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9章 對答

滿寶拿了條子跑去皇城裏領東西,發現排隊的人好長好長,她預估了一下時間便垂頭喪氣的轉身。

白善也拿著條子來想領東西,倆人就撞上面了。

白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長長的隊伍,提議道:“要不拿回去,明天讓人來取吧。”

滿寶嘆息,“本來還想自己領一次呢。”

她感覺領禮品是一件讓人很高興的事。

白善也如此認為,不過他們沒有那麼寬裕的時間排隊罷了,倆人肩並肩的往回走,白善左右看了看,就和她說悄悄話,“太醫署丞定下來了,一個是劉太醫,還有一個是從戶部調過去的施大人,他叫施斌。”

滿寶一怔,問道:“怎麼從戶部調,我們太醫院沒人了嗎?”

她也左右看了看,很小聲的道:“我也可以的呀。”

白善眼中閃過笑意,壓低聲音道:“大人們說,你已身兼兩職,要是再兼一職只怕忙不過來,你要是出任太醫署丞,那就得從崇文館裏調過去。”

滿寶也不傻,立即道:“那還是算了吧,我以後就修書看病好了。”

白善卻搖頭道:“肯定不至於此,你醫術這麼好,蕭院正還想讓你將醫術傳授下去呢,我被換出來時,他們正在討論是讓你做太醫署博士,還是做主簿。”

滿寶一凜,立即道:“我不要做主簿,我要做博士!”

博士品級雖然比主簿低很多,但屬於學官,只要教學就好,其他雜事很少,她又不指著太醫署的官職升遷,因此不想管理雜務,只想教書就行。

白善點頭,“我也是如此想的,可惜我插不上話,不過不要緊,旨意未下之前都可更改,回頭陛下要是問我,我替你說。”

這就是皇帝面前有人的好處,白善是禦前行走,皇帝總會和他聊天的,聊天的時候吐露一兩句這個意思就可以了。

至於會怎麼發展,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白善回到翰林院,將手上的事情處理完以後就去接滿寶下衙。

倆人拿回三張條子,交給家裏道:“明日讓下人去排隊領東西吧。”

已經領過好幾次節禮的老周頭立即道:“我親自去。”

他笑道:“反正我們沒事做,這種事交給我們就好。”

白善聞言,幹脆把自己的條子也交給了老周頭,由著他一起去領。

劉三娘還沒有品級,因此沒有節禮,但老周頭很有信心,覺得將來她和立如都能領到節禮的。

第二天,老周頭就特意換了一身新衣服,然後和白家的下人一起去領東西。

而滿寶和白善照常上班,今天白善運氣不錯,才到翰林院就被叫進宮裏參加小朝會,嗯,他是作為旁聽者,偶爾給皇帝做筆錄的。

當然,小朝會結束後他也不會離開,而是和起居郎躲在一邊吃個快速的工作餐,然後就繼續看著皇帝發呆。

起居郎剛才吃得急了點兒,覺得有點兒噎,就不住的看向白善。

和他共事幾個月,已經彼此了解的白善心領神會,悄悄的起身摸了一杯茶來給他喝。

起居郎筆耕不停,見目前沒什麼太大的事情發生,能夠以一言概括後便端起茶來抿了一口。

他不敢喝多,不然還得跑茅廁,他們起居郎要盡量控制離開皇帝視線的次數。

不對,是讓皇帝離開他們視線的次數。

暫時用不上白善,白善就在硯臺裏倒了一點兒水,默默地給起居郎磨墨。

等到下午,皇帝將折子批得差不多了,感覺有些疲憊,便起身出去逛一逛,嗯,隨手叫上了白善。

於是白善起身跟上,起居郎慢悠悠的起身,默默地跟在後面。

皇帝打算和白善下棋,他發現白善年紀雖小,棋藝卻是不錯的,比他差一點兒,正好可以一起下。

像魏知,他就不喜歡和對方下棋。

所以那麼多禦前行走,他為什麼就喜歡找白善呢?

因為經過幾個月的發展,他們兩個還是棋友。

白善也喜歡和皇帝下棋,因為目前他還下不過對方,但每次下棋過後他自覺都有些進步,這是一件很有挑戰的事,所以他很喜歡。

古忠帶著人擺下棋盤便退後兩步,笑著立在一旁看。

皇帝很大方,讓白善先手。

白善也習慣了,將裝著白色棋子的棋罐拿過來,先撚了一顆白色的棋子落下。

皇帝喜歡邊下棋邊說話,“朕聽說你們家在內城給你買了一套房子做婚房?你和周滿的日子定在哪天來著?”

白善應了一聲“是”後道:“定在十月初八。”

皇帝就點了點頭,算了一下時間,等周滿從大明宮裏出來,那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婚事,足夠了。

皇帝一邊下棋,一邊忍不住調侃他,“成了親就是大人了,不過你現在官職可比周滿小多了,等成了親,你們家是誰做主呢?”

白善認真思考了一下後道:“自然是我們二人一起做主了,不過我會讓她的。”

皇帝沒想到他那麼認真的回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隨口道:“不錯,不錯,你們皆是良臣,不要在家裏鬧矛盾便好。”

白善便抿嘴笑了笑道:“臣與她素來要好,不會鬧矛盾的。”

皇帝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是嗎,不過朕還記得在益州初見你們時,你們二人可沒少拌嘴。”

白善一怔,然後不好意思的道:“我們那不是在拌嘴,只是意見不同,所以在辯論。”

連古忠都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皇帝也笑了一陣,幹脆與他道,“周滿是個能臣,她在醫學上的天賦無人能及,朕很舍不得她啊,所以想要她再在太醫署中兼一職,你覺得是主簿比較合適,還是博士合適?”

白善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思索了一下後道:“陛下,朝中不缺為官之臣,您也說了她最厲害之處在於醫學上的天賦與成就,既如此,自然是博士最合適。”

“可朕看她之前上的折子,對太醫署顯然是有很好的規劃的,蕭院正尚且不及她十分之一。”

白善道:“陛下,她還是崇文館的編撰,是太醫院的五品太醫。前者,她修撰的是醫書,後者,她聽命於蕭院正。”

皇帝挑眉,明白過來,如果是只是大局一樣的規劃,周滿就算不做主簿也能向蕭院正提意見。

但主簿品級比博士高呀。

皇帝上下打量白善,笑問,“怎麼,你是擔心她又兼一個比你高的官職?”

太醫署的主簿是六品,不巧,還是比白善高一品。

白善就認真的道:“陛下,她還小呢,還要長身體的,不能太過勞累了。而且,我們成親後要生寶寶的。”

皇帝楞了一下,然後就仰天大笑起來,第一次伸手拍白善的肩膀,拍得啪啪響,“好好好,好小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