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2章 算賬

周立君目中生輝,道:“賣家裏做的藥膏,潤白霜和祛痘的那些霜。”

她道:“小姑先吃飯吧,吃完了飯我給你算一筆賬。”

滿寶不由問:“我們家裏現在有這麽多錢嗎?”

“公中沒有,”周立君道:“現在家裏公中的錢大部分在四叔手上。”

但周四郎現在草原上,對了,向銘學也跟著周四郎去草原上了,才去了一個月呢,現在估計還在草原上收各種貨物呢。

他至少得九月底才能回來。

所以周立君想要各家拿出錢來,這事兒小姑要是同意,那就成功了一半。

滿寶問:“公中現在有多少錢?”

周立君:“三百多兩。”

不少了,畢竟前段時間周四郎上京城來時就把賬本拿出來將去年秋後到今夏賺的錢都拿出來分了,現在公中的錢還是這幾個月賣藥膏,以及飯館經營應該歸到公中的錢。

滿寶想到今年她分到的錢,以及她帶回來的那些寶石香料換的錢,頓時大氣起來,“行,買吧。”

滿寶給周四郎的那些寶石香料,周四郎連辛苦費都沒留,基本上賣出去多少錢就給她帶回來多少錢。

先在京城賣,後來一路南下,去益州賺了一圈,將手上的東西全都出手,賺的錢可不少。

加上周滿今年從公中分的錢,更多了。

不過周立君怎麽想著買鋪子呢?

要知道他們現在外面租了一個專門做藥膏和各種霜膏的院子,老客戶都是直接上門購買,有時候還帶著新客戶呢,他們賺的並不少。

吃過飯,周立君就捧了一杯茶和周滿在院子裏說話,“本來五嬸她們做的有限,京城裏能買得起這些潤白霜和祛痘膏的也就這些人,所以我想著用不著買鋪子,但這段時間因為種牛痘,來和我們買淡印藥膏的人多了許多,甚至還有外頭的藥商特意找上門來,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一個鋪子,還得是一個好鋪子。”

滿寶琢磨起來,“可我們就只有這幾種霜膏,會不會太少了?”

周立君道:“我以前也覺得少,但現在不覺得了,這兩年用我們潤白霜的人可不少,不僅娘子用,一些郎君也用呢,特別是祛痘膏,銷量很好,所以我想著能做好這幾樣也很不錯,而且以小姑現在的能力和年紀,將來還會有更多的方子的。”

滿寶覺得有道理,於是點頭,“行吧,我要出多少銀子?”

周立君道:“我算過了,這些方子都是小姑你給的,因此你拿一成的銀子,其他各房,我單算一房,那除去您這一房就是七房,一家分擔一成三的成本認領一成的份額。”

滿寶一怔,“一房一成?”

周立君點頭,“不錯,一房一成,那一共是八成,剩下的兩成算公中的,每年分紅都要留下一成經營鋪子,剩下的一成給爺奶。”

也就是說,他們七房負責分擔公中的那份。

滿寶想了想,沒反對,“其他房會答應嗎?”

周立君就笑道:“只要小姑你答應,那其他房就會答應。”

大伯和大伯母是不用說了,他們肯定跟著小姑,她娘不用管,她可以說服她爹,三叔會聽爺奶的,四叔五叔六叔和小姑最要好,也不會反對。

周立君笑道:“到時候我立好規矩,四嬸和五嬸可以去鋪子後面做管事,專門管著熬制藥膏的事,每個月就拿工錢。”

這樣大家也都沒閑著,照樣能算錢。

滿寶問:“你預計一開始投入的成本是多少?”

周立君遲疑了一下便道:“一萬兩。”

滿寶這麽壕的人都忍不住咋舌,實在是太貴了。

“我倒是沒什麽,其他房會願意拿出這麽多錢來嗎?”

她覺得這就差不多掏空各房的家底了。

雖然這幾年周四郎賺了不少錢,一年一趟刨除所有的成本後大概能賺個大幾百或者一千多兩,滿寶記得賬本上記錄的,前年算是賺得最多的,一下賺了兩千八百兩,但那時候是周四郎冒險買了珍珠,但後來他就不再做這個生意了。

一來是怕做得太大要改商籍;

二來,進珍珠的確要更危險的。

然後這麽多錢是分成好多份的,畢竟大家都有份子在其中。

不過,這份錢依舊很多,至少是老周家以前全家攢上七八年才能攢下來的錢。

所以連老周頭都忍不住感嘆,“難怪有本事的人都想著去經商,而不是種地。”

但經商,尤其是像周四郎這樣的走商也的確是辛苦,看周四郎的面向就看出來了,他這幾年老得可比周五郎周六郎快多了,風吹日曬之下,還差一點點就不是滿寶那個最俊的哥哥了。

滿寶出一千兩沒壓力,因為她來錢的途徑多,但其他房,出個一千三百兩困難呀。

尤其是大哥和三哥。

晚上,滿寶就悄悄的溜過去找她大嫂。

周大郎看到她來,便起身去外室,將內室交給她們姑嫂說話。

滿寶就悄悄問小錢氏,“大嫂,你和大哥攢了多少錢呀?”

小錢氏問她,“你缺錢花?”

滿寶搖頭,小聲的將立君要買鋪子的事兒說了,然後小聲道:“立君私底下算過了,買下鋪子後大概一年後就能把買鋪子的錢賺回來了。”

小錢氏咋舌,“這麽賺錢呀?”

滿寶矜持道:“主要是正趕上種痘,好多人都因為淡印的藥膏知道了祛痘膏和潤白霜這些霜膏,有些郎君比女子還要愛買,現在生意好做了很多,立君私底下算過,現在的銷量起碼比之前漲了一倍。”

所以他們還得請人。

小錢氏就往外看了一眼,然後小聲問:“那我們大房要出多少銀子?”

“您先說您有多少。”

小錢氏道:“八百多兩吧。”

滿寶一怔,問道:“怎麽這麽少?”

小錢氏就笑道:“你忘了,大頭才剛成親沒多久呢,當時我們就在京郊給他買了二十畝地做聘禮,加上其他的東西,陸陸續續就花了不少,三頭現在也不小了,最近我們正在給他說親呢。”

小錢氏說到這裏嘆氣,“京城和我們村不一樣,現在我們家也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在村裏娶個媳婦只要五六兩,加上酒席,頂天了七八兩就夠用了,看現在,最少也得百兩才可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