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9章 暗搓搓的打算

滿寶的痘成熟得很快,而且只持續低燒,再沒有燒上三七度八過,不過兩天,痘痘就成熟結痂,已經快能夠剝出來了。

蕭院正他們也來看過,滿意的點頭。

皇帝聽說一切順利,忍不住翹起嘴角和白善道:“過不了多久,此一病魔就能從我大晉消失了。”

這是不可能的,太醫院做過預估,就算所有十六歲以下的少年不抵觸種痘,那至少也得七八十年後才能斷絕天花。

可是,先不說十六歲以下的少年願不願意,他們目前也沒有能力覆蓋到大晉的每一個地方呀。

這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蕭院正私底下和手下們說過,“國泰民安之下,怕也得二三百年。”

而誰又能保證接下來的二三百年就國泰民安呢?

前兩年他們都還時刻擔心皇子們奪位的事呢,所以對於皇帝的這種自信,蕭院正都懶得去提醒分辨,讓他高興高興好了,反正時間會給他耳光的。

白善都知道不可能,因為地方上很窮啊,遠的不說,就說七裏村那邊,牛痘的痘苗誰來負責呢?

縣衙嗎?

還是縣醫署?

對了,羅江縣現在都還沒有醫署呢,目前配備了醫署的州縣只有三十八個。

這還是今年又陸陸續續開了幾個,之前只有二十來個。

而整個大晉又州府三百五十八個,縣一千五百五十一個,不,不對,高昌平定之後又新增了二州六縣,而內地府州有時候為了方便管理還要有所並省和增至。

用腳趾頭想一想,便是一州一醫署,那也得三百六十個,以現在地方醫署的增添速度,那得多少年才能做到?

皇帝得不到認同,卻不妨礙他自娛自樂,他自己暢想了一下未來後就高興的把魏知招來問雍州的新城計劃進行得怎麽樣了?

魏知表示地方已經勘測完畢,他們在皇帝指定的範圍上移動了一下位置,讓新城能夠更好的發揮其效,不過大部分還是在皇帝指定的範圍內。

皇帝看了一下後很滿意,當即就批復了,“讓工部去建造。”

魏知卻拒絕了,並提議要將新城的建造往後移一個月,他道:“陛下,此時正是農忙,等忙過了夏收再征收勞役吧。”

沒錯,說是要工部建造,但那也是工部統領,做工的人還是要征收丁役。

皇帝略一思索就答應了。只能惋惜的再退後一個月。

白善跪坐在一旁靜靜地聽著,暗想,一個月後沒多久就又要秋收了,相當於大家全年無休,勞動強度這樣大,恐怕雍州一帶的成丁日子要不好過了,也不知道戶部打算給他們吃什麽東西。

從小就看過服勞役,並做過一系列調查甚至寫成文章的白善知道,對於丁役來說,他們的艱難之處不僅在於勞動的強度,還在於他們的飲食上。

其實只要飲食跟得上他們的勞動強度,他們多是可以忍受的,但以他多年的經驗來看,地方縣衙給的食物是很難跟得上丁役的勞動強度的。

白善胡思亂想著,皇帝已經打發走了魏知,難得忍不住話和白善泄露了一點兒機密,“周滿的食邑不是在櫟陽嗎?那邊要建新城,她可以在她的食邑上建些商鋪之類的地方。”

白善楞了一下後道:“陛下,耕地上不能建造房子,更不要說商鋪了。”

皇帝一噎,片刻後道:“劃歸給她的五百戶,在居住範圍之內總有些荒山野地,建幾間商鋪還是可以的吧?”

白善就道:“他們中間還間隔著一個櫟陽縣呢,和新城不通。”

皇帝就只能表達惋惜了,回後宮就和皇後道:“櫟陽的縣令也不知怎麽想的,將周滿的食邑畫在了臨近萬年縣這邊,今兒要不是白善說,朕都還不知道呢。”

皇後問他,“你怎麽想起來問周滿的封地了?”

“朕不是看她忠誠貼心嗎,想著再賞也賞不了她什麽東西了,就想著送她些什麽東西,誰知道她的封地不在新城那邊,而是在萬年縣那頭,隔得有些遠,此事只能了了。”

皇後瞇了瞇眼,“你想送她什麽?”

“朕想送她發財之道,”皇帝得意洋洋的道:“朕原想著讓她在自己的食邑上建商鋪的,到時候隨便租出去就是不少錢了。”

皇後就眨眨眼,半晌後道:“我記得我們在雍州有兩處皇莊,有一個在城北之外,還挺大的,你說要給明達做陪嫁。”

皇帝點頭。

“西南這邊也有個小的,你打算給誰?”

“也給明達,”皇帝笑瞇了眼,“朕已經劃給魏知他們建造新城了,到時候在那裏給明達建個別院,再建兩條街的商鋪,都是明達的,她不是多養了三百的親衛嗎?到時候戶部要是不給這部分的錢,那就讓明達自己養。”

兩條街的商鋪,應該夠養三百人了吧?

這樣一來,那八百親衛之中有三百人就算是明達的私兵了,就是將來那什麽了,公主府也不必還回來,交給孩子們繼續用,也免得他們被欺負。

皇後看著“考慮周全”的皇帝,半晌說不出話來。

皇帝卻還和皇後邀功,“梓童,你看朕這個安排如何?”

皇後靜靜地看著他。

皇帝也慢慢收了笑容,認真的和她道:“我都考慮過了,魏知他們反對不了。”

“地是朕的,大不了不用工部出力,朕讓太府寺去建造,反正,朕一定要建起兩條商鋪給明達。”皇帝說到這裏頓了頓,和她道:“長豫的封地遠了點兒,朕不好也如此做,到時候朕把京城這邊的一間酒樓給她。”

皇帝說到這裏還有些心痛呢,那酒樓是以前他還在王府時置的產業,生意雖然一般,但他和宿國公幾個以前常去那裏喝酒。

皇後揉了揉額頭,提醒他道:“此事陛下先別張揚,等新城建好再說。”

皇帝就知道她同意了,立即樂道:“好,朕一切都聽皇後的。”

才怪!

皇後瞥了他一眼不說話。

就在皇帝暗搓搓的給明達攢私房錢時,滿寶的痘痂終於落下,手臂內側留下三個淺淺的痘印,她伸手按了按,什麽感覺都沒有了,就是有點兒坑坑窪窪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