同過來的蕭院正:“他們沒事吧?”
  
  蕭院正臉色淡然的道:“不會有事的,皇子和公主們嬌生慣養,可能是不習慣紮針吧。”
  
  太子想了一下周滿那細長細長針,雖然看著可怕,但紮人的時候並不是很疼,便不是很放在心上了,圍著圍墻轉了一圈,和裏面的人隔著一道墻交流了一下,確定飲食什麼的都充足,他便回去復命了。
  
  皇帝問起他便道:“弟弟妹妹可能恐針,所以哭了一陣,其他便沒有什麼問題了。”
  
  皇帝便點了點頭,也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但圍墻裏的小孩子們卻哭得嗓子都要啞了,那麼粗的一根針紮進去,還一定要見血,見血後還不能止血,還得用那麼臟的東西覆蓋,真是太恐怖了。
  
  只是一天就成功在九歲以下的宗室弟子心中烙下恐怖印子的周滿晉升為他們最討厭的人,至少在他們消痛前他們是不會原諒她的。
  
  長豫看得嘖嘖稱奇,“總算是有人討厭你了。”
滿寶:“……有人討厭我你這麼高興啊?”
  
  長豫道:“就是稀奇嘛,你看宮裏,母後喜歡你,太子妃喜歡你,楊貴妃喜歡你,好多妃嬪都喜歡你,宮女內侍們也都喜歡你,連最難相處的太子哥哥都喜歡你,我就時常想,你是怎麼做到讓他們都喜歡你的?”
  
  滿寶高興的道:“一來嘛,自然是我技術好了,都能幫助他們;二來自然就是我本人的魅力了。比如長得好看,性格好之類的,不然蕭院正他們也都能治病,怎麼就不能討所有人喜歡?這就是差距了。”
  
  長豫咋舌,“本來我就覺得你驕傲,卻沒想到你能驕傲成這樣。”
  
  滿寶:“這叫充分認識自己,什麼叫知彼知己,這就是了。”
  
  長豫不想與她說話了,盤腿坐在軟榻上,招手叫來一樣種了痘,手上纏著帶子的宮女,道:“去切果盤來,我要吃果。”
  
  滿寶善良的勸解,“長豫,你少吃一些吧,我剛摸你的脈,看你似乎有點兒積食的征兆,而且午食不過才半個時辰,你已經吃了半盤點心了。”
  
  長豫忍不住道:“那我無聊呀,除了吃我還能去幹嘛?而且現在已經過了中秋,好吃的果蔬過不了多久就沒了,現在再不吃,以後再要吃就只能去冰窖裏吃不新鮮的了。”
  
  長豫認為,該當吃的時候就要吃。
  
  “要不你給我開點兒山楂吃吧,對了,這會兒不是有新鮮的山楂嗎,去,叫人洗半盤來。”
  
  滿寶:“……吃撐的情況下吃鮮山楂只會更撐的。”
  
  就算它能消食,但半盤下去,本來就撐的胃只會更撐好不好?
  
  最後長豫還是沒能吃道山楂和果盤,她只能無聊的跟在滿寶屁股後面各個房間亂逛,去看一下她的妹妹、堂妹、侄女之類的。
  
  長豫第三天才出痘,屬於最慢的那一批人,等他們所有人都出痘後,滿寶和盧太醫就忙起來,基本上就是輪流值守夜裏,比之前在皇莊可累多了。
  
  實在是他們太磨人了,一些年紀小的公主、郡主和皇子、小王爺之類的根本忍不住癢,整天就想抓。
  
  滿寶和盧太醫恨不得把他們的手都綁起來,簡直是心力交瘁。
  
  等到大家有驚無險的結痂落痘後,倆人都大松一口氣,恨不得當天就關起門來睡個昏天暗地。
  
  然而不行,他們還得試驗過他們真的對人痘免疫呢,於是又是七八天的時間。
  
  等大明宮重新開放時已經是九月初一了,滿寶和盧太醫眼底下都冒著青色,顯然這段時間疲憊得很。
  
  把這些小祖宗送出去,對上想要說話的長豫,在這段朝夕相處的日子裏被呱噪得不行的滿寶立即道:“我知道,我會去看你的,我會把藥膏給你送去的。”
  
  長豫道:“哼,我是在意那一兩個痘印的人嗎?我練鞭子的時候額頭上都抽到過呢,我是說,我看你眼底青黑,想摸一下你的脈看一看是不是你曾經說過的腎虛學弱之癥……”
  
  滿寶伸手把她往外推,“你快走吧,你要想學,回頭我再教你,我還定盯著人處理裏面的東西呢,你再不走就留下來陪我一起處理那些衣裳布條?”
  
  長豫轉身就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