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1章 賬單

滿寶眼見著他們要吵起來,連忙轉開話題道:“四哥,您看你什麼時候有空跟我去種痘?嗯,立學他們也請個假,一起去皇莊裏種痘好了。”

老周頭,“在家種不行嗎?還得跑去皇莊?”

滿寶道:“那邊安全些,現成的地方,回頭我和蕭院正商議一下,看是否需要其他費用。”

費用是不必的,至少目前是不用的,蕭院正巴不得來種痘的人越來越多呢,他在太醫院裏統計了一下,基本家中有八歲以上,十六歲以下的都來了。

如果朝中大臣有疑慮,他們太醫院的態度就是保證。

蕭院正家裏也有人參加,蕭院正六歲的孫子也被送了進去,盧太醫倒是也想送個人進去,但他只有個小孫女,年紀太小了,他可不舍得,最後選了個最小的兒子送進去。

於是,痘苗還沒有宣傳開來,太醫院的太醫家屬們先種上痘了,其中以周滿的家人最多。

滿寶面對同僚們的目光,無奈的攤手道:“沒辦法,我家裏人多。”

最小的六頭,包括周立重在內,他們都跑來種痘了,不過和滿寶同輩的只有周四郎來了。

其他人很少出遠門,倒不必非得種痘。

不過向銘學和周立君也來了,他們也常出門,尤其還是往草原去,同樣要十分小心。

一群人呼啦啦的住進皇莊,滿寶和盧太醫又被關在皇莊裏了。

這一次因為涉及到的全是官眷,且數量不少,因此連皇帝都關切起來,每天都要問一遍,生怕有官眷因公犧牲。

好在有這麼多太醫盯著,痘苗又是經過不知道多少次試驗了,藥方也都是改良過的,因此並沒有出現意外,最多是三個人高熱了一陣,但痘量也不大,不過一個晚上或一天就跨了過去。

於是所有官眷在入住皇莊半個月後全都順利出關,皇帝一看,又蠢蠢欲動起來,很想給自己也來一刀去種痘。

然後被朝臣勸了回去,太子就表示自己願意代替皇帝去種痘。

不過依舊讓朝臣勸住了。

太子年紀也不小了,按照太醫院給的數據,成年人種痘的風險要比年齡小的大,所以太子還是別去冒這個風險了。

不過,皇帝和太子是不能種痘了,但朝臣們卻也看到了種痘的好處,如果種痘一次,將來就杜絕了天花這一種疫病,那對他們子孫後代的生命安全來說是一個莫大的提高。

於是不少朝臣想了想,便也計劃著把家中十六歲以下的孩子挑出來,也都送到皇莊裏去接種牛痘。

皇帝一看,對此結果很滿意,於是也不堅持去種痘了,而是叫來蕭院正道:“既然這麼多官眷要入皇莊種痘,那你們太醫院就好好招待,最好拿出一個章程來。”

蕭院正應下,回去就把太醫院的人都召集起來,“陛下的意思,先從三品以上的官眷開始,逐層往下,當然是自願的,你們也要把好關,身體不適宜種痘的要挑出來,莫要馬虎,要是這中間出了差池,那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蕭院正就和大家商量起來給皇莊那邊添置一些新的被褥,男女還要分開。

這官眷,自然是有男的,也有女的了,都是三品以上的官眷,或者是勛貴子弟,若是管理不當鬧出什麼事來,回頭人家砸了他們太醫院怎麼辦?

別以為他們不敢,這些大臣,尤其是那些勛貴,脾氣都大得很,蕭院正可不想去惹他們。

作為當中學歷最高,腦子最機靈,年紀最小的滿寶就得抱著一個算盤將他們羅列出來的東西算出錢來。

算著算著滿寶心痛了,將總數記下來給蕭院正,問道:“也免費嗎?”

蕭院正驚訝,“這麼貴?”

滿寶:“是您說的被褥都要換了,每一張床邊還得再配一張小桌子,一個屋裏還得添個櫃子,我這都是按照上面的采買價格算的,還是算的最便宜的呢。”

蕭院正也心痛,他想了想後道:“我去找陛下。”

皇帝就看著他給上來的賬單沈默。

蕭院正攏手低頭站在下面,低聲道:“陛下,這只是算了要添置的東西,種痘需要的牛痘和藥材還未曾算入其中呢,還有每一批人半個月的食宿也未曾計入。”

皇帝:“……朕記得你們太醫院的官眷是免費的。”

“是,但我們的家眷因都是自家人,所以隨意了些,當時並沒有添置東西,吃食上也簡單,耗費的藥材總共十三副……”

意思是,他們雖然是免費的,但他們花的少,而且他們意義不一樣啊,要不是有他們先以身作則的試驗過一遍,大家敢來種痘嗎?

皇帝也覺得有理,於是大手一揮道:“那就和他們收錢,嗯,一人收……”

皇帝看了看上面的總算,算了算後道:“就一人收一兩銀子好了,這個不算多吧?”

蕭院正立即道:“不多,若是臣,臣是很願意出這個錢的。”

皇帝就放心了,於是揮手讓蕭院正下去。

蕭院正就帶了皇帝的旨意回到太醫院。

一說要收錢,劉太醫就皺眉道:“怕是他們不願。”

盧太醫也道:“當時我們未曾交錢,現在讓他們交,只怕朝臣們會有意見。”

滿寶想了想後道:“要不給他們列個清單,這也是為了他們好,若是不添置東西,免費也是做得的。”

蕭院正就瞥眼看她,“你覺得趙國公宿國公的孫子孫女們會願意蓋別人蓋過的鋪蓋嗎?”

滿寶就轉了轉眼珠子,“那我給他們列個清單好了。”

滿寶的清單一列下來,那就不是一兩能打住了的,不過不要緊,滿寶表示多出來的由皇帝補貼和太醫院補貼。

蕭院正看得一楞一楞的,看到上面列了兩張方子用到的藥材,不由問:“也不是誰都會用到藥吧?”

“也不是誰都能一藥不喝就能扛過去的,”滿寶道:“我們提前準備好,那就是我們用心。不過既然準備上了,自然也算在花銷內,大人們理不理解我不知道,但內宅的夫人們肯定會理解的。”

她記得劉祖母說過,內宅中準備待客的東西,不怕多了,就怕少了,所以他們提前將他們可能需要到的東西準備好,相信夫人們一定能支持。

賬單嘛,和朝中的大人們說一聲,但轉身還是要送到各府府邸上的,給錢的還不是夫人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