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3章 同意

蕭院正不開口,滿寶只能主動開口了,當然了,她沒有直接告狀,白善說過,皇帝其實並不喜歡朝臣在他面前吵架,每次招待,不,是見完吵架告狀的臣子後皇帝都要默默地生氣好一會兒。

所以滿寶直接提起他們的目的,先提了一下牛痘法的效果,然後提了一下它的前景,最後才說要在太醫署中專門培養種痘人。

畢竟太醫院的太醫總不能一直來往皇宮和皇莊,一年兩年還沒問題,但十年二十年的,因為兼職而需要額外花費的時間就很多了。

皇帝略顯驚訝的看了他們倆人一眼,問道:“所以你們太醫署要增設專門培育痘種和防治天花的科目?”

滿寶應了一聲“是”,還道:“陛下,世上的疫病應該都有辦法防治,以現在的醫術很困難,但我相信只要潛心研究,終有一日會出成果的,所以種痘科不僅只針對天花,將來還能針對其他時疫。”

疫病也有很多種的,而不管是哪一種危害都很大,每每出現都要死很多人。

不僅皇帝,連在殿內的其他大臣都不由坐直了身體,認真了幾分,魏知就問,“增設新部花費多少?”

作為大晉的宰相之一,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之一。

滿寶就看向蕭院正。

這一點兒蕭院正最清楚,畢竟他才寫了公文交給太常寺沒多久,上面就列有花銷的明細。

因為是下屬部門,而且太醫院和太常寺不太親近。

這是因為太醫院的特殊性決定的,宮裏的太醫院直接聽命於皇帝,當然,太常寺的命令也要聽,但太常寺敢命令太醫院嗎?

太常寺連查詢太醫院裏的醫案記錄都不敢。

太常寺卿要是敢看,只怕他前腳剛出太醫院,後腳禦史臺就能告他窺視帝王。

這是大忌。

而且太醫院的花銷,一半是通過太常寺和國庫申請的,還有一半則是皇帝的內庫補貼的。

像一般藥材的采買之類的就是列了單子交給太常寺蓋章後送到戶部,由戶部撥款。

但如果要買很珍貴的藥材,比如天山雪蓮,幾百年的人參和靈芝之類的東西,走戶部拿錢太麻煩,需要來回好幾道手續,皇帝的內庫基本上就直接撥款了。

所以太醫院和太常寺不親近

太醫署是太醫院一手辦起來的,自然也如此,所以因為不親近,在寫單子的時候,蕭院正就很虛心的盡量節約款項,以免太常寺找諸如花費太多,經費不足之類的借口回絕掉。

可誰知太常寺還是給他回絕了,而且都沒給借口,簡直過分!

此時,蕭院正也不擡高物價,直接稟報,“因天花特殊,因此培育痘種和種痘都不宜在太醫署內進行,所以臣想著繼續使用皇莊。”

他道:“皇莊裏的東西也都是現成的,並不需要額外的破費。”

皇帝微微點頭,反正皇莊是他的,拿皇莊來研究天花也只是占一些地方而已,人工什麽的除了工部給人,皇莊也能抽調,省錢省力,這個不錯。

蕭院正繼續道:“至於太醫署這邊,只要再建兩間課室和兩間舍監就可,教學所用的書籍,針灸等在太醫署裏都能與其他部共用,除此外就只有購買防治天花的藥材的花費了,單子之前都上交過,並不十分貴重。”

諸位大人這才微微點頭,魏知代表大家出聲,“陛下,如此倒可增設,只不過太醫院裏的太醫們忙得過來嗎?”

蕭院正立即道:“盧太醫對防治天花很有心得,臣想提其為此一部首官,專門負責此事,介時周太醫等幾位太醫再從旁協助授課,雖辛苦些,但應該還能負責。”

一直坐著的恭王就插嘴道:“不是說防止天花的痘種研制上周滿是首功嗎?怎麽讓盧太醫來當首官?”

滿寶只擡頭看了他一眼便道:“回恭王,首功不敢當的,盧太醫這兩年來兢兢業業,對防治天花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尤其是這半年來嘔心瀝血,上交給陛下的每一項數據他都親自參與,且有大功勞,所以他為首官臣心服口服。”

哼,恭王才不會好心的提點呢,他不是在挑撥離間就是想累死我,不論是哪一種,她都不會讓他得逞的。

滿寶吹了一下盧太醫的馬屁,將他的形象塑造了一下,蕭院正瞥了她一眼後道:“盧太醫的確在防治天花的研究上貢獻很大,他的其他醫術也不差,這一點兒上恭王殿下應該是知道的。”

滿寶眼睛一亮,立即炯炯有神的看向恭王,對呀,以前恭王最喜歡用計太醫,後來計太醫致仕,他最喜歡請的太醫就是盧太醫了。

哼,你在皇帝面前拖盧太醫後腿,盧太醫知道嗎?

恭王噎了一下,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很不屑。

他一個皇子還不至於去收買醫者,只能是醫者主動投靠。

只是不論是以前的計太醫還是以前的盧太醫,他們都沒對他表達出臣服,只不過他用慣了他們,畢竟看病嘛,也要找相熟的大夫比較好。

而一般大夫們也喜歡給同一個人看病,就是滿寶,她雖然喜歡各種各樣的新鮮病例,但其實也喜歡給同一個人看病,那樣病情的變化很容易做到了然於胸。

不過這種事做大夫的是不會說出口的,畢竟不吉利。

人家去逛銀樓金鋪可以對著說貴客下次再來,但藥鋪和醫館能這麽說嗎?

皇帝見兒子吃癟,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明明每次對上周滿都要吃虧,他卻總不長記性,下次還是要去撩撥人家。

太子已經在靜靜地喝茶了,根本不理會這個以前每次見到他都會暴跳如雷的弟弟。

皇帝心中思索了一下,幹脆將壓了幾個月的事拿出來處理了,“既如此,那就增設吧,嗯,取名‘疫苗科’好了,以後就專門研究像痘苗一樣的防治疫病的方子。”

皇帝道:“如今只有天花一種病癥可防治,那就從天花開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