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7章 聖旨

因為收了人家的禮物,滿寶便在心裏擔憂了一下恭王妃的夫妻關系,不過也只是一下而已,她轉頭眼睛亮晶晶的問白善,“太醫署升品的旨意送去中書省了?”

“是,”白善道:“我只是初擬,這張聖旨份量重,肯定還要大人們再擬,門下省還要審核,速度再快也得等明天了。”

滿寶拉開一旁的抽屜,從裏面拿出一碟點心,一邊吃一邊道:“你說太醫署升品,我會升官嗎?”

白善想了想後道:“半數之分吧,你若是不升官,朝廷肯定要往太醫署裏添置一些官員的。”

與尚書六部同品級,連官職都要向六部看齊,有些職位不是醫者也能擔任的。

滿寶點了點頭,也在等。

但第二天聖旨並沒有頒下來,而一連推遲了三天,等到蕭院正都要以為有變故時才頒下。

聖旨一出,滿寶和蕭院正都大松一口氣。

要不是這三天白善都有內部消息回來,她也要忍不住了。

先是中書省擬定聖旨時順便將太醫署的規制官職等細節都羅列出來,一並發往門下省,被門下省打回重擬。

後來皇帝就召開小朝會,此次蕭院正和劉太醫也列席,但其間就為了太醫署的辦公場所是建在內城、皇城和宮城裏吵了半天。

等好容易定了太醫署和國子監一樣,就在其教學的邊上設立一個專門處理事務的場所時,太常寺總算姍姍來遲的表示反對太醫署獨立。

禮部尚書附議。

嗯,禮部和太常寺一向要好,其實要滿寶說,其實禮部和太常寺有很多的職責是重疊的,可以融合一下,然後取掉太常寺。

然而她不敢說,蕭院正聽了也只當沒聽過,小孩子的抱怨是不能當真的。

在來回審核了三天,開了三天的小朝會後,門下省終於批復了中書省送來的旨意和公文,然後旨意和公文送到禮部,再抄送一份送到戶部、吏部和工部,以及太常寺,這事兒就算定下了。

蕭院正提前知道了消息,這一天就特意穿了一身嶄新的官服進宮。

和往常一樣的滿寶忍不住看了又看,還是沒忍住問:“蕭院正,您的新官服哪來的?”

她今年長得快,年初發下來的官服有點兒短了,雖然不太看出來,但她的手腕的確是微露的,和別的官員的長袖有點兒不一樣。

蕭院正瞥了她一眼道:“外面有專門做補服的繡坊,周太醫沒找繡坊做過官服嗎?”

滿寶搖頭,她前幾年因為常住在宮中,所以除了大朝會外,很少會穿官服,不然就兩套官服,換不過來怎麼辦?

算起來還是今年穿得最多,因為她不住在宮裏了,每次出了皇莊要進宮當差的時候她就要穿官服。

滿寶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悄悄的將袖子撫平,嗯,穿得太多,洗得多,有點兒褪色的,反正絕對比不上蕭院正今天的精神和好看。

滿寶就好奇的問他,“在哪個繡坊做的?”

“大月布莊,裏面還賣各種布料,朝中有不少官員都在那裏做的補服。”

一旁的劉太醫就道:“我也是在那裏做的。”

鄭太醫笑瞇瞇的:“我家也是找的大月布莊。”

盧太醫:“我也是。”

滿寶就覺得自己落後了,竟然只有她一個人沒找人做過官服,全穿的是朝廷發的。

還不知道有聖旨的鄭太醫好奇的看著蕭院正,“院正今天臉色紅潤,精神抖擻,這是有喜事嗎?”

蕭院正就揚起笑臉道:“同喜,同喜,大家都有喜事。”

大家精神一振,難道是朝廷諸公覺得他們這半年多來辛苦了,決定再獎勵他們一些銀子?

升官是不可能升官的,並不是每有功勛就會升官,畢竟,那也是你們的職責所在不是?

超過職責所在的功勛一般是獎勵金銀米面布匹。

這些東西也是很誘人的。

正想著,禮部侍郎親自捧著聖旨來頒旨了。

眾太醫一驚,什麼獎勵呀,竟然讓禮部侍郎親自來頒旨?

大家跟著蕭院正跪到了太醫院正門的大門口那裏聽旨。

周滿和白善白誠當年上折子規劃太醫署時是按照國子監的職責和規制來上的。

國子監統領全國各地的教學機構,還負責刊印書籍,教化萬民,反正教育的事都歸國子監來管;

同理太醫署則是要負責全國的醫藥機構,將來要如國子監一樣在全國各地設立官方醫署,負責萬民的部分醫療保障,以及傳播醫藥知識等,同時負責教導出合格的各方面醫者,為全國各地輸送醫者。

皇帝和朝臣們又不傻,自然看得出他們是借鑒了國子監,因此設立官職時也就借鑒了國子監。

這也是這三天來他們吵架的原因,門下省一直打回重審,和中書省一來一回的辯論,有時候跑腿的小官一天要來回跑五六趟,直到中書省設定出門下省認為合格的規制。

中書省將太醫署令從皇帝說的正三品降為從三品,同時在其下的設兩位太醫署丞,為正四品……

聖旨很長,禮部侍郎洋洋灑灑的念了好長時間,而除了太醫署令定了蕭院正外,其他職位全都沒定,或者說是暫時沒定。

除了蕭院正和滿寶外,其他太醫都驚呆了。

很少參與朝政,一心只在後宮和醫藥及天花上打轉的太醫們突然得知這一消息,都驚得不知作何反應好。

蕭院正代表太醫院接了聖旨,然後送禮部侍郎出去。

禮部侍郎笑著和蕭院正行禮,“恭喜蕭大人了。”

從今天開始他們就不是平級了,唉,真是羨慕啊。

蕭院正笑盈盈的道謝,然後將人送出去,回來時就看到大家都圍著周滿問話,沒辦法,她表現得太淡定,一看就是知道內幕的,不圍她圍誰?

可她一個字都不說,大家沒辦法,看到蕭院正就圍上去,“院正,太醫署怎麼升品,反而我們太醫院落下一品了?”

蕭院正:“沒有落,太醫院還是四品衙門,只是不再歸屬太常寺,將來歸屬我們太醫署而已。”

“那我們怎麼辦?”有人問道:“我們以後是身兼兩職,還是只能在太醫院或太醫署?”

這個問題問得好,因為蕭院正也不肯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