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5章 借錢

老周頭和錢氏是有些私房的,本來想著大房和三房要是不湊手,那就幫一把,可既然滿寶主動借給他們了,那他們兩個老人家就不好再插手,嗯,這也是一碗水端平。

一碗水端平的夫妻兩個拿出自己的賬本仔細的分辨上面的數字,老周頭道:“我已經看過好些莊子和田地了,唉,京城的地太貴了,雍州的也不便宜,而且賣地的人也不多,我想著還是買雍州的這一家吧,不是莊子,但是個大戶人家賣的,足有八十畝。”

老周頭拿出一個條子,撓了撓臉道:“七兩銀子一畝,我之前問過五頭,他給我算出來了,但我又忘了,反正超過五百兩了,出了這一部分錢,我們剩下的錢就不多了,再給她買些什麼?”

錢氏也算不明白,不過這個問題不大,她道:“還是買地吧。”

她道:“布料這些宮裏和貴人們賞賜的不少,我們也買不到更好的了,就再買兩匹紅色的布,付掉和繡坊定做的嫁衣,還剩下的都給她買地。”

宅子滿寶不缺,鋪子的話這點錢在京城是買不了鋪子的,所以只能買地了。

“職田到底是朝廷的東西,不太穩定,她還是應該有幾塊自己的地,”錢氏道:“回頭你還在雍州那一片問問,到時候買了地,依舊租給佃戶種,只要有地,人就餓不著。”

老周頭應下,踮起起另一件事來,“你說白家會給什麼聘禮?”

錢氏擡頭看了他一眼後道:“反正不會少的。”

“可最近也沒看見他們添置東西啊,他們有在準備聘禮嗎?”

走出院子的周立重等叔叔嬸嬸們都回屋後便撞了一下周立威,擠眉弄眼道:“行呀你,都會給立君唱白臉了。”

周立威臉微紅道:“我這是壞話先說到前頭,家裏現在人多了,自然要多做些解釋,以免生了誤會。”

周立重就點頭,扭頭和周立君笑道:“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不過九月開張會不會早些?要不等到小姑成親之後?”

周立君搖頭,“那就太遲了,九月正好,秋天幹燥,正好用滋潤霜和潤白霜。”

周立重點點頭,皺了皺眉,和他爺爺有一樣的疑問,“對了,白家有在準備聘禮嗎?我幾次回來都沒看見那邊有添東西。”

當然是有的,劉老夫人從上個月就開始讓人陸續往新買的宅子裏搬東西了。

隔三差五的她就要帶鄭氏出門一趟,去新買的宅子裏檢查送過來的東西。

房契地契這些就不說了,她讓人準備的各種擺件、玉器、瓷器以及一些古董字畫和書籍,也都陸陸續續的從隴州和七裏村送來。

當然她搬家時大部分東西都隨著一起去了七裏村,只有部分東西因為太重帶不走,所以留在了隴州那邊的老宅裏。

她也沒想到白善會在京城成親,為了聘禮好看,她便讓人回七裏村將一些東西取來,連著留在隴州的一些東西一並給白善做聘禮。

別說其他人,就是鄭氏這個兒媳婦看了都心驚膽戰的,忍不住問:“母親,這些都做聘禮嗎?”

劉老夫人笑著頷首,道:“今時不同往日,不管是滿寶還是善寶,他們結交的人身份都不低,也不少,以此看後,我們得為將來做些準備,所以善寶的聘禮就不能差了,這樣滿寶的嫁妝也才撐得起來。”

她道:“我知道外頭那些人是怎麼想的,無非是覺得我們白氏沒落了,善寶也沒個父兄幫襯,而滿寶出身寒門,雖說現在深受君恩,可到底與世家大族差了一些。這一次婚禮,我便讓他們看一看兩家的底蘊。”

周家是沒有什麼底蘊,但白家有啊。

以劉老夫人對周家的了解,她送過去多少聘禮,最後恐怕除了現錢外,其他都會在陪送回來。

而現錢也能換成其他更體面的陪嫁。

雖說這些東西轉了一道手就從白家的變成周滿個人的財產了,但她就一個孫子,孫媳婦的不還是孫子的嗎?

劉老夫人目光炯炯,而且也是時候讓本家那些人看看了,他們這一支是不是就沒落了,哼。

和劉老夫人隔了一條甬道,兩個院子的滿寶正爬過去關窗,將窗戶關上以後她便盤腿坐在床上進入空間,然後數她的錢。

六月那會兒周四郎回京,將賣寶石和香料的錢給了她,其中大半是白銀,剩下的就是銅錢。

滿寶沒有將銅錢收進空間裏,太占位置了,一般來說,她只會往裏面放個十幾吊銅錢,不夠了再回家塞一些進去。

剩下的銅錢都放在她隔壁的耳房裏,那裏被她當做倉庫來用,裏面全部放著她不好收進空間裏的財物。

其中銅錢就有好幾個麻袋。

滿寶去打開箱子,好幾個箱子裏都放著白銀,有一錠一錠很整齊的官印,也有一塊一塊不太整齊的銀子,但質量還都行。

滿寶都有數的,之前數錢時都寫了標簽貼在箱子上,加上她還有自己的賬本,因此很輕易就能知道自己有多少錢。

她數了數,發現錢不少便松了一口氣,於是將兩口箱子放出空間,就丟在墻角那裏。

第二天周大郎和小錢氏就被叫著悄悄去數銀子。

五百兩可不輕,周大郎拿了兩個大籃子裝了,然後上面蓋了一個蓋子,就和小錢氏一人提著一個籃子回去了。

一路上還和人打招呼,沒人知道大籃子裏面放著白銀。

滿寶覺得這個方法特別好,於是也翻出兩個籃子裝了白銀後去找周立固,“你得代你爹給我寫個欠條。”

周立固也正愁錢不夠的事呢,聞言立即點頭,去看到籃子裏的白銀後奇怪的問,“怎麼放在籃子裏?”

“這樣不顯眼,沒人註意的到。”

周立固一聽,立即壓低了聲音問,“小姑,這件事不能告訴家裏人嗎?”

滿寶問:“你告訴家裏幹啥,告訴你爹娘就行。”

周立固就糾結,“那也不能告訴三哥嗎,我和三哥最要好,我好多事都瞞不過他的。”

“那你告訴他唄,”滿寶道:“他也欠著我錢呢。”

周立固一怔,問道:“欠了多少?”

“和你一樣,都是五百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