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6章 吵架

坐船進入大明宮,滿寶發現大明宮看著更……蠻荒了一些。

大明宮在皇帝太後帶著恭王和明達幾個皇子女來避暑後迎來了短暫的修繕時機,可惜很短,沒兩個月就又因為資金問題斷了,而兩個月的時間也只不過把其中一個建了一半的宮殿建好了而已,然而宮殿建好也是空的,裏面家具啥的什麼也沒有。

後來皇帝一直很窮,內庫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國庫被朝臣們把得很嚴實,他只要流露出修建大明宮的意思,上至魏知,下至六品的禦史都會上書勸阻,認為如今才算民安,離國泰還有很遠的距離,實在不好在此時大修土木。

皇帝聽勸了,後來就把大明宮丟在了腦後。

再後來守孝,不好大興土木;去年更是西征,國庫沒錢了,所以大明宮……嗯,別說建造了,連修繕都少了,所以草啊樹啊長得就有點兒肆意,滿寶站在船上看著兩岸的野草,微微搖了搖頭,覺得皇帝家就是好,房子好多,竟然能把家給荒廢成這樣。

到了渡頭,內侍停下船,讓周滿下船。

滿寶上岸,就徒步去看工部正在改造的宮室。

這裏人不是很多,現在基本都是工部的人和役丁在此。只不過這一次皇帝也沒能修建宮殿,而是要改造。

皇帝讓工部挑選了兩個最大的宮殿,直接砌墻封起來,到時候皇女們在一個宮殿,皇子們在一個宮殿,男女分開種痘,裏面的人只能進不能出。

而兩所宮殿之間則砌了一條很長很長的巷道以供太醫來回兩間宮殿。

所以一旦皇室中的人住進去,兩所宮殿就會被封死,連吃的都是用吊籃送進來的。

之所以這麼謹慎,全因這是大明宮,距離太極宮太近了,為避免天花流露出去。

本來種痘都應該拉到皇莊裏去的,那裏最安全。

可惜皇帝舍不得他的子子孫孫們受委屈,皇莊那邊一個房間裏住六個人,還是緊急加建的土石混合的房子,哪裏比得上大明宮這裏的宮殿。

在這裏,至少能保證一人一間房。

沒錯,這裏就是一人一間房,皇帝特別豪氣的讓人做了長長的屏風,將大房間隔成兩間,一間房裏不僅能住個小公主小郡主之類的,公主和郡主們還能帶一個伺候的宮女。

嗯,選的宮女也都在十六歲左右,她們也都要和她們的主子一樣種痘,將來若無意外,她們回一直伺候她們的主子。

滿寶來檢查,就是檢查兩座宮殿是否真的封死了,別有什麼暗道可以內外傳遞東西,這種事在皇莊沒太大的問題,但在皇宮裏卻是大忌。

還要檢查給他們太醫院準備的藥堂等是否合規,以及宮殿的衛生等。

滿寶檢查完今日份的工作,就抓著手擡著脖子看工匠們忙碌,看著看著,她覺得以他們今日份的細工,想要將剩下的大明宮建起來,估計得花用好幾年的時間,那還是在皇帝很有錢的情況下。

要是供不上錢,恐怕十多年也修建不上。

滿寶搖了搖頭,記下他們的工程進展後便走了。

她下衙時間快到了,等坐船回到太極宮,應該差不多就是下衙的時間,嗯,還得走回到太醫院,好遠呀。

不過想到太醫院裏的妝盒,她又充滿了動力。

滿寶喜滋滋的抱了妝盒出宮,還沒出門就看到了等在宮門外的白善。

滿寶立即笑著上前,侍衛們檢查了一下她的妝盒,目光炯炯的盯著看。

滿寶就大方的道:“這是恭王妃送我的。”

當然,侍衛們不覺得這是賄賂,而是賞賜。

周滿算是他們知道的受賞賜最多的外臣之一了。

恭王和曾經的益州王不算。

侍衛們羨慕的投給她一眼,記下她今日帶出去的東西後便放行了。

她一出來白善就伸手接過妝盒,入手一沈,他穩住,問道:“恭王妃怎麼會送你禮物?”

滿寶道:“上車說。”

大吉來接他們下衙回家。

到了車上滿寶才揉了揉自己泛酸的胳膊道:“這是恭王妃賄賂我的,不過說是給我的添妝。”

滿寶頓了頓後道:“恭王肯定不知道這事兒,我覺得他們夫妻回去後肯定要吵架。”

白善不解,“為什麼要吵架?”

滿寶想了想後道:“我要是私下送魯越很貴重的禮物,還說是你要我送的,你生不生氣?”

白善和魯越的關系不是很好,基本是因為同為崇文館學子而維持著面上的和睦而已。

嗯,還有趙六郎居中調和。

滿寶要是私下送魯越東西,還說是他送的,落在魯越的眼中,那就是白善在和他求和,白善肯定生氣!

白善瞥眼看她,“你會送魯越禮物嗎?”

滿寶搖頭,“我們與他又沒有利害關系,不說我們沒有求他的地方,就是有,我們處事的態度不和,自然也不會求。”

她頓了頓後道:“不過恭王妃是個溫柔的人。”

就是太溫柔了,因此做不了恭王的主,甚至很難影響對方。

周滿想的不差,恭王和恭王妃的確吵架了,應該說是恭王單方面的把恭王妃給罵哭了。

另一邊太極殿正殿裏的夫妻,卻是皇後在罵皇帝,“三郎媳婦要送周滿禮物,你為何要當著三郎的面點出來?”

“不是你說的三郎媳婦想要緩和他們和周滿的關系嗎?”

皇後:“……可你看三郎像是情願的樣子嗎?他什麼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點明之後他只覺得難堪,到頭來受委屈的還是三郎媳婦,關系也未必能緩和下來。”

她道:“還不如讓三郎媳婦悄悄的送,周滿和三郎關系好不好有什麼要緊,她和三郎媳婦關系不差就可以了。”

這就是後宅的生存智慧了,除了一些不可能解開的仇怨外,其他的過節都是你們男人自較勁你們的,我們也自有自己的交情。

其實說起來,周滿和恭王並沒有什麼實際上的深仇大恨,只不過是因為太子之位而有些立場不一樣罷了。

周滿從未輸出過傷害,她做的一直是治病救人的事,只是救的是太子而已。

所以皇後認為時間只要夠長,他們之間的恩怨就能減淡,而不管是否存在,周滿都是個正直的人,不會為此害人,所以不如順其自然,皇帝橫插一手,完全是好心辦了壞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