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2章 住進皇莊

太醫院的賬單一出,朝臣還真有意見,怎麼太醫院的人種痘不要錢,輪到他們就要錢了?

但賬單送到各府上,各府的老夫人夫人們聽說這關系到小郎君小娘子們進皇莊後的待遇,她們立即越過各自的夫君拍板,“不就是一兩銀子嗎?夠幹什麼的,半個月呢,難道要讓孩子進皇莊裏去受苦嗎?”

見她們竟然這麼積極,老大人們嚇了一跳,不由道:“太醫院的官眷接種時可沒有花錢……”

“人家太醫院住的是以前下人住的房間,我們家的孩子進去了也住那樣的房間嗎?床不得換,裏面不得重新布置收拾?”

沒錯,光換被褥怎麼能行?

當然是連床也一起換掉啊,其實她們想讓太醫院重新建一些院子單獨給他們使用的,或者到他們家裏來種痘也好呀。

不過她們也知道不可能,因此只能按下不提。

但床是要換一換的,於是他們逼著老大人們去找太醫院。

三品以上官員,除了魏知外,其他人都被逼著往太醫院走了一趟。

蕭院正沒想到事情這麼多,頭都要大了。應付了一撥人後實在應付不下來了,幹脆把周滿推了出去,她口才好,話也多,讓她應付去。

滿寶就攏手聽了半晌,便道:“小娘子們的床可以換,但郎君們的不能換。”

作為代表的趙國公楞了一下後問,“為什麼?”

因為郎君比娘子多,換娘子的床鋪,一個房間六張床,只需換四個房間就可以,但是加上郎君的就很多了,就算他們願意加錢,這一時半會兒的她也找不來這麼多新床給他們換呀。

不過滿寶卻一臉嚴肅的道:“因為作為我大晉堂堂男兒,怎麼能一點苦都吃不了?”

她道:“一張床而已,別說那是普遍意義上的病床,我們太醫院的官眷都是睡過的,就算不是,難道郎君們就睡不得了?陛下和趙國公你們打天下的時候還睡過草地,睡過都是馬糞的地呢,怎麼就睡不得床了?郎君不可如此嬌氣。”

趙國公聽了想吐槽,他們什麼時候睡過都是馬糞的地了?

誰知道他還沒張口,站在他後面的宿國公就大聲喝彩道:“不錯,有什麼不能睡的,我看就是太嬌慣家裏的那些孩子了,不過我閨女得睡新床,周大人,回頭你把我閨女的床換了。”

滿寶一臉嚴肅的點頭,“宿國公放心,我回頭就把娘子們要睡的床都換了,對了,娘子們的人頭費得漲五百個錢。”

趙國公等人還沒答應呢,滿寶就已經和宿國公商量好了,他不由有些憋屈,但宿國公嗓門大,在他後面說話就跟在他耳邊打雷一樣,震得他腦袋疼,無奈就應下了。

算了,家裏那幾個孫子本來也皮,讓他們吃吃苦也沒什麼。

老唐大人則好奇的問起錢來,“一張新床不止五百錢吧?多出來的誰補貼?”

滿寶道:“娘子們更換上的床以後就只給娘子們使用,不再更換新的了,後面總還有住的人,依次遞減就是了。”

在場的大官們是沒意見的,但下一次就要輪到五品以上官員的家眷了,他們也能沒意見嗎?

滿寶很幹脆,“能有什麼意見呀,都是香香軟軟的小娘子,皇莊裏又有仆婦照顧收拾,不會弄臟的。”

此事就這麼在滿寶的獨斷下定下了,她直接讓人抄送賬單給送到各府上。

她叮囑了送賬單的吏員道:“要是老夫人們問起來,就說郎君們要追憶陛下和老大人們建國的艱辛,憶苦思甜呢。”

等皇帝知道這一憶苦思甜的事後,忍不住大笑出聲,和白善哈哈哈的樂道:“周滿倒是機靈,朕看他們就是懶的,既然夫人們願意出錢,何不給他們都換張床,多出來的先留著,以後去皇莊種痘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也都能用上。”

蕭院正他們才不幹這事呢,閑的,現在牛痘要再培育,而且現在是暑天,太醫署的事情也多,地方醫署上準備過暑的藥材單子等要審核以及采買,忙得很。

太醫署準備了一下,換了四個房間的床以後就通知這些官眷入內了。

唐大人的大兒子也在其中,唐夫人牽著他的手親自送到皇莊,左右看了看,看見周滿百無聊賴的站在蕭院正身後,她就牽著他的手上前,拍了拍他的小腦袋道:“快去叫你滿姑姑。”

這小子就沖上去,揚著小腦袋就大聲叫道:“滿姑姑!”

“喲,這不是我們的大郎嗎?”滿寶看見他也很高興,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被他轉著腦袋避開,他道:“父親說了,男孩子的腦袋不能摸。”

還挺講究。

滿寶笑嘻嘻的問,“種痘怕嗎?”

他年紀還小,不太知道天花的危險,因此高興的搖頭,是真的高興啊。

看看這來的人,有一半是他認識的小夥伴,聽說接下來的半個月他們什麼都不用幹,就在皇莊裏面玩就行,除了不能出來,不能跑到女郎的那邊搗蛋,他們想幹嘛都行。

當然了,這話不是父母說的,而是小夥伴們私下交流說的,仗著他和周滿熟,他眼睛閃閃發亮的問:“滿姑姑,我們在皇莊裏是不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不是,”滿寶笑盈盈的道:“在皇莊裏,你們要幹什麼,不要幹什麼,都得聽我們的指令。”

他臉色就有點兒垮,不過還是維持住禮貌問道:“那我要是不聽話呢?”

滿寶就從袖子裏拿出針袋,一下拔出五六枚長針,讓它在陽光下閃爍出銀色的光芒,她笑瞇了眼道:“那我就紮你!”

小孩兒眼圈一紅,轉身就奔他娘去了,他想撲他娘懷裏,但他自覺已經不小,不肯如此失禮,於是睜著濕漉漉的眼睛看他娘,“母親,滿姑姑要紮我。”

唐夫人伸手牽住他笑道:“所以你要聽話呀,聽滿姑姑的話她就不會紮你了。”

來的熟人還挺多,尤其是劉太醫,因為他常看小兒病癥,這些高門貴族家的郎君娘子他基本都見過,每個人看見他都想到那苦苦的藥,本來熱烈的氣氛中終於帶了點兒傷心。

似乎離開家住進皇莊裏也並不是那麼自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