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8章 班底

太醫們在太醫院裏的品級不變,蕭院正依舊是四品院正,不過以前四品是正職,太醫署令是沒有品級的兼職,現在四品才是兼職了。

周滿依舊是五品太醫,身上還掛著崇文館編撰之職,她在心裏計算著,她要是還能在太醫署中兼職高官,那豈不是身兼三職?

三個職位都是實職,實職就意味著不僅有俸祿,還有職田。

大晉給官員的俸銀其實不多,以滿寶為例,她現在外面藥鋪醫館的坐堂銀子可以達到一個月十吊錢到十二吊左右,而出外診的診金基本歸她自己所有,藥鋪只會要求藥材從他們藥鋪裏出就可以。

但她現在太醫的俸銀一個月才三千六百文而已,遠低於外面的坐堂價格。

因為對於官員來說,他們的收入並不主要來源於俸銀,甚至也不是祿米,而是來自於職田的收入。

一般來說,有官品的實職一般都有職田,如果沒有,那俸祿一定高,其他待遇也會相應跟上,比如國子監裏的博士等。

雖然想一想身兼三職可能很辛苦,但貌似很賺錢呢。

滿寶有點兒心動。

於是和其他太醫一起目光炯炯的看著蕭院正。

蕭院正揮手道:“你們別看我,百廢待興,如今太醫署不同之前,我也不能一人做主的,不過我會替你們爭取的。”

以前太醫署就是太醫院底下一個培養醫者的機構,連品級都沒有,全靠太子和太醫院撐腰,所以大臣們除了在他們需要用到國庫的錢時會討論幾句外,太醫署裏的事基本都是由太子和他自己決定。

但其實太子不太管太醫署,所以四舍五入全是蕭院正做主。

現在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蕭院正就去找皇帝一起開小朝會,嗯,他現在也有資格,只要想就能每天參加小朝會了。

其實蕭院正對上這些與他同品級的大人有些底氣不足,所以心底並不太想來參加。

然而他沒有別的選擇。

太醫署現在除了定下他一個太醫署令外,其他官員都未定,所以他不得不來參加。

怎麽說也要先定下太醫署丞,這樣才好招兵買馬……不對,是填補空缺。

因為是他的手下,所以就先由他來舉薦,蕭院正在去的路上就已經將太醫院裏的人都想了一遍,所以到禦書房的時候就直接和皇帝推薦了兩個人,“劉太醫和周太醫可為臣副手。”

與會的大臣們表示反對,倒不是和蕭院正唱反調,而是因為:“兩位太醫署丞,不能倆人皆出自於太醫院,只需一人精通醫術便可,另一人還是要懂禦下之術,太醫署丞是要協助太醫署令管理太醫署的。”

魏知提議道:“臣認為該當從他處調來一人協助蕭院正建設太醫署。”

其他人,尤其是吏部尚書附議。

一個部門的管理豈是那麽簡單的,太醫署裏並不只需要懂得醫術的太醫,否則那和只會給人看病的太醫院有何不同?

論口才,論講理,蕭院正是說不過這些老大人的,於是他也被說服了。

論計算各地藥材的所需數額,采購藥材支出的合理規劃,每年新增醫署的建設及最佳數量,以及對太醫署和地方醫署關系的管理等等繁雜事務,到底是你們太醫院裏的太醫厲害,還是有過地方官歷練經驗,管過州縣,苦讀十數年的進士或明經厲害?

其實要不是太醫署實在是個技術性比較強的部門,他們連一個太醫署丞的位置都不想給蕭院正留著。

因為這些老大人們從心底不太信任這些醫匠的管理水平。

所以,劉太醫和周滿,您選一個吧。

但其實大家並沒有給蕭院正選擇的機會,周滿如今已經身兼兩職,不管是從技術上,資歷上,還是從個人精力的考量出發,都是劉太醫最為合適。

倒是有人提議可以將周滿從崇文館裏調到太醫署去,反正都是四品,而太醫署丞還是正四品呢,算是升官。

但別說魏知和老唐大人了,連蕭院正這個在眾人心裏不太機靈的人都強烈的表示反對。

他不傻,知道周滿在崇文館的好處要遠大於太醫署。

先不說太醫署是才成立的部門,僅官場地位和社會地位一條就有不同。

崇文館裏都是文官,其官場地位和同品級的翰林院、國子監一樣的,屬於清貴,什麽是清貴呢?

就是清廉,沒有什麽油水卻又地位尊貴的地方。

周滿在那裏面可比在太醫署要好太多了,別說太醫署丞只是高半品,就是高一個品級也不換呀。

於是蕭院正直接定下了劉太醫為太醫署丞。

滿寶和太醫院裏的眾位太醫對此一無所知,他們正在太醫院裏熱烈的討論今年中秋朝廷發的節禮呢。

嗯,節禮是要去戶部那裏領取的,不過有單子給他們,取了單子再拿去領,照單子領東西。

節禮是按照職位發放的,而不是人頭,所以滿寶有兩份。

她喜滋滋的看著。

鄭太醫湊上前看她的單子,羨慕不已,“周太醫竟然有一壇竹葉青。”

滿寶道:“去年是菊花酒,今天怎麽是竹葉青?”

“竹葉青比菊花酒好太多了,”鄭太醫連忙道:“周太醫要是想要菊花酒,不如我跟你換?”

“算了吧,我不喝酒,”滿寶道:“這些酒都是拿回去給我爹和我哥哥們喝的。”

劉太醫道:“看這樣子,今年國庫收獲應該不少,待遇比往年要好。”

滿寶略一想便道:“今年京郊和雍州一帶都風調雨順。”

至少她的兩塊大職田全都收獲不少。

劉太醫知道的多些,笑道:“聽說今年只有太原一帶鬧了一下幹旱,還有荊州一帶有水患,不過都是特別嚴重。”

每一年都會有水澇和幹旱的,畢竟天下這麽大,怎麽可能每個地方都風調雨順?

只是不是特別嚴重的水患和幹旱,地方就自己承受罷了,嚴重一點兒的京城才會出手幫忙賑濟。

所以今年總體來說是風調雨順的。

因為今年各方面都順利,所以皇帝挺開心,他一開心,朝臣們便也喜氣洋洋起來,除了皇家還在孝期外,民間已經決定今年中秋好好的樂呵樂呵了。

才八月十二,外面就已經開始熱鬧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